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济南女子"开运眉"文得太糟心 可诺丹婷多次陷维权风波

2017-03-08 09:56 来源:生活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6年 6月份,孙女士在位于泉城路齐鲁国际大厦的可诺丹婷美容会所文眉,美容前后却称遇到了两种价格,孙女士认为自己遇到了诈骗,但店方的说法却与孙女士截然相反。

 

济南女子

 

  鲁网3月8日讯  如今,文眉在女性中十分流行,眉形美观且不用再上妆,受到了很多女性的喜爱。然而,济南市民孙女士却在文眉时遭遇了一件糟心事。2016年6月份,孙女士在位于泉城路齐鲁国际大厦的可诺丹婷美容会所文眉,美容前后却称遇到了两种价格,孙女士认为自己遇到了诈骗,但店方的说法却与孙女士截然相反。

  跟消费者说好优惠,做完不承认

  “开运眉”很离谱

  2016年6月份,孙女士在位于泉城路齐鲁国际大厦的可诺丹婷美容会所做美容,并且在这家店里办理了一张价值1800元左右的护肤卡。在美容期间,店里的工作人员向孙女士推荐了文眉。

  孙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工作人员告诉她文眉的价格为2880元,自己觉得太贵就不想做,但是工作人员后来答应可以给自己优惠。“她告诉我可以用1200元的价格做眉毛,还答应附赠我一些美容项目,我被说动了才答应下来。”孙女士说。

  谈妥了价格,孙女士就支付了1200元并文了眉,然而令孙女士没有想到的是,文眉后,工作人员却否认优惠一事,要求孙女士补缴余款1680元。

  “她跟我说1200谁能做个眉毛,我怎么可能答应你!之前明明说好了,现在又不认了,这就是欺骗。”孙女士生气地说。

  由于文眉结束后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12点,孙女士不想耽搁时间,只好先回了家:“因为我办了一张护肤卡,所以跟她说钱的事之后再谈,她们也让我走了,而且告诉我文眉的钱在我卡里扣。”

  孙女士还告诉记者,美容院的工作人员极力向自己推荐店里的文眉项目,并称可以“开运”。“她告诉我眉毛对女人来说十分重要,可以为家庭招来财运,也能促进家庭和谐。”孙女士说。

  孙女士表示,工作人员极力推荐文眉,自己也慢慢动了心,现在想想觉得“开运”这种说法很离谱。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3月3日上午11点,生活日报记者来到位于历下区泉城路齐鲁国际大厦的可诺丹婷美容美颜美体女子养生会所,进门后记者看到店里右侧墙面上挂着美容店的宣传广告,广告中显示的几个主要项目中,其中一个就是文眉。记者发现,该宣传照片上展示着各种不同眉形,并且标注着“私人定制:五行开运眉”的字样。

  美容院愿与消费者面谈解决

  交的是定金并非优惠

  记者说明情况后,一名店员欲用电脑在系统里查询孙女士的办卡记录,然而并没有查询到。随后,美容院的经理刘女士告诉记者,由于事情发生在2016年,当时她并没有调过来,所以并不清楚此事。

  刘女士表示,希望孙女士能到店与她见面商议此事,店方也一定会妥善处理。“我希望她能来店里,我们坐下来谈一谈,看看她有什么要求。”刘女士说。

  刘女士还表示,现在给客人做美容时,因文眉的色彩、服务均不同,所以会有不同的价格。但工作人员都会提前告知消费者有关项目的明确价格,不存在欺骗消费者的情况。

  当被问及是否有“开运眉”、店员有没有向客户宣传过文眉可以带来健康和好运等时,刘女士表示就她所知,文眉的作用仅在于外形美观方面,并没有宣传过其他效果。“我们这里文眉就是为了美观。五官上也有一些风水学,但是我们都不懂,哪里会跟客人说这些呢?她(孙女士)说的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随后,记者又联系到了去年6月份给孙女士文眉的濮女士。她表示,当时的情况并不是孙女士所讲的那样。

  “我们文眉的价格是2880元,当时给她说了她嫌贵,因为是老顾客所以给她说先交定金,后续补上。”濮女士说,“没想到做完她就不认账了。”

  濮女士表示,自己也是打工的,没有权利给予客户这么大的优惠。发现两人有歧义后,她一直和孙女士商量,但对方一直坚持不付钱。“她不答应付钱,我才给她说,只能把她护肤卡的余额扣掉。”濮女士说。

  然而,对于濮女士的说法,孙女士并不认可:“她根本没说定金一回事,这是强词夺理!”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事情陷入僵局。随后,在记者调解下,双方表示愿意见面协商处理。

  3月4日,孙女士表示双方仍未见面。

  可诺丹婷多次陷入维权风波

  3月2日,本报已报道了济南一大四女学生被“问卷调查”诱入可诺丹婷美容院办卡一事,如今可诺丹婷美容院又陷维权风波。据悉,网上还有消费者专门建立了针对该美容院的维权群。

  济南的霍女士也曾因在可诺丹婷美容变得心神不宁。2016年11月29日,霍女士接到历城区可诺丹婷美容院一名员工的电话,对方称可以来做免费的皮肤清洁,并提供与“算命大师”交流的机会。

  本想去做皮肤清洁,到了店却被“算命大师”称“命不好”,必须做眉毛。可任凭多名店员的轮番劝说,霍女士依旧坚持不文眉。让霍女士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一位店员竟然私自做主给霍女士从支付宝借出了11000元现金用来文眉,并分12期还。霍女士认为自己遭遇了诈骗,将此情况反映给了有关部门。最终经过协调,店家赔付一半即5500元的费用给霍女士,双方达成了退款协议。

  加上本报之前报道的大学生被“问卷”诱入美容院一事,两天时间里已经有三起有关可诺丹婷美容院的维权事件。记者获悉,网上已经有消费者就可诺丹婷美容院维权一事成立了专门的维权群,名为“可诺丹婷受骗者维权群”、“黑店可诺丹婷受害者群”。


责任编辑:方媛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