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济南吴家堡现“新涌泉”?是自流井 水政监察人员表示要“封井”

2019-01-17 09:20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已拆迁的吴家堡片区发现“新涌泉”,涌水量据说高达“每小时6立方米”,水质在老百姓看来“比黑虎泉还好”,携带水桶“公交+步行”来取水的人络绎不绝……看起来是个新发现和新福利,却得到赶来的水政监察人员提出的“封闭”处理意见。一处济南西郊水源的未来走向,被“打水人”们密切关注。

  济南吴家堡现“新涌泉”?是自流井 水政监察人员表示要“封井” 

  16日,家住大金新苑的辛守忠骑电瓶车花费半小时来此打水。 记者刘玉乐 摄

   鲁网1月17日讯  已拆迁的吴家堡片区发现“新涌泉”,涌水量据说高达“每小时6立方米”,水质在老百姓看来“比黑虎泉还好”,携带水桶“公交+步行”来取水的人络绎不绝……看起来是个新发现和新福利,却得到赶来的水政监察人员提出的“封闭”处理意见。一处济南西郊水源的未来走向,被“打水人”们密切关注。

  有人坐公交来打水据称“比黑虎泉还好喝”

  在口口相传间,济南吴家堡片区一处“泉眼”被更多人熟知。摄影爱好者毕乃田1年前知道这件事。他感觉喝不习惯自来水,经常利用户外爬山、摄影机会,顺便带水回家煮饭、泡茶。此前,他一直开车前往长清区五峰山等地取水,后来听驴友提起,吴家堡片区有处自喷“泉”水质特好,“何必舍近求远?”

  毕乃田找到这里,像发现世外桃源一般。传说中的“泉眼”位于原棉花张庄村驻地北侧,自济齐路上26路棉张站牌下后,北行100米就到。一次取水后,便喝上了瘾。此后,他每隔10天开车到此处取水10桶,家里自来水只做洗碗洗菜和洗衣洗澡用。

  1月16日下午1点半,取水人络绎不绝。在墙上贴有“饮水重地 饮用水源 严禁污染”提示牌机井房侧面,是出水口的所在。一段成年人手腕粗的尼龙软管,从机井房内伸出,水哗哗流进水桶里,5升的水桶,十秒左右被灌满。

  “水是温的,18摄氏度左右吧。”打水人辛守忠说。他家住在10公里以外的大金新苑社区,骑电动车到此花费半个小时时间。他说,泡茶、煮饭都用这些。

  在场的数十位取水人对水质赞不绝口。辛守忠说,“我感觉从黑虎泉里打回来的水没有这么好喝。”70岁的赵顺祥说,“这水喝凉白开的话,感觉有点甜头儿。”他还强调:“有人做过对比,这里的水放20天还能饮用,而其他水只能放10天。”不

  用水泵抽取可以自己从地下涌出来

  随着吴家堡片区被纳入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建设规划,棉花张庄村和周边的很多村都进行了拆迁。据前来打水的市民介绍,这处“新泉”就是在拆迁之后出现的。

  王桂凤是棉花张庄村村民。当天下午,她正在出水口洗衣服,与旁边来来往往的取水人互不干涉。在零摄氏度以下的天气中,这水的温度让她感觉洗衣服手不冷。

  因自家养鱼池还在旁边,白天要来照看,王桂凤经常顺便在此洗洗衣服,并带些水回家做饭。

  王桂凤嫁入这个村30多年。她肯定地说,水就是从旁边房子里流出的。房子是原来村里的自来水站,里面是井口。自己原来并不知道这是一口自流井。直到村庄拆迁,水管被迫断开才得知,此处的水不用水泵抽取,可以自己从地下涌出来。

  王桂凤回忆,这口井打通后,村里自来水管道从村东另外一口机井转到这里。棉花张庄村已喝这口井六七年时间。“周边村庄的人都说,我们村的水比其他周边村更好喝。”

  在棉花张庄村村委会,村主任确认,这是一口自流井,不用抽水自己哗哗往外淌。拆迁后,才导出水管实现自流。当问及流量,他估算“大约是每小时6立方米”。

  这位村委会主任补充,房内井口直径大约30厘米,这么大的出口,地下水也是汩汩往外涌。当年通自来水时,将大井口改成直径5厘米的小口。

  水政监察人员要“封井”遭取水人反对

  对于这口自流井的未来,取水人颇为关注。80岁的李洪城建议,应好好地修一修。而辛守忠建议,借鉴黑虎泉的模式,保护起来,一方面做成景观,另一方面还可方便游客取水。赵顺祥建议换一根干净点的水管,更便民一些,他透露,现在出水口的一段短管是自己接上的,为了防止取水人摔倒,他还从旁边拉来一块水泥板铺上。大多数人担心,未来国际医学中心开建,这上面盖上大楼,井会被填埋。

  陆续有人甩下两句建议,拉着水,开车离开。

  下午3点10分,两个身穿“水政监察”制服的人从一辆喷着“行政执法”的车辆上下来后,对着电视台的摄像机表示:“这应是一口自流井”,“属于原棉花张庄村的自备井”,“首先进行封井,再查明这口井的归属,对这种浪费水的行为,严厉查处!”

  刚才谈论这口自流井未来的取水人听到要“封井”,明确表示反对。赵顺祥说,执法要取最大公约数。“水政监察”工作人员称,这是对地下水资源的浪费,根据相关规定,先封井再讨论。赵顺祥反驳称,“黑虎泉、趵突泉每天都这么淌水,也没有人说浪费。”

  随后,工作人员打电话,叫村里的“机井房”管理人拿钥匙开门,执行“封井”。但交涉了半个小时,没见有人前来开门。

  当年打井钻到380米是否封闭尚无定论

  记者来到自流井北侧约1公里的一处简易房里。这是拆迁后棉花张庄村村两委的临时驻地。房间里围坐着5个人,是村两委部分成员。

  村委会主任谈起这口井的来历:应是2010年后,水利部门来到村里,沟通打井的事情。据说是为勘探京沪高铁周边的地质情况。当时村里不愿意在本村范围内打井,但水利部门称“从卫星地图上看到,只能选择这里。”后来经过村两委代表村民进行沟通,打井方同意将井留给村里使用。

  “这口井的深度是380米,不是一般的深。因此才会打出这么好喝的水来。”“绝对可以称得上矿泉水,水烧开后有少量水垢,应该含有多种矿物质。”“曾经做过测试,水的ph值较低。”因为水质好,村里决定将原来从村东的自来水水源改为这口井,重新敷设了300多米的管道。

  村委会主任强调,这口井不能说封就封:“棉花张庄村应周边村民和城里市民要求供水,满足了喝水需求。现在住在大明湖边的人,都提桶过来取水。”

  谈到浪费水的话题,村主任答复,其实只留了一个很小的出水口供人取用。“这样吧,村两委成员从今天起轮流值班,白天固定时间放水,晚上关闭。”当晚棉花张庄村将出水口阀门关闭。

  (来源: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方媛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