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南山绿化树种不是简单问题 植什么树造什么林南山才更绿

2017-03-12 08:34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3月12日,又一个植树节。对于济南而言,今年的植树造林,尤其是被定位为“全市共享的泉源、绿肺和生态屏障”、“以生态保护为主”的南山植树造林,更是备受瞩目。南山,到底应该种什么样的树、造什么样的林,才能达到绿水青山的标准,才能实现金山银山的愿景?或者借用九如山瀑布群风景区董事长刘东胜的一句话来表达:“满山的核桃栗子,到底算不算绿水青山?遍地的蘑菇炖鸡,究竟是不是乡村旅游?”

  南山绿化树种不是简单问题 植什么树造什么林南山才更绿 

  南部山区被绿植覆盖 记者黄中明 摄

  南山绿化树种不是简单问题 植什么树造什么林南山才更绿 

  南山绿化树种不是简单问题 植什么树造什么林南山才更绿 

  近日,市民在南山植树。记者黄中明 摄

  鲁网3月12日讯 3月12日,又一个植树节。对于济南而言,今年的植树造林,尤其是被定位为“全市共享的泉源、绿肺和生态屏障”、“以生态保护为主”的南山植树造林,更是备受瞩目。南山,到底应该种什么样的树、造什么样的林,才能达到绿水青山的标准,才能实现金山银山的愿景?或者借用九如山瀑布群风景区董事长刘东胜的一句话来表达:“满山的核桃栗子,到底算不算绿水青山?遍地的蘑菇炖鸡,究竟是不是乡村旅游?”

  连日来,记者就此进行了多方调查……

  景观林

  南山多个景区的“不约而同”

  九如山在“搞什么”:砍掉核桃栗子,置换黑松黄栌

  “别人忙着种树,我们忙着换树。”位于南山西营的九如山瀑布群风景区副总危彬说,刺槐、核桃、栗子等本地树种,都是他们置换的对象。这些树种或发芽晚、观赏性弱,或易致病虫害。比如槐树,市区的都春暖花开了,这里还没发芽呢,因此他们从东北引进了假色槭、茶条槭、云杉等20多个品种,3月初不少树就开始发芽了。比如山上的侧柏,虽然是四季常青,但其冬季的翠色以及树形都比不上黑松,也是被置换的对象。“柿子树、山楂树、软枣树等本地树种因观赏性强,我们是保留的。”他说,到目前为止景区仅识别登记的树种就有百余种,其中本地树种占60%70%以上,其他都是国内或国外品种。

  危彬说,山上种树不比平原,这是沙石山,土很贫瘠,以前也试过裸根苗,成活率太低,只好带着土球种植,也就是把土背到山上。按国家标准,土球是树苗胸径的6倍,九如山景区是10倍。比如黄栌,一棵裸根苗3元左右,若带土球就要十四五元。园区有六七十人专业植树队,全年植树。春季会再雇佣季节工,增加到100多人。山上用不了大型机械,几乎全是肩背人扛。“这10年,不算山上本来有的树,我们已至少种了200万棵树。”他说,一年仅树木一项,直接投入就从300万元到600万元不等。

  “我们就是要打造春季生机勃勃、夏季郁郁葱葱、秋季色彩斑斓、冬季绿色盎然的四季景观。”景区董事长刘东胜看起来倒不像做企业的,更像是研究树木的。在他看来,山上种树是要分阶段的:第一阶段,是根系发达的,有树就成;第二阶段,是基于绿的,有绿就成;第三阶段,现在他们更多考虑的是景观形成以及园区的生物多样性。

  红叶谷跑马岭也都挺忙:增加景观树种,丰富林间生态

  位于仲宫的红叶谷,种树也颇为讲究。景区园容科王风军介绍,最近几年,植树节前后市民到景区栽的树,少的年份有3000多棵、多的有1万棵。栽植的苗木主要是景区标志性苗木——黄栌、碧桃、榆叶梅等。“核桃栗子等果木类,我们好几年不考虑种植了。”他说,一是观赏性不强、二是病虫害比较多。今年,开放给市民的植树点已不在主景观区,设在相对荒僻山坳里。“主景观区已没有空地了。”他说。

  位于柳埠的跑马岭则在不断打造着生物多样性。“我们身处柳埠林场腹地,森林覆盖率达85%,除了已有的动物种类优势外,植物的丰富、立体也是正在追求的。”景区相关负责人马娟说,他们现有木本植物31科92种,主要树种为侧柏、松类、刺槐、枫杨等乔木以及荆条、酸枣、紫穗槐、绣线菊等。草本植物33科103种。主要有白草、黄草、羊胡子草等。现在从植树的角度来说,他们一是增加景观树种,二是通过种植草坪等增加对裸露地面的绿化治理,三是在林下种植耐阴、半耐阴植物,比如连翘、金银花等。野生动物世界搬到章丘,这里正在向生态旅游度假休闲方向转型。“这是符合南部生态保护发展方向的。”马娟认为。

  虽然侧重点不同,但这几个旅游景区的“不约而同”也是相当明显的:通过增加或置换树种、打造立体生态等方式,逐步让景区向“更生态”转变。也许有人会说,较整个南山而言,景区面积都算小的。而且景区发展旅游,耗重金打造景观林,也是能理解的。这对南山来说,有什么启示吗?

  经济林

  一个普通果农的“茫然不解”

  核桃栗子一年仅入万元不敌外出打工一天百元

  南山种树,不仅是景区的这些景观林,还有大片大片的、以果木林为主的经济林。何谓经济林?是以生产果品、食用油料、工业原料和药材、木材等林产品为主要目的的森林。

  家住西营葫芦峪村的崔金贵越来越感受到,种果子不值钱了。

  他们一家四口,在山地上种了些核桃、栗子、花椒什么的。大概20年以前,这些果木都不怎么用打药,现在不成了,自家的核桃树一年怎么也得打五六遍药,要不然核桃就发黑长病,哪儿还能卖得出去。“这些果子一年也就卖万元左右,还不算人工费。”他家有1400棵果树,光打农药一年就得花1400元,再加上修枝剪枝,还得需1个半月的时间,要是再算上收果、晾晒、运输等,一年下来也就落个四五千元。这还算是好的呢。

  每年伺候这些树,老崔就累得够呛。59岁的他,也盼着在外上班的儿子能抽空回来帮帮忙。可儿子就算回来了,也不肯干这个活,嫌受累不挣钱。可不是嘛,村里年轻人出去打工,小工一天也能挣至少100元,守着树才挣多少?“村里有400多口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果树,可差不多一半人这几年都不去收果子了。”他叹了口气说,劳力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剩下的就是老人妇女孩子。

  这并非个例。去年10月底,本报记者就曾报道过南山不少村庄的柿子挂在树上、无人采摘的问题。当时就有村民诉苦,费时费力摘下柿子到集市上去卖,一天下来也就几十块钱,根本没法和外出打工相比。

  其实,茫然不解、困惑发愁的又何止是老崔。

  家家都有核桃栗子等南山经济林大约有45万亩

  历城林业果树站的张波也在寻求突破与转型。据他了解的情况,历城包括南山在内,有40多万亩果树,其中核桃能占20万亩,还有桃、樱桃、苹果、梨、柿子、山楂、花椒等,“现在适宜栽植的地方,基本都种上了果树。”前些年种苹果的多,近几年核桃多了,但经历了高峰发展后,不少村民家的核桃效益并不算好。

  “病虫害是个大问题。记得有一年高峰期,100斤核桃中有40斤都长了病。”他说,主要有三个因素:一是过去是零星栽植的,后来面积太大了,病虫害很容易传播。二是村民自家种,面积都不算大,考虑到收益,就种得特别密,透光性差。三是现在的大势所向,种果树不挣钱,别看面积大,真正愿意投时间、精力的人并不多。“核桃病虫害少说也有3种,可村民经常只打一种药,病虫害得不到控制,产量质量如何能上去?挣不了钱,更没人管了。”他一年搞30期类似的防治培训,但种植的基数实在太大了,很难让人满意。

  现在的张波正在做试验田。“这几年本地苹果越来越少,种植面积也不多了。”他做了4年苹果试验田,采用的生物防治,去年效果就相当好了。“试验田里的苹果,一年打三四遍药就可以了。但不少村民家里的,恐怕打12遍药都还算是正常的。”他说,这些残留有多厉害,对土壤的污染有多厉害?“果树种植,真得走优质精品的路子,比如考虑把一些土地集中起来,集中整治、集约化管理。这么散着来,收益高不了。”他说,试验田要是成功了,他希望能为更多村民提供技术指导。

  到底有多少经济林?据悉,在南山经济林大约有45万亩。比经济林更基础的,则是生态林。

  生态林

  一个林场的生态效益账本

  水土保持涵养水源环境改善多个景区都有一份力

  绿水青山是南山最宝贵的资源。南山的功能定位之所以为生态保护,除了上述景观林、经济林,还有最为基础、最为重要的生态林。何谓生态林?是指为维护和改善生态环境,保持生态平衡,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满足人类社会的生态、社会需求和可持续发展为主体功能的森林、林木和林地,主要包括防护林和特种用途林。简单说,生态林就是以发挥生态效益为主的森林。

  南山生态林大约有40万亩。除了分布在众多村庄的生态公益林外,地跨西营、柳埠,周边分别与泰安市、章丘区的6个乡镇、60个行政村接壤的国有柳埠林场算是相当集中规模的一处。这里是锦阳川和锦绣川南北两大沟系水源发祥地,素有泉城“水库”之称,对济南市地下水脉有着重要作用。林场森林面积3万多亩,地处暖温带,落叶阔叶林区,以生态防护林为主,现有树种27科80余种,主要树种有侧柏、松类、刺槐和麻栎。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植树造林,到上世纪80年代就以护林为主。”林场办公室主任费克红说,目前除继续荒山绿化,就是现有树木养护,包括修枝剪枝、病虫害防治等。他们在藕池、赵家、降甘、葫芦峪、跑马岭、检查站、窝铺、袁洪峪、临朐有护林房数间,面积1553平方米。

  “我们的生态公益林,经营的主要是防护林,以发挥社会生态效益为主,要说直接经济效益,这个账是没法算的。”她介绍,这里林种结构单一,用材林中,刺槐林为主,林分质量差,无法发挥经济效益。

  “有一点要补充一下。大家熟知的跑马岭景区、四门塔、九顶塔,都在林场的界上。九如山景区,也是依托林场为背景林的。”林场森保科科长苏连恒说。

  ●专家建议

  生态林结构还是单一应出“综合生态报告”

  南山如何实现生态保护?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生态学与生物多样性研究所所长王仁卿。

  他介绍,南山土地是贫瘠的,水也是缺乏的,这就决定了植树造林、生态保护的艰难。到底该如何造林、造什么样的林?景观林确实很好看,投资也不菲,但就整个南山来说,毕竟限于局部区域、小范围的。经济林比前者面积肯定要大得多,但土不行水不成,粗放式管理难有多大效益,应向集约、精品路子上走。生态林是一切的基础,至关重要。

  在他看来,生态林既然是发挥水源涵养、防风固沙、调节气候等功能,从植树角度来说,就要遵循三大原则。首先,尽可能选择适合本地环境的乡土种类,有利于因地制宜。其次,树种结构也应是多层次,乔木、灌木、草本等,应该有一个立体呈现。目前南山乔木比较多的,就是侧柏、油松、刺槐等,可考虑增加栎树、槭树等。灌木类的,可考虑增加胡枝子、绣线菊、荆条等。草本类的,可考虑黄背草、白羊草等。“现在的南山,从上面看是绿的,但里面结构很单一。”他说,无法完全满足生态林需要实现的功能,“比如存水吧,它是有阶梯性的,乔木、灌木、草本,一层层存,若只有一层,能存住多少水?”再次,就是要增加技术和管护。三分造七分管,对于山地来说尤其重要,不少松树种了好多年都不大长,成了“小老头树”,即造林后林木生长衰弱,呈现主干矮小、分枝多、萌条丛生、树冠平顶、根系发育不良、枯梢,甚至整株出现死亡等。

  王教授认为,植树造林要重视长期性。南山既然是以生态保护为主,就应该综合调查目前现状,出一个包括动植物、微生物等在内的综合性生态报告。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规划哪些区域必须保护、哪些可做保护性开发。

  ●南山管委会

  “南山底图”正在编制

  亟须建生态补偿机制

  南山管委会规划发展局副局长刘继明说,加大生态保护和修复力度,建设青山绿水的南山,要坚持“两步走”。

  一是加大生态公益林保护力度,扩大公益林面积,加强针阔混交造林步伐,提高南山生态。以柳埠林场为例,一方面开展林区边缘地带退耕还林,另一方面不断丰富森林群落结构层次,遵循自然动态演替规律,提高林地质量和生态产品的产出能力。林业工作要坚持两个原则,一是科学造林,根据不同海拔、湿度、土壤酸碱度,科学选择树种。二是乡土树种多样化,开展南部山区植物资源调查,广泛选择适宜造林树种和灌木。

  二是优化经济林结构布局。目前经济林比例偏大,尚属于粗放型经营,效益低下。今后,林果业要坚持供给侧改革,优化结构布局,增加种类,提高产品质量。走精品果园、四季采摘、特色农产品之路,减少农药化肥使用量,减轻环境污染,推广生物防治。发展林下经济,开发中草药种植,推进旅游休闲、生态观光、健康养老等绿色产业发展。

  “济南聘请国外顶尖规划设计专家,以山体、河流水系、泉水重点渗漏带及泉水直接补给区四条红线为底图,编制出体现南部山区特色、以保护为核心、高水平的发展规划。”他说,该规划将按照“优化布局、自然修复、精准提升、有序发展”原则,通盘考虑南山资源状况,把国土、建设、旅游、环保、水利、林业、产业等规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本规划、一张蓝图。目前该“多规合一”规划正在编制。

  南山不仅是南山人的,也是全市的南部山区,是大家共享的泉源、绿肺和生态屏障。因此,南山要积极争取各级生态补偿资金,尽快探索生态补偿机制。(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
./W02017031230923528933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