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吴家堡人众生态:年轻人快乐自黑 老人们泪别故居

2017-12-29 14:18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吴家堡上一次出名,还是因为大米;这一次,拆迁让它一跃成为本地新晋网红。

  吴家堡人众生态:年轻人快乐自黑 老人们泪别故居 

  28日,吴家堡陈家庄的老冯两口子回到老房子前拍照留念。 记者王汗冰 摄

  吴家堡人众生态:年轻人快乐自黑 老人们泪别故居 

  12月28日,在陈家庄,挖掘机停放在还未拆除的楼房前。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王汗冰 摄

  吴家堡人众生态:年轻人快乐自黑 老人们泪别故居 

  12月28日,在陈家庄,村民专门赶回还未拆除的家,在门口凝望。

  吴家堡上一次出名,还是因为大米;这一次,拆迁让它一跃成为本地新晋网红。

  微博上有个“吴家堡相亲群”的二维码,扫进去就是一个丑拒的恶搞网络表情!网络段子说,交警近期连抓三个无照豪车,车主探出头高喊“警察叔叔,俺是吴家堡的”。更有微信大V特意拍视频,相亲女要嫁就嫁吴家堡人,非吴家堡人“拔腚”,隔壁美里湖街道还躺了枪。

  27岁的王友军把这些发给父亲王其福看,父亲笑了笑后摇头:“太扯!”

  在自黑

  线上网友们羡慕嫉妒恨线下吴家堡人快乐接梗

  28日,在吴家堡街道办事处门口,看守起落杆的保安笑着冲一辆试图开进院内的轿车大喊:“老师儿,你哪里的?”车里人摘下墨镜大笑接梗儿:“我吴家堡的!你不给开门吗!”两人随后哈哈大笑。

  网络上对吴家堡人拆迁暴富的热议,吴家堡人清楚得很,这些段子、视频,每天都会出现在朋友圈、微信群里。王友军说,这是自己距离网红最近的一次。他还把这些段子转发到朋友圈里,还说“暗恋我的抓紧表白,来得及。”朋友们一路跟帖“拆二代你好!”“给土豪请安”“土豪咱们一起吃鸡”……王友军也不亦乐乎地回复好友们“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爱卿平身”“对不起,您的土豪朋友不在服务区”……

  王友军说,自己确实也感受到了来自朋友们的羡慕嫉妒。“我家拆迁补偿款加各类浮动奖励差不多有460多万,可能我的好朋友们一生都赚不到这些钱。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做朋友,顶多开心了拿我开涮。”

  在婚嫁

  婚恋市场上不再被动补偿撼动顽固丈母娘

  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一张“吴家堡相亲群”的二维码,人们扫进去就会出现一个“你这么丑还来相亲”的恶搞表情。陈家庄的王龙说,这绝对是吴家堡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网络上是对吴家堡人拆迁暴富后天马行空的想象,涉及相亲、婚恋方面的更是令人捧腹。在微信大V拍摄“爱在吴家堡 情断美里湖”的搞笑视频后,在网友们眼里,似乎吴家堡人真的因为一场拆迁,在曾经因为缺房少车而相对劣势的相亲市场里,实现了终极逆袭,成为实力雄厚的买方市场。

  吴家堡人陈奎告诉记者,实现绝地反击不太可能,但悬而未决的婚姻因为这场拆迁而皆大欢喜结局的,真的有。他亲戚的孩子有个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因为没有买房,女方家属迟迟不同意结婚。“拆迁范围公布后,孩子们把新闻拿给老人一看,老人挺高兴,就点头同意了,亲戚就在吴家堡的大高村,明年他们那里也要拆了,而且明年孩子们就要领证了。”陈奎说,网上吵着闹着要嫁给吴家堡人,就是闹着玩儿,还说吴家堡男孩子要娶就得娶最漂亮的姑娘,“这不都是揶揄人么,娶妻肯定还是娶贤。”

  至于拆迁对子女婚恋的影响,大多数父母的看法较为统一,即:关于车子和房子,孩子们至少不会再感觉底气不足。他们终其一生想给子女在婚恋上足够的物质支持,这场拆迁提前实现了他们的心愿。“按照正常的进度,孩子结婚前帮着攒够首付买房,随后再帮孩子还房贷,如果要买车再帮着孩子还车贷,可能一辈子都要给子女做牛马。”陈奎说。

  在买房

  周围房价见风涨看房不敢表身份

  对于网络传言,吴家堡人不否认的是,有些宅基地面积大的人家,拆迁补偿款确实能有四五百万,甚至六百多万;有些家里人口多的回迁房能有三四套。但他们极力否认,他们将从此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土豪生活,尤其是眼睁睁看着周边商品房价日日高涨之后。

  “网红版”的段子和传言中,吴家堡人一夜暴富,十分张扬,比如现金买豪车。记者采访的三个村子中,买车的不在少数,但大多是10到20万左右的经济车型。村民们介绍,他们仅听说有一家——23岁的儿子试图说服父母用拆迁款给自己买心仪已久的进口车,裸车将近80万。知情人高先生说,因为要买豪车,这位小伙跟父母闹腾好久了。“作不成的,你等着看吧。”高先生说,吴家堡人在拆迁这件事上,大都还算理智。

  盯“网红”吴家堡人最紧的,是各路房地产商以及房产中介。进村发传单、挂标语……他们深知,拆迁后,房子对吴家堡人来说就是刚需。

  52岁的老陈就在吴家堡街道办事处附近当环卫工,他家有六口人,如果不回迁,只要货币补偿的话,他应该能拿到420万元左右。可是他算了下,420万全用来买房,不一定能够一家人住,至少还要给孩子留一套婚房。几番计算,他选择了回迁,回迁面积大概有240平方米。“其实最后到手的钱,也就只有20万左右。”老陈说,这些钱给房子装修、孩子上学、结婚,其实也剩不下什么,工作还得继续干,老祖宗说“坐吃山空”不是没有道理。

  西吴家堡的韩英家虽然还没有拆,但她已经决定要货币补偿了。她算了算,自家应该能获得512万元左右。女儿最近有空就去周边的楼盘看,想着补偿款下来抓紧买房。“西客站附近一家楼盘,只要有人去看就送鸡蛋大米,登记个名字后就让出来。第二天再去看,房价就涨了一千元。”韩英说,“后来我们总结出规律,买房一定不能先说自己是吴家堡的,这样还有还价的余地。”她认为,尽管村里能拿到四五百万拆补款的不在少数,但市区热点区域动辄两三万一平方米的房子,对他们来说依然遥不可及。

  在告别

  担心不习惯楼上生活老人故居中痛哭留恋

  相较网友们力捧吴家堡这个“新晋网红”的热闹情形,村里的老人们更多的是对故土深沉的留恋。

  儿子看着这波网络段子嘿嘿傻笑,父亲王其福已在搬空的老房子里痛哭多次。28日上午,已在外租房居住的王其福回到了陈家庄。村头五六台挖掘机正在将一座座已搬空的老房子夷为平地,一些拾荒者和回收废品的人则在废墟上拣拾可能值钱的东西。王其福踏着满地砖头瓦块回到已经搬空的自家房子前,红了眼眶。“我在这里生活了31年,有屋子有院子,出门就是好邻居,在农村生活惯了,不知道将来能不能习惯楼上生活。”他说,自家还有4亩地,一年能产2800多斤大米。如果将来不能种地了,不知道60多岁的自己要怎么在城市中立足。

  王其福说,楼上生活、陌生邻居都是他这个年龄段的人最怕的,此外,他还担心真正城市人与他这个半路城市人之间的磨合。“就算我穿得再新,我的黑皮肤、文化水平,他们都能区分开来。”他说,这些都不是用拆迁款能买到的。转念想到儿子,他却又开心起来,“我、我的儿子、儿子的儿子,整整三代人不用像我的前半辈子那样劳心劳力了。”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