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重市场数据轻运营维护 共享单车被多地部门明确“叫停”

2017-09-04 08:32 来源:济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杭州、上海、广州、南京、深圳等多地明确禁止共享单车继续投放。其直接原因,是频繁刷爆眼球的共享单车攻占公交车站地铁口、因乱停放被集中收储而形成巨大共享单车“坟场”等现象。在济南,鉴于共享单车投放量较小,此类“宏大”的场景尚未出现,但实际上“乱停乱放”等行为自投放之初就一直存在。

  重市场数据轻运营维护 共享单车被多地部门明确“叫停” 

  鲁网9月4日讯 8月23日航拍的上海市静安区违停非机动车整治清理临时集中停放点。截至8月底,上海各停放点“僵尸”单车已经超过3万辆。 (新华社发)

  近日,杭州、上海、广州、南京、深圳等多地明确禁止共享单车继续投放。其直接原因,是频繁刷爆眼球的共享单车攻占公交车站地铁口、因乱停放被集中收储而形成巨大共享单车“坟场”等现象。在济南,鉴于共享单车投放量较小,此类“宏大”的场景尚未出现,但实际上“乱停乱放”等行为自投放之初就一直存在。

  资本大潮的席卷之下,以投放量抢占市场份额的竞争策略,已使共享单车变成一匹脱缰的野马。重市场重数据轻运营轻维护的结果,让共享单车的发展提前走到行业拐点。

  共享单车在济投放量成谜

  9月3日,黑虎泉西路中段,一位身着制服的摩拜单车管理人员蹲在白色框线画出的停放区旁,不时环顾四周,每当发现随意停放的单车,就将其推到停放区内。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共享单车都有这种“待遇”。在济南大街小巷的公共区域,甚至小区里、楼道内,随处可见肆意停放的共享单车。而这种情况,自今年年初共享单车进驻之初就开始出现。

  今年1月25日,摩拜单车正式进入济南市场,第一批共投放了11000辆。此后又以社区单车、更新换代等形式进行小规模投放,最近一周,街头上又出现不少稍作改进的新车。但截至目前,并无具体官方数据公布。记者咨询摩拜客服,对方拒绝透露。

  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为止,济南市场上被准许进入的共享单车,只有摩拜一家。

  1月12日,摩拜单车入驻济南之前,ofo就曾出现在泉城路商圈,但只半天时间就匆匆撤离。

  2月28日,永安行共享单车曾出现在明湖北路大明湖北门附近,当天下午,这款颜色以蓝色和黄色为主的小车被清理走,至今未再出现。

  3月17日,20辆ofo小黄车现身山大北路,第二天一早就已不见踪影。

  当时,ofo公司济南地区相关人员称,他们被有关部门质疑“占道”、“妨碍交通”。济南市停车办表示,上述单车企业并未通过准入审核。济南欢迎优秀、成熟的共享单车企业进入,为市民出行提供便利,为缓解交通拥堵提供支持。同时,也会充分考虑其他城市引进共享单车后出现的问题。

  多地按下共享单车“暂停”键

  共享单车问世之初,各地政府对其抱着包容的态度,毕竟绿色出行能缓解城市交通问题。没想到的是,共享单车会如此“疯狂”,无序投放带来一系列问题。

  大量共享单车把公交车站、地铁出口堵得水泄不通,因乱停放被收储而形成巨大共享单车“坟场”……近几个月,人们多次被这种“壮观”的情形刷爆眼球。摩拜智库首席专家周亚承认,企业对运维等投入确实不足。上个月的西南论坛上,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表示,共享单车确实占了道路,占了公共资源。

  最先受不了的是广州。3月20日,广州约谈了摩拜、ofo、小鸣、小蓝4家平台企业,要求加强投放车辆的运营管理。北京西城区也约谈了摩拜、ofo两家企业,要求10条大街禁停共享单车。而从去年以来,已有多地出台规范共享单车的相关措施。近几个月,上海、南京、杭州、福州、郑州等地也相继出台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的相关规定。南昌、北京、海口等城市也已设定共享单车禁止停放区,更多的城市已经出台或正在出台共享单车的管理政策,将其纳入城市管理的范畴。

  过量投放野蛮抢占市场

  从方便于用户,到添堵于社会,暴露的是共享单车企业野蛮的占山为王策略。

  截至今年4月,北京市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达70万辆左右。上海市目前12家共享单车企业总投放量已达150万辆,这个数字和今年1月的45万辆相比,长了三倍之多。而据上海道路研究院的估算,上海主城区可容纳的单车仅为60万辆。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3200万人。全国共有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以量取胜抢占市场,企业更看中的是市场的扩张速度,而不是社会效益,这是企业竞争的必然法则。各企业在竞争的过程中,考虑的不是市场绝对需要份额,而是占有市场的相对份额。所以,过量投放成为一种必然。

  业内人士认为,在资本的驱使及诱惑下,在一个接一个企业融资烧钱成功的示例下,共享单车自然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把市场份额铺到最大,如何把数据做到最漂亮,从而以最理想的价位吸引风投,而这就造成了共享单车如今的现状——重市场重数据轻运营轻维护。

  更为尴尬的是,如果某家共享单车公司打算停下来稳扎稳打耕耘市场,它就很有可能最先被疯狂的资本庄家所淘汰。

  高昂成本使企业抛掉“维护”

  无节制地过度投放,使运行维护能力滞后成为一种必然。从成本角度看,目前各企业的投放量,已远远超出其所能承受的运维能力。

  9月1日,就共享单车线下维护团队的配置等情况,记者分别以用户及媒体身份联系摩拜单车,均未获回复。其余共享单车企业对此也讳莫如深。

  参考杭州公共自行车“小红车”1.17%的“维保比例”,假设两大共享单车巨头摩拜、ofo投放量为1000万辆,那么需要11.7万名维保人员,按每名维保人员月薪3500元计算,一个月的维保人员开支达4亿元,一年就是48亿元。

  车辆损毁也是一项巨大的成本。永安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共享单车损毁率约10%,此外不仅坏的车需要拉回维修点维修,使用中的共享单车也需要专人定期做上油、清洁等维护,随着车辆投放时间越来越长,维护周期也随之逐步缩短。

  电子围栏遭遇“信用分式尴尬”

  摩拜单车表示,目前已在北上广深等全国数十个城市部署超过4000个智能停车点。此前,摩拜单车已开始在北京部分区域试点电子围栏。共享单车如没停放到指定范围内,用户的手机APP上会提示需将单车放到规范停车区域。但据媒体测试发现,虽然相关技术已非常成熟,但电子围栏并未取得理想效果。

  以ofo为例,当记者把ofo停放在电子围栏区域外时,手机并没有收到相应的信息提示,也并未受到什么惩罚。

  进入济南不久,针对乱停放现象,摩拜单车济南公司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尽量将单车放在摩拜停车白线以内,鼓励市民对违反规定停放的单车通过手机APP进行举报,举报如实则对违规停放用户扣信用分处罚,信用分低于80时,用车单价将提高到100元/半小时。

  但记者测试发现,直到现在,即使不把单车停放在白线内,也可正常使用、结算,信用分等不受任何影响。

  需投猛药治理“重投放轻运维”

  济南市停车管理办公室专职副主任韩军庆认为,共享单车蹿红的背后,显示出市民的巨大需求,也补上了传统公共自行车必须有桩停放的短板。但是,很多共享单车挤占了人行道等公共空间,企业随意投放、缺乏管理,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在济南,车子是否装有车载定位系统、诚信评价扣分机制、退出机制等,都是审核的重点。企业还需要出具其注册银行的注册押金监管协议,评估押金风险。

  面对共享单车带来的城市管理难题,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认为,对企业运营要明确加以规范,企业不能无视社会公众的反感,必须有所作为。

  扩张市场,可以大把大把地花钱,运行维护,却不能痛快投入,这是当前一些单车企业的普遍现象。在社会学家王忠武看来,即使能够为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提供方便,仍无法改变共享单车平台的企业属性,其本质是为了最终盈利。在跑马圈地的同时,企业更应该真正践行“共享精神”。(来源: 舜网-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