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普通感冒却染上超级细菌 限制抗生素需提高“全民意识”

2017-12-04 10:17 来源:济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几天前,原本只是得了场小感冒的成都17岁高二学生罗地朋,因感染超级细菌导致生命垂危。医生介绍,这种超级细菌耐药性极强,致死率极高,它的产生与我国普遍存在的抗生素滥用有一定关系。

  几天前,原本只是得了场小感冒的成都17岁高二学生罗地朋,因感染超级细菌导致生命垂危。医生介绍,这种超级细菌耐药性极强,致死率极高,它的产生与我国普遍存在的抗生素滥用有一定关系。从2015年开始,世卫组织将每年11月的第三周确定为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不久前,第三个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结束之际,这一案例再度引起了公众对滥用抗生素问题的关注。

  近年来,随着取消药品加成等改革措施的不断推进,抗生素错用乱用现象已得到改善。专家指出,除加强对医院、药店的管理外,对全民普及相关知识也是重要一环。

  “每次感冒都用抗生素”

  几天前,市民李女士5岁的儿子有些咳嗽。起初,本着能不吃药就尽量不吃的原则,没有带孩子去看病。但这几天眼看着症状加重,就带他去了附近一家门诊。医生简单看了看嗓子,就给开了三种药,除了风寒咳嗽颗粒和一种中药成分的糖浆外,还有抗生素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

  “感觉孩子就是普通感冒,没必要用抗生素。但我们毕竟不懂医学,只能按医生开的药吃。”李女士称,几乎每次孩子有点感冒咳嗽之类,无论是去小门诊还是大医院,医生都会给开一些抗生素。在她专门用来放药的抽屉中,存放着以前吃剩的药品,记者发现,除了常备非处方药品外,其中不少是头孢克肟、善普兰、阿奇霉素等抗生素。李女士称,有一次带孩子去医院治感冒,医生给用的阿奇霉素,连续输液5天,连医生自己都说,这是阿奇霉素使用的上限。“据说大部分感冒都没必要用抗生素,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们家孩子的感冒都是少数那部分。”李女士苦笑着说。

  不是所有的感染都需要抗生素

  李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据相关统计数据,我国住院者抗生素药物使用率高达80%,其中联合使用两种以上抗生素的占58%,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

  “感冒发烧喉咙痛就要用抗生素,为了‘效果好’能输液就直接输液,直接用高阶抗生素。‘少吃一点就能好’,这些都是公众对抗生素的认识误区。”山东省中医医院医生李健表示。并不是所有的感染都需要抗生素治疗,不同病原体需要不同的药物对症才有效。

  滥用、错用抗生素,最直接的危害就是药物成分没有攻击有害病原体却损坏正常的菌群,破坏了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特别是儿童滥用抗生素,会导致体内的有益菌群大量被破坏,进而引起肠道菌群的紊乱,增加过敏性疾病的发病率。日积月累的错用和滥用,也为身体埋下了抗生素耐药的隐患。长期无效的抗感染治疗只会增加重症患者体内细菌的耐药风险,最终面临无药可医的窘境。

  利益驱使是首要原因

  市民姚政干过多年“医药代表”,他告诉记者,由于利益的驱使,一些制药企业会利用提成等手段鼓励医生多开抗生素,直接造成了抗生素的滥用。有些医生为了创收,在使用抗生素的问题上,最终放弃了应有的慎重。

  根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给出的数据,现今,70%的公立医院都是自负盈亏,而药品收入是公立医院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倘若不改变“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抗生素乱象还将继续。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肖永鸿介绍,抗菌药物是医院收入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严格控制,医院的收入会明显下降,而这是非常大的体制性问题。抗生素滥用现象日益严重,某些医疗机构固然难辞其咎,但由于多年来一直缺乏对正确使用抗生素的科普教育,使人们对于抗生素产生了许多误解,觉得这是治病良药。因此,不少市民常常自己主动要求使用抗生素。

  错用滥用情况有所改善

  在我国,早在2012年,“史上最严限抗令”就已经出台,国家卫计委颁布的《抗菌药物临床使用管理办法》提出抗生素三级管理办法,严厉处罚违规医生。2015年,国家卫计委《关于印发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的通知》对医生使用抗生素做出了进一步限制,提出与医院绩效挂钩,对滥用抗生素的医师限制其处方权,明确医院责任。2016年,国家卫计委、发改委等14个部门联合印发了《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提出到2020年,零售药店凭处方销售抗菌药达到全覆盖。

  对于抗生素耐药性在世界各地引发的不断关注,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副教授邓勇指出,此前抗生素滥用主要是因为以药养医的模式所致,这种模式导致医院通过药品销售实现经济利益。而另一方面,医生开抗生素也能满足患者急于治好病的需求。之前政府对抗生素管控力度不大,科普宣传不够,造成民众知识缺乏,任凭医生行使其处方权开药。

  近两年来,随着取消药品加成等改革措施的不断深入,医院不能通过药品来提高收入,食药监部门也加强了对药店的监管,我国抗生素滥用的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邓勇强调,除了医院和药店外,另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加强对民众的抗生素知识科普,通过各种途径让全民了解抗生素相关知识,避免出现随意服用抗生素、随意停药、剩药下一次再自行服用等现象。(来源: 舜网-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王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