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一张旧烈士通知单他几度哽咽 退役大校颜栋华30年收藏万件文献资料

2018-09-14 10:21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离济南解放70周年纪念日越近,住在六里山路20号的颜栋华越发忙碌。关于济南战役的历史文献、资料摆满了家里的整张茶几,颜栋华分门别类地把报纸、书刊、传单等用塑料薄膜包裹起来,以便能更好保存。

  一张旧烈士通知单他几度哽咽 退役大校颜栋华30年收藏万件文献资料 

  颜栋华展示收藏的旧报纸颜栋华收藏的烈士通知单(局部)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郭尧 摄

  离济南解放70周年纪念日越近,住在六里山路20号的颜栋华越发忙碌。关于济南战役的历史文献、资料摆满了家里的整张茶几,颜栋华分门别类地把报纸、书刊、传单等用塑料薄膜包裹起来,以便能更好保存。

  “这些是我30多年的收藏,有些是收集得来的,有些是圈子里互换的,现在至少有上万件。纸张属于易损品,能流传到今天实属不易。”63岁的颜栋华是原济南军区装备部退休干部,大校军衔,他利用业余时间,收藏、研究了诸多革命历史文献,数百件济南战役的一手资料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一张绿色传单十一条军规稳定济南民心

  “新收复城市的政策”“济南府见了天日”……在颜栋华的收藏中,有不少当时撒向济南市民的传单。一张张绿色、红色的传单见证了70年前,人民解放军收复济南时的峥嵘岁月。当时的人们从这些传单中认识了中国共产党、人民解放军。

  颜栋华说,从落款上看,《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与济南人民约法七章》发布时间要比《颁布安民布告十一条》稍早。“一个是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司令部名义发的,一个是以济南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名义发的,而且‘约法七章’应该是在开战前发给济南民众的。”颜栋华指着用绿色纸张印制的《颁布安民布告十一条》说,济南战役在1948年9月24日下午才宣告胜利,它的印制时间是9月25日,“估计这个传单是连夜赶制出来的,应该算是济南战役胜利后向民众发放的第一份传单。”

  颜栋华收藏的这些传单见证了济南解放初期的历史,弥足珍贵。这些传单在当时,对瓦解敌人、争取民众、稳定社会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张烈士通知单讲述牺牲战士身后故事

  在颜栋华的收藏中,最让他“宝贝”的是一张烈士通知单,这是德州一位朋友从收藏市场上得到后送给他的。这张皱巴巴的土黄色通知单,约A4纸大小,除姓名、牺牲时间、地点等几处用钢笔填写外,其他都为印刷体。

  尽管纸张破旧,依稀还能看清内容。通知单上的烈士叫于昌武,服役于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37师110团,他在1946年12月入伍,不幸于1948年9月22日的济南战役中牺牲,被埋在济南西关西南面下坡路南的地方。

  颜栋华介绍,对比济南战役的进攻时间和示意图可以得知,于昌武大约是在商埠区街巷战时牺牲的,被葬在现在的纬十二路附近。“济南战役中牺牲的战士,能查到名字的就有5000多人,华东野战军大多在胶东一带征兵,仅13纵队扩军就扩了三次,胶东一带的青壮年劳力为了支援解放战争几乎全部入伍。”

  颜栋华根据历史背景还原了这样一个场景:“这应该是在战争结束后一个月内,统一由所在的团政治处发送给家属的,家属需要拿着这份通知单到当地民政部门领取抚恤金。参军前,于昌武的父母可能就有这个思想准备,但真正收到这份通知单后,心里还是接受不了。约莫是家里人想留作纪念没有去换,在后来的岁月里又丢失了,辗转到我手里。”

  “特来告知先生及阖家家属,望万莫过分伤感,死者已不能复生,咱们应把眼泪变成力量,团结一致,集中力量为死者复仇,为生者造幸福……”通知单文末这样告慰烈士家属。颜栋华想起战时在西柏坡老区流行的一句话:“把最后一粒米当军粮,最后一块布作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讲到这里,他声音低下去,眼里的泪水几欲夺眶而出。

  一次特殊的陪伴寻找首个红旗插城墙的烈士

  颜栋华家里还保留着一张老照片,上边穿着一身八路军早期军装的小伙子叫孙景隆。这张照片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寻找的故事,颜栋华就是这次寻找的见证人。

  去年清明前,原27集团军(前身为华野9纵)军史办主任张克勤联系颜栋华,委托他到英雄山烈士陵园给一名叫孙景隆的烈士献花。细问之下颜栋华得知,墓碑默默立在英雄山烈士陵园群中并不显眼的孙景隆,竟是济南战役中登上城墙,第一个插上象征着济南解放的红旗的人。

  “当年孙景隆把红旗插在济南城墙上后,被炮火炸伤,后与部队失联,一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颜栋华说,1985年左右,张克勤在寻访9纵在济南战役牺牲烈士时,意外发现了孙景隆的墓地,被安葬在历城孙村的烈士陵园内。1987年,孙景隆的墓地被迁葬到英雄山烈士陵园。

  孙景隆是当地村的民兵连连长,当时和他一起参军的30多名同乡全部牺牲在战场,无人再回到故乡,以至于家里人一直不知道他牺牲在哪儿、埋葬在哪儿。颜栋华把这一消息披露在媒体上,文章见报后,被孙景隆的家人辗转获悉。“去年4月8日,孙景隆的亲属分别从北京和烟台老家来到济南,祭奠苦苦寻找了近70年的孙景隆烈士。”颜栋华说,济南战役纪念馆内收藏着孙景隆的遗物——18张染着血迹的纸币,这是他被炸伤时交给指导员的党费。

  虽然没有经历战火纷飞的年代,但翻看这些资料时,颜栋华仿佛置身于那段历史中。说到动情处,他几度哽咽难语,“今年是济南战役胜利70周年,,我希望保留史料能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历史,铭记先人。”

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