鲁网 > 首页 > 天南地北山东人 > 正文

孪生兄弟的生死相救

2013-10-28 17:16:00 来源:齐鲁晚报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岳刚和岳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40岁,泰安新泰人。今年2月份,岳强突发罕见重病——主动脉夹层,剧痛难忍且死亡率极高。面对医生放弃治疗的建议,岳刚一再坚持救治并四处筹钱,花费数十万元救回了弟弟的命。可没想到,弟弟出院才几个月,哥哥又因同样的病倒下了。

在弟弟岳强(右)生病期间,哥哥岳刚一直陪伴在左右。(本版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岳刚(左)岳强兄弟二人小时候的合影。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要救活他。”这是当初岳强住院时哥哥岳刚对医生说的话。而现在这也成了弟弟岳强对岳刚的承诺。

  岳刚和岳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今年40岁,泰安新泰人。今年2月份,岳强突发罕见重病——主动脉夹层,剧痛难忍且死亡率极高。面对医生放弃治疗的建议,岳刚一再坚持救治并四处筹钱,花费数十万元救回了弟弟的命。可没想到,弟弟出院才几个月,哥哥又因同样的病倒下了。

  舍不得住宾馆

  在医院坐了33天

  26日下午,记者见到了岳强和他的爱人韩志莲,出院没多久的岳强身体还很虚弱,话也不能多说。但自从哥哥住院后,岳强就没怎么休息过,因为他要四处奔波为还在重症监护室的哥哥岳刚筹集医疗费用。

  刚患过同一种病症的岳强,懂得哥哥正在承受的病痛。今年2月份,岳强在宁夏打工时,突感胸部背部剧痛无比,之后被送进宁夏医科大附属医院,确诊为主动脉夹层,生命垂危。当时还在新泰打工的岳刚接到电话,赶紧买机票飞奔到了岳强所在的医院。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医院建议转去北京做手术,并让家属签了转诊说明,“同意转运,谅解转运途中意外”。

  在哥哥的操持下,岳强被转至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当天便做了持续8个多小时的紧急手术。手术很成功,但之后的一系列并发症,让岳强在死亡线上几度挣扎,也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债台高筑。

  “有时候一天就花好几万,住了33天,花了50多万。”韩志莲说。而这些钱大部分是岳刚从亲朋那里借来的。兄弟两人早在1994年就下岗,家里并没积蓄,为了治病,值钱的东西都卖完了。

  东拼西凑筹来的钱,岳刚都想用来给弟弟治病,一分也不舍得多花,饿了就买馒头和咸菜顶一顿,没钱去外面住宿,每天只能坐在医院的家属等候区里。岳强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33天,岳刚就坐了33天,医院的人来来往往不断,连在椅子上躺下的机会都没有。

  看我光头什么样

  你就是什么样子

  韩志莲说,如果不是岳刚的坚持,岳强可能早就不在了。住院期间,医生多次找岳刚和韩志莲谈话,表示岳强病情危重,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建议放弃治疗回家。“光医院下的病危通知单我就签了好几张。”韩志莲告诉记者。但岳刚一再坚持,和医生说:“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就一定要救活他。”

  因为实在无力承担住院花费,一家人决定将岳强从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转到山东省千佛山医院,但依然让岳强住在重症监护室。结果入院第二天,千佛山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单。“医生找我们谈话,说如果这是他自己的亲人,出现这种情况他也会放弃。”韩志莲说。

  重症监护室的费用一天就1万多,10天后,实在借不来钱的岳刚只能再次将弟弟转到了新泰一家医院。韩志莲说:“这家医院一开始不愿意收,说治不了,岳刚一直苦苦哀求,最后才收下了岳强。”

  虽然在医院住下了,但医院方面告诉岳刚,“你这样执迷不悟,那就等着奇迹发生吧。”不过岳刚一直坚持着。

  发病后,岳强从原来的170多斤瘦到了90斤,整个人都快脱形了。看着理了光头的岳强,岳刚也理了光头,并对弟弟说:“不用照镜子,你看看我光头什么样子,你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其实,岳刚只是担心岳强照镜子时看到自己的样子心里会更难受。而自从岳强生病后,岳刚也瘦了20多斤。

  弟弟为了哥哥

  也开始“执迷不悟”

  也许真的是因为哥哥的“执迷不悟”,奇迹发生了。岳强的身体一天天好转,慢慢能站起来,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到病房外面走一走。6月份的时候,他终于出院了。

  出院后岳强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失去了劳动能力,而且每天必须吃药。岳刚每天下班后都要早早回家看望弟弟,实在回不了家时,也要打电话问问他身体怎么样。

  在哥哥的呵护下,弟弟起死回生,一家人以为日子这就回归正常了,不幸却接踵而来。

  10月份岳刚打电话给韩志莲询问弟弟发病时的症状,说自己好像也有同样的感觉。一语成谶,岳刚第二天就住进泰安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看着着急出门的韩志莲,岳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直追问是不是有什么事。韩志莲不忍告诉刚刚病愈的岳强,岳强就一遍遍打电话给哥哥,电话却一直没接通。韩志莲无奈告诉他,岳刚也因为同样的病住院了。

  接下来的遭遇就像岳强身上所发生的情况的重演。很快岳刚也被转到北京阜外心血管医院,医生又一次看到了因为怪病来到医院的这家人。虽然只交了1万块钱,但医院为了救人,还是很快为岳刚安排了手术。直到现在,岳刚仍然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治疗。

  而自从哥哥住院后,虚弱的岳强也开始没日没夜地奔波起来。“我住院的时候,都是哥哥想尽一切办法帮我筹钱治病。现在轮到我了,我也必须拼尽所有的能力,帮他把病治好。”岳强说。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哥哥

  在哥哥的守望下重生,现在,岳强要为哥哥守望未来。

  韩志莲说,“我听我婆婆讲,他们俩小时候在家里也常常吵架打闹,但是只要一出家门,两个人肯定就是手拉手,感情好得不得了。”两个人小学和初中一直是在同一所学校。一直到后来,两个人同时进入新泰物资局下属的一家企业上班。

  1994年,两个人同时从这家企业下岗。从此,就开始了四处打工的生活。下岗后,因为会开车,岳强琢磨着能不能开出租车赚钱,但是家里又没有钱帮他买车。岳刚知道后,把自己存下来的钱都给了岳强。但是,开出租的日子也不好过,岳强的收入一直不高。

  家境的寡淡从不曾让兄弟俩的感情起瓜葛。待到哥俩都成家有了孩子后,家里实在住不下,岳刚便想买套房子。弟弟二话不说,就像当年哥哥帮自己买车一样,把自己的钱都拿出来,帮哥哥买了套二手房。而直到现在,岳强一家四口和父母依然挤在不足40平的平房里。

  不幸没有因为贫寒而绕行。1999年冬天,他们的父亲突发脑血栓。治疗后虽然救回了命,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一直行动不便。而母亲又常年患有糖尿病和腰椎病,现在几乎都没法直起腰来。“给他们买的药,他们不舍得吃,觉得太贵,能少吃一粒就少吃一粒。”

  一直低着头的岳强,直到再一次说起正在承受病痛的哥哥,语气中才多了几分坚定,“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救哥哥。”

  本报见习记者 陈晓丽

  术后能存活已是万幸

  “我有家族性高血压史,父母、哥哥和我都有高血压,医生怀疑我们俩先后得上同样的病,是因为家族性高血压引起的。”谈起双胞胎兄弟先后患上这个病,岳强说。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王华民告诉记者,“主动脉夹层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病,症状主要是心脏最大的动脉内膜撕裂,死亡率极高。像高血压、动脉硬化等都会引起这种病。主动脉夹层从发病到手术,短了只能存活一周时间,最长也就一个月。手术后能活下来就算不错了。”本报见习记者 陈晓丽



责任编辑:宋莉

兄弟;弟弟;生死;重症监护室;主动脉夹层
./W020131028622148698247_12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