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知名导演演员齐聚济南 与40家媒体畅谈山东电影40年

2018-09-28 19:4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天下午,全国40家重点新闻媒体汇聚济南,参加“光影璀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山东电影回顾盛典”媒体见面会。山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矫红,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主席 于海丰,温玉娟、石凉、岳红、范雷、于月仙及王坪、袁学强、杨国栋等知名电影人出席见面会。

   

  鲁网9月28日讯(记者 殷会丽)今天下午,全国40家重点新闻媒体汇聚济南,参加“光影璀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山东电影回顾盛典”媒体见面会。山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矫红,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主席于海丰,温玉娟、石凉、岳红、范雷、于月仙及王坪、袁学强、杨国栋等知名电影人出席见面会。

  记者:矫主席您好,近年来,山东文化事业繁荣发展,电影电视产业在助推山东文化事业发展的进程中起了怎样的作用?

  矫红:今天下午我们请到了著名的艺术家来,希望多针对艺术家进行采访。山东是文化大省,山东省委、省政府提出来打造文化强省,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来,山东的电影事业、电视事业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电影,通过我们这次活动,大家能看到紧跟山东发展的节拍、紧跟时代发展的洪流,山东经济乃至文化地区的发展。

  记者:请问于海丰主席,山东电影事业在改革开放的40年里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成就,那未来山东电影事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和趋势?

  于海丰:在省委宣传部的领导下,在省广电总局的领导下进行的,我们电影家协会这几年主要是在中国电影家协会的指导下进行业务这方面的开展活动,至于政策和这些措施的把握,我们都根据政府的指导下来进行的。

  记者:温玉娟老师您好,您是一名从山东走出的优秀表演艺术家,请问您对山东电影有怎样的印象?

  温玉娟:《喜盈门》电影三十八年了,改革开放四十年,1980年就拍了《喜盈门》。一个演员能够拍一部戏,拍一部什么样的戏?给大家带来快乐、开心同时能让大家悟到东西,或者改变他对生活的态度,我觉得我很幸运,我就拍了这么一部戏。因为这部戏它是从家庭入手,这个点在家庭,但它是辐射社会。

  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矛盾,人睁开眼睛就生活在矛盾当中,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喜盈门》的水莲做得特别好,她能忍让、能顾全大局、能够有爱心。

  80年代我们就塑造了这个人物,我们现在就讲人要有大爱,要有奉献,我觉得水莲全做到了。我希望生活中多一点这样的水莲,能够让家庭和谐、能够让朋友和谐,人人都能这么做,我们的社会就更和谐,我们国家发展的就会更快。

   

  记者:石凉老师您好,您在荧屏中饰演的许多硬汉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据我所知,您在走上演艺道路之前还从事过很多职业,曾经这些经历对您现在的艺术道路发展有哪些帮助吗?

  石凉:在入这一行之前,我确实干过好多别的事,教过书,在公司里做过各种不同的工作,最后完全是误打误撞地进了这一行。以前的经历肯定会有帮助的,比如我在律师事务所干过,后来我演过老师、商人,以前的那些经历都是很有帮助的,他会给你一些启发。做演员不是最主要的,一个人要自己多少有一点点悟性,要有一点阅历,最重要的还是要不断地学习.

   

  记者:岳红老师您好,您在演艺事业道路上获得过许多成就,不仅如此,您的女儿也受您身传在演艺之路上大展光彩,那您对年轻一代的演员有哪些寄语和期待?

  岳红:我觉得这个时代一直在前进,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基本上是被拍到沙滩上的,未来都是年轻人的。我觉得现在的年轻演员他们非常地努力,给我们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形象塑造出来,希望现在更多的年轻演员能够像刚才石凉老师说的,能够多一点学习、多一点社会经验、多体会人间的冷暖,才能够把新的角色塑造得更有血有肉,我们有更多的光彩。

  记者:范雷老师您好,您曾经拍过一部电影叫《日照好人》,再现了山东人民乃至全国各地区人民的抗震救灾义举。您认为山东人是什么样的,有哪些特点呢?

  范雷:朴实、热情。我是舞台出身,全国各地各种演出,到山东观众的热情是最多的,我年轻的时候就深有体会。

  十年前汶川地震举世震惊,当时我们组织文工团第一时间奔赴前线去演出,那个时候我已经投身到影视圈,回来之后我想要拍一个这方面的电影多好,恰恰这个时候导演给我打电话说《日照好人》,这是一个真事,我一看这个本子肯定太辛苦了,从山东日照用农用三轮车开到四川,一路这么拍,十分不易。

  记者:于月仙老师您好,您出演过许多乡村主题的影视剧,在您乡村爱情里的饰演的角色深入人心,您觉得乡村题材的影片有哪些吸引人的地方?

  于月仙:说到乡村题材,我是从2005年开始涉足乡村类的题材,在此之前我一直被乡村题材拒之门外,从上中戏的那天起好多剧组只要有乡村题材的,到学校去选演员,只要看到我,大家说:她的长相不适合,偏洋气,所以没有找我。当有一天我遇到《乡村爱情》这部戏的时候,我自己暗暗下了决心,我要挑战一下,我是可以演乡村戏的,我要证明给大家看。

  没想到,我这一步跨出来,脚太大了,一直拍到现在十几年,我现在等于扎根在泥土,非常地享受在这个泥土里打滚的日子,每天跟村民打交道,跟泥土打交道,所以我觉得乡土戏非常扎根、很接地气,我愿意一直演下去,只要有需要,能够给大家送欢乐的话,我就一直演下去,这是我作为演员的一个职责和本能。

  记者:袁学强老师您好,您是咱们山东老乡,您创作的许多优秀作品都体现出了浓厚的乡村生活气息,质朴乐观幽默,人物刻画栩栩如生,这都与您的个人经历紧密相关。那您认为一个好的编剧是否需要丰富的阅历呢?对于阅历尚不足的年轻编剧,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袁学强:我说什么都可以选择,唯一你的出生地和你出生的家庭不能选择,我是山东人,特别自豪老天爷把我放到了山东,这块土地养育了我,而且我们山东人无论走到哪里,口碑特别好,这是值得骄傲的。尽管走出家乡,心一直牵挂着家乡的变化。一个演员能够拍一部戏,给大家带来快乐、开心同时能让大家悟到东西,或者改变他对生活的态度。

  记者:王坪老师您好,您执导的多部作品曾获得多项大奖,您也曾是山东电影制品厂厂长,您能否谈下您对山东电影发展的感受,以及对山东电影未来发展的期望?

  王坪:伴随山东电影走过来的,我们一直坚持和现代中央所要求的一致的方向,咱们就是贴近生活,写普通人的情感和心灵,将来的发展还是要这样去走。从昨天开始,我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被聘为山东艺术学院的电影学院院长,从今天开始就要关心怎么培养山东的电影人才,为山东的电影培养新生力量。

  记者:杨国栋老师您好,您创作的《日照好人》体现了咱们山东人大仁、大义、大爱的精神,广受好评。您也是地地道道的山东人,今后您还会创作更多体现山东地域特色的作品吗?

  杨国栋:我们是来学习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对山东电影做一个思考,在来的路上我们还在思考面对新时期怎么走下去。山东的电影特别是近几年,一般是意义大于意思,我们怎么能够做到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这么一部电影?这是我们以后面临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作为晚辈,这几年我做电影也是半路出家,王坪导演也是在多多栽培我,也在摸索,我近期有想法,也在努力。祝本次活动能够圆满成功,祝贺山东电影能越来越好。

  记者:我是《士兵突击》的铁粉,这部电视剧看了五六遍了。想问范雷老师一个问题,范雷老师,我看你饰演过很多角色,每个角色性格也都不一样,也在各种各样的剧和电影里面饰演不同的人生,表演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什么独特的魅力吗?

  范雷:表演意味的是累。为什么这么说?你想做得更好的话,我们演员很多灵感从生活里来,不断地去学习生活、体验生活、观察生活。可能在电影学院里面从基础就是这么教的,但是一直贯彻下来才能成功。打个比方说,大家伙看到大街上打架的觉得真好玩儿,我们观察的可能是他为什么这么高兴、为什么他哭,很累。别人看电视剧觉得这太感人了,我们想如果他眼泪多点,再含着点就更好了,老是这样想。

  记者:石凉老师,刚才你说到从事过非常多的职业,最后选择留在了演员这一行,对你来说表演这件事情有什么独特的吸引力让你一直从事这个职业?

  石凉:我刚才说完全误打误撞,在这之前做的都是比较中规中矩的活,好多是坐办公室的。后来进了演员这一行。这一行真的挺累人的,它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观察,这个得将心比心。我们演员这一行说白了,你要钻到另一个人的皮囊里头去,然后让人觉得你像他,你就是他,这其实是最难的。

  我们做演员吸引力最大的也就是这一个,也是最有挑战的,而且你自己最大的乐趣也就在这里。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给人造出来一种假象,然后让人觉得这是真的。表演就是这样,我们的乐趣就在这儿。

  记者:想问于月仙老师一个问题。去年你在《演员的诞生》里有精彩演出,你觉得什么类型、什么题材的影视作品是你最有兴趣的?

  于月仙: 作为一个演员,无论遇到什么角色,其实都是人生的一种享受。我在演艺圈之前在教育界当了五年的老师,但是这些年给了我很多的沉淀。等我走上演艺圈的时候,当老师给了我很多的铺垫,使我分析剧本、研究人物能够完完全全地沉静下来,敢于撕破自己。


责任编辑:殷会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