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济南趵突泉水位逼近红线附近

2016-03-22 10:25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喷涌乏力琵琶泉水帘不见黑虎泉西侧兽头蔫了21日下午,记者在黑虎泉畔看到,西侧兽头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喷涌力度明显不及往日,中间和东侧兽头的喷涌量看起来变化不大,但总体来看也已不再有传说中“水激柱石,声如虎啸”的气势。

  济南趵突泉水位逼近红线附近 还将面临50厘米下跌考验 

  21日,护城河畔多个泉眼喷涌乏力。 记者王锋 摄

  济南趵突泉水位逼近红线附近 还将面临50厘米下跌考验 

  3月以来,黑虎泉水位不断下滑,3只兽头奔涌势头减弱。 记者黄中明 摄

  随着周边农田迎来灌溉季,泉城地下水位下降愈发明显。21日,趵突泉水位下降明显,黑虎泉西侧兽头喷涌乏力,而继玛瑙泉之后琵琶泉的水帘也消失。

  喷涌乏力琵琶泉水帘不见 黑虎泉西侧兽头蔫了

  21日下午,记者在黑虎泉畔看到,西侧兽头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喷涌力度明显不及往日,中间和东侧兽头的喷涌量看起来变化不大,但总体来看也已不再有传说中“水激柱石,声如虎啸”的气势。

  在黑虎泉东侧的玛瑙泉,泉池水面已经明显下降,水面距离出水口已有10厘米左右。泉池水面上漂浮着树叶等杂物,但总体来说,池水十分清澈,泉池西侧及南侧偶尔会有水泡冒出,虽然不太明显,但这也证明玛瑙泉其实仍在喷涌。

  随后,记者来到琵琶泉,与以往不同,整个泉池看起来十分平静,池水流到护城河形成的水帘也已经不见。“昨天来打水时,水帘就已经不见了,仔细看能看见有水泡不断冒出,但水量明显是不如以前了。”每天到此打水的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

  水位下滑趵突泉曾跌落警戒线 昨日勉强坚守27.61米

  21日17:00,趵突泉景区内的天尺亭水位检测仪显示,趵突泉实时水位为27.61米,比早上下降了两厘米,但仍坚守在27.60米的红色警戒线以上。据悉,20日下午,趵突泉实时水位已经“失守”,降至27.57米。

  近日,近郊农田进入春季灌溉阶段,地下水消耗明显加大,趵突泉水位下降更加明显,而一天当中水位差也会变大。例如,20日早7点的趵突泉水位为27.68米,到了下午水位下降至27.57米,下降了11厘米。而21日,趵突泉水位日下降速度明显减缓,下午水位仅比早上降低了两厘米。预计与相关部门采取补源措施有关。

  保泉专家介绍,一天当中趵突泉水位的最高点出现在7点左右,之后便一路下滑。由于白天城市用水量加大,地下水消耗也会增大,到了傍晚时分趵突泉水位会到达一天当中的最低点。但随着夜晚城市用水量减少,趵突泉水位便会再涨回来。

  地下水透支经历一个春灌 趵突泉水位会下跌50厘米

  春节后,趵突泉水位一直处于低速下滑状态。由于去年一整年都比较干旱,刚刚过去的冬季更是降雨很少,这导致土壤墒情很差,地下水“透支”严重,近期春灌开始,可谓是“雪上加霜”。

  据知情人士透露,3月春灌启动,趵突泉水位就将下降30厘米以上。而一般来说经历一个春灌,趵突泉水位会下跌50厘米左右。目前,趵突泉水位距离27.01米的停喷水位仅有60多厘米。也就是说春灌之后,趵突泉水位距离停喷大概只有10厘米左右的距离。而距离雨季仍有4个月,如果期间没有大规模有效降雨,仅靠10厘米“扛”到雨季几乎不太可能。

  相关新闻

  春旱春灌“夹击”一天补源21万吨难“解渴”

  由于春季干旱,加上春灌用水进入高峰期,尽管现在每天有21万吨的长江水入玉符河补源,但仍然难给泉水“解渴”。而且,因为天气干旱,有些居民小区绿化灌溉用水量也不少,不过市区内小区多用自来水,并不会给地下水位带来太大影响。

  输水干渠:年灌溉用水400万吨,无力回灌补源

  南部山区的东泉泸村种了大片桃树,村民这两天正在给桃树浇水。由于处在南山“大水缸”之一锦绣川水库输水干渠沿线,村民可以在沿线暗渠的取水口免费取水灌溉。

  锦绣川水库的输水干渠大约有27公里,沿线有200多个取水口,平时为了安全都用井盖盖住,灌溉季节村民可以根据需要打开取水,十分方便。往年水源充足的年份,锦绣川水库还曾承担着回灌补源任务,向泉泸-钱家庄、大涧沟强渗漏带放水补源。这两年持续干旱,锦绣川水库每天向水厂供水2万立方米,蓄水量仅为318万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少了一半多。水库管理处相关负责人说,每年输水干渠沿线的村子农田灌溉用水量在400万立方米左右,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再参与回灌补源。

  “大水缸”下游的村子能享受到这种灌溉“福利”,而西营会仙泉村的村民就没这么方便了。村口的会仙泉泉眼已经干涸好几年,村民饮用和灌溉只能用机井打出的水。

  水利部门人员表示,南山灌溉主要还是依靠机井水,以及小塘坝、小水库等“五小水利”工程中的存水,每年情况不同,灌溉数据没有精确统计,但可以确定的是,春灌时期也是地下水喊“渴”的时候。

  长江水:仍在入地补源但难抵泉水干渴

  作为保泉的重要手段之一,济南仍在进行回灌补源。根据最新的补源信息,现在每天通过玉符河卧虎山水库调水工程调长江水30万立方米,其中向“大水缸”卧虎山水库补水10万立方米,向玉符河强渗漏带补水20万立方米,卧虎山水库向玉符河强渗漏带补水1万立方米。

  这样算起来,每天有21万立方米的水源“入地”,而且卧虎山水库也像南部山区的一块“大海绵”,将来水吸纳入地,也起到了保泉的效果。尽管如此,春季干旱加上春灌的大量用水,加上城区部分洗车点私采地下水,让泉水难抵干渴,趵突泉水位走低,逼近红色警戒线。

  小区绿化:多用自来水,暂不与泉水“相争”

  春季干旱不仅泉水喊渴,不少小区的绿化带灌溉用水量也在增加,不过,不少小区物业公司表示,小区绿化灌溉用的一般是自来水而不是地下水,所以不会对泉水产生太大影响。

  龙泉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说,像他们社区大约有1.5万平方米的绿化面积,每月灌溉所用的水量是1万多立方米,加上一些相关费用,仅灌溉就需要花费5至7万元,物业公司也盼着春季多下雨,这也相当于节省费用。


责任编辑:罗燕
分享到:
./W02016032237627928661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