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天降木棍”砸伤人责任谁来负?

2018-02-06 15:5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月3日上午9点半左右,在济南市经二纬八路上一家服装店工作的徐女士在店门口打扫卫生时,突然被楼上坠落的木棍砸中头部。当时她见没有流血,并未太在意。但从当天下午开始,徐女士感觉身体不适,头痛干呕,这才意识到需要去医院检查

  

  

       

  鲁网2月6日讯(记者刘云鹤实习生陈云康 )2月3日上午9点半左右,在济南市经二纬八路上一家服装店工作的徐女士在店门口打扫卫生时,突然被楼上坠落的木棍砸中头部。当时她见没有流血,并未太在意。但从当天下午开始,徐女士感觉身体不适,头痛干呕,这才意识到需要去医院检查。徐女士被砸伤后到楼上找责任人,但发现楼上店铺都关着门未营业,她猜测可能是有店铺在装修时遗留的木棍。对此律师表示,追责的话,整个楼上有义务均摊损失。 

  木棍从天降砸中女子头部

  徐女士今年48岁,在槐荫区经二纬八路一家服装店工作。2月3日上午九点半左右,她像往常一样到店里上班,到店后发现店门口的台阶有点脏,于是拿出卫生工具打扫台阶。可是没想到的是,她刚拿起扫帚还没扫几下,就感觉头就被一个什么东西砸到了。“我当时就觉着有个东西‘哐’的一声砸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我有点懵,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看到地上掉了两根木棍。”徐女士说,“两根木棍其实是一根木棍断开的,总长有两米半。”

  徐女士回忆,当时她被砸中头部时,听到有路过的人向楼上大喊“怎么往下乱扔东西呢,楼下有人”,之后路人走开了。当时徐女士被砸的有点懵,没来得及问路人是几楼的人往下抛的木棍。再等她反应过来往楼上看的时候,发现所有的楼层窗户都是紧闭的。“也没听到楼上有关窗户的声音。”徐女士向记者描述到。待徐女士缓过劲儿来,她赶紧让同事看了看自己的头部,同事发现徐女士后脑勺有红肿,头部还起了一个疙瘩。“当时没流血就没太在意,我就继续工作了。”徐女士表示。

  木棍从哪来查起来有难度

  她本以为头部没什么大问题,事情发生的当天上午,既没有报警,也没有去楼上寻找木棍主人。但到了当天下午,徐女士就出现恶心、耳鸣,视线模糊等症状。“当天下午开始,我觉着头上好像是戴了个帽子,感觉恶心干呕,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徐女士说。

  徐女士赶紧给该楼物业打电话,想找到肇事者。物业负责人表示这事和他们无关,不属于他们管。据了解,徐女士工作的这栋楼一共有6层,都是用来经营的,没有居民居住。她通过物业了解到,该楼的二楼三楼一直闲置着,并未出租。在物业负责人陪同下,徐女士来到四楼。四楼是一家正在装修中的宾馆,但里面空无一人。徐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又上到五楼和六楼,但是五楼和六楼的门也紧锁着。“我怀疑木棍是从四楼装修那家掉下来。”徐女士猜测,或者是四楼装修完将木棍遗留到窗口,被风刮下来的。见寻找无果,2月4日徐女士报了警。但派出所民警告诉她这类属于民事纠纷,无法立案,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天,查起来有难度。

  追责的话全楼均摊损失

  徐女士担心自己的身体情况,准备去医院就医,但是这件事谁负责任呢?昨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徐女士,在她头部依然能看到一个疙瘩。她拿出当时砸中头部的木棍,是一根2米多长的方形木棍,和一根拖把棍差不多粗。“我不知道该怎么找出肇事者,警察说查起来困难,物业说不归他们管。”徐女士说,“我在这都工作了两三年了,之前并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儿,现在很无奈。”

  为此记者咨询山东新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亮,他称,首先徐女士当时就应该赶紧报警,通过警方调取监控确定是否因高空坠物受伤,“不然怎么有证据证实她是因高空坠物受伤,万一是有人扔的呢。”

  王新亮表示,如果确定徐女士是因高空坠物受伤,那么全楼都有承担责任的义务。“比如说这栋楼有20户居民,高空坠物或者是高空抛物伤了人,原则上所有人都有嫌疑,所有人都应该赔偿。”他告诉记者,但这不是绝对的。王新亮还介绍,法律上规定,凡是有证据证明当时不在家的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比如,楼上住户当时去了南京,就可以拿出车票来证明。“再比如说当时在住院,可以拿出住院证明来,其他的能举证的就排除,排除不了的就赔偿。”他说。

  链接

  高空坠物事件时有发生

  2013年7月30日,本报报道了济南市历下区姚家文博家园小区内,一名一岁三个月大的小男孩被从天而降的啤酒瓶砸伤头部,造成颅骨骨折,脑内出血。但是男孩家人报警之后,也没有找出到底是从几楼坠落的酒瓶。律师建议男孩家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如果找不到肇事者,楼上的居民都得承担责任。

  2016年10月4日,安徽省芜湖市一居民小区发生一起疑似高空坠物致人死亡事件,一名正在骑电动车的男子被砸中当场身亡。

  2016年11月11日,四川遂宁一居民楼上掉落铁球,砸到楼下人行道上一婴儿车内的女婴,导致不满一岁的女婴死亡。在近一个月的调查无果后,女婴家属决定起诉该栋楼的全体住户,为孩子讨回公道。

  2017年1月本报曾报道,在省城交通厅街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张先生在关店门时,突然被楼上坠落的玻璃砸伤头部。张先生怀疑玻璃是从二楼掉下来的,一是因为当时只有二楼的窗户是开着的,第二,玻璃是从下拉门缝里掉出来的,掉落的位置紧贴着店门口,如果其他楼层,紧贴着门头掉落的几率很小。对此有律师称,没人承认则全楼追责,张先生却称不想得罪整栋楼的人,打算不再追究此事。

  相关判决

  天降酸奶瓶砸伤女童 家长起诉上百户邻居胜诉

  2014年9月16日晚,重庆渝中区康田国际小区发生一起高空抛物砸人事件,一名两岁多的小女孩被楼上扔下的酸奶瓶砸中,当场昏倒在地。后经医院诊疗,女童的颅骨出现骨裂等症状,医药费花了8万多。然而,肇事者却始终未能找到,女童家长将上百户邻居起诉。

  法院审理认为,因该栋住宅楼的建筑结构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本案的被告主体范围应确定为第2-33层的全部业主。(来源: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王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