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正文

95后教育"新兵"山村教学生活:告别外卖、网购、电影

2019-03-07 09:18 来源:生活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期末考试结束后,拿着奖状和奖品的学生们蹦跳着走出校门,充满欢声笑语的校园逐渐归于沉寂。我转身向学校里面走去,心中五味杂陈:我从教的第一学期就这样结束了……”看着一个一个教室的灯熄灭,学生们相继离校,济南市历城区岩棚小学的新老师鞠昆山提笔写下了他这一学期最真实的感受。

   

  鞠昆山为学生们点评寒假作业。

   

  上学期末,鞠昆山为每名学生写了一首诗,来点评他们一学期的表现。

  鲁网3月7日讯 “期末考试结束后,拿着奖状和奖品的学生们蹦跳着走出校门,充满欢声笑语的校园逐渐归于沉寂。我转身向学校里面走去,心中五味杂陈:我从教的第一学期就这样结束了……”看着一个一个教室的灯熄灭,学生们相继离校,济南市历城区岩棚小学的新老师鞠昆山提笔写下了他这一学期最真实的感受。

  这名因“好奇”而选择到山村教学的95后老师,告别了电影、外卖、网购,来到没暖气、没宿舍、没公交车的“三无”山村学校教书。为什么从“985高校”毕业后选择来到山村?带着疑问,记者前往位于港沟镇岩棚窝村的岩棚小学,听听这名教育“新兵”讲述自己的山村教书路。

  自掏腰包给每名学生买奖状

  “鞠老师和别的老师相比跟我们更亲密一些。”六年级一班的王耀宗表示,有的时候能把鞠老师当成朋友而不是老师。记者到达岩棚小学时,穿着藏青色工作装的鞠昆山正在操场巡视同学们做早操,他时不时地纠正孩子们的动作,偶尔停下和其他老师交谈工作情况。

  课间操后,鞠昆山去班里上语文课,由于刚过元宵节不久,在课堂上鞠昆山很自然地问是否去看花灯了,孩子们特别兴奋地回答“去看了”。鞠昆山指着一名回答他的同学笑着说:“我也去了,我咋没看见你们?”

  鞠昆山告诉记者,可能自己和他们年龄差距比较小,所以相处很轻松,“刚来这里学会炒菜的时候,冲着学生们炫耀,结果被学生们嘲笑‘老师这么大还不会炒菜,我炒的比你炒的好吃多了’,我承认我在做饭这方面确实不如他们。”

  现在和孩子们的相处模式是鞠昆山想不到的,他坦言,这里的孩子由于家庭原因没有自信心。“我们班31个学生有9个家庭不健全。刚来的时候,同事们都说我带的这个班从一年级开始学习就很‘慢’。第一次开班会,有个环节是介绍优缺点,所有孩子都说没有优点,缺点倒是说了很多。期末我自掏腰包给孩子买奖状,我觉得哪有没优点的孩子呢,成绩好的给他发优秀奖状,进步的发进步奖状,成绩差但热爱劳动的发劳动奖状,每个人都有。”

  “学习文艺都积极,最美看你在努力。新年气象更阳光,开朗乐观有朝气。”

  “认真进取有进步,积少成多会丰富。新年努力更值得,愿你韶华不辜负。”

  除了自买奖状外,期末鞠昆山还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写了一首诗送给他们。鞠昆山一边翻诗集一边向记者介绍,这是他们班自己做的诗集,不管学生写的好差都收录进里面。记者注意到,这本诗集是用A4白纸打印出来装订,外面包了一个透明书皮,前面是学生的诗,后面是鞠昆山写的诗,“我希望通过这些能让学生爱上写诗。”

  鞠昆山在一篇文章里写到:“上班期间,我绝大部分时间是和学生们在一起。中午吃饭后,没事便去教室与学生们聊会儿天,课间休息也常随便地和学生开几句玩笑。下午放学,我出去买菜,便和学生们一起走出校门,边走边聊,了解他们的学习近况、生活烦恼和课外活动等情况。我努力成为他们的良师益友,我相信,学生只有‘亲其师’,才能‘信其道’。”

  放弃考研选择山村小学教书

  半年前的鞠昆山还是山东大学威海校区一名准备考研的大四学生,“我在大四9月份刚开学的时候,一心想考研究生,政治基本上都背完了,这时候辅导员跟我说教育部有个‘农村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去比较贫困的地方当老师。”

  鞠昆山告诉记者,下午2点多听到辅导员这个消息,5点就报了名,那个时候距离农村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面试只有1个星期的准备时间。“报名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个培养计划是什么,在此之前我都在准备考研,报完名立刻转手准备面试。”鞠昆山说,自己“先斩后奏”跟家人说的时候他们都有些蒙了,“我妈就说你不是在准备考研吗,每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特别担心我年轻被骗。”

  对于为什么放弃考研选择去山村当老师,鞠昆山说,最大的理由是“好奇”。“我对农村学生的现状,农村教育的现状都很好奇,有的老师问我是不是三年后离开,我说还真不一定,来了半年我还对农村教育怀有好奇心,如果那个时候我的好奇心还没满足,我可能不会走。”有同事看他工作热情高涨,便开玩笑地和他说,等过一段时间你就没有这么高的积极性了。对此鞠昆山说道:“我觉得同事说得有道理,我之所以有这么高的工作热情,是因为我初上讲台,对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好奇。但我同样认为,随着我对工作的深入熟悉,我依然会具有高昂的教学积极性,因为我喜欢教育这种感觉。”

  不过鞠昆山也向记者表示,无论未来如何他都会走老师这条路,因为当老师是他长久以来的梦想。所以上了大学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自己还考了教师资格证。

  身兼7职忙翻天,刚来睡门板

  当然,鞠昆山的高涨热情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差点被“浇灭”。今年农村学校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只分配了4名老师到济南,鞠昆山是唯一一名男老师。在来到岩棚小学之前,鞠昆山也想过学校可能比较贫困,没有宿舍,一个男人也可以忍受,但没想到刚来的时候连床都没有。

  “我本身家就是潍坊农村的,小时候上学条件也没有那么好,但没想到这里的生活还是不一样。”鞠昆山告诉记者,刚到学校的时候,男老师很少,没有住校的男老师,所以鞠昆山暂时与两位门卫师傅住在一进教学楼的临时传达室里。“我最初的床是在两把长条凳上面放一块木门板,睡觉时不敢怎么翻身,怕门板晃动后会突然落到地上,而且门板宽度有限,也不允许我做大幅度的翻身动作。”

  记者去采访时鞠昆山已经有了自己单独的宿舍,也有了一个上下铺单人床。当记者问刚来时他睡的木板现在在哪,能不能看一眼时,鞠昆山去教学楼后面的楼梯隔间里将木板拿出来,放在板凳上晃了晃道:“你看,特别不稳,板凳也快塌了。”

  住宿条件的不便鞠昆山还能适应,但提起交通来,鞠昆山就有些无奈了。“这里是整个港沟的最南边,只通一班公交车,可以说是我们的‘生命线’,前段时间要去市区听课学习,9点的会议8点半我们还堵在路上,等到了那里基本上都完了。但是我起得真不晚,五点多就起来等第一班公交,还是赶不上。”

  据鞠昆山介绍,目前自己不单是语文老师,还身兼品德与社会、美术、传统文化、综合实践这几门课程,另外他还是六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和学校大队辅导员。学校目前有400多个孩子,但老师只有20几个,每个老师都教四五种课程,校长、副校长也要教课。

  “现在小学生提倡个性化发展,开设的科目很多,所以我每天忙到晚上11点多是常有的事,最忙的时候一天只有一节不是我的课,上厕所跑得比学生还快。一开始做这么多很不适应,而且我还有点‘强迫症’,不想只按照教案讲,想教得更生动有意思,学生喜欢听。”鞠昆山说道。

  “山区的孩子们家庭条件和生活环境往往不如市区的同龄人,但他们对于美好未来的渴望依然具有冲破岩石阻隔的强大力量。我们这些教育者更有责任为所有幼小的梦想插上翅膀。我希望可以撒下一粒粒种子,终有一日,它们的盎然生机会染绿漫山遍野,会让大山深处绽放生命的光芒。”即使每天很辛苦,但鞠昆山仍表达了对山村教育的信心。

  (来源:生活日报 记者 刘晓旭)


责任编辑:殷会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