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热点 > 正文

极地“止游”记

2019-10-28 06:37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我还想再去南极,但我决定以后不再去了。”这是王力丽在她的极地日记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鲁网10月28日讯 “我还想再去南极,但我决定以后不再去了。”这是王力丽在她的极地日记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

王力丽在南极

  随着近年来南极游日渐走入大众视野,“人迹罕至”这个词似乎已经不适用于这片极寒大陆。济南57岁的旅游爱好者王力丽在经历22天南极之旅归来后,将旅行期间的所见所闻集结成册,出版了一本十万字的“止游”游记。书中记录了她在南极看到的冰川融化、垃圾污染、鲸鱼锐减等令人痛心的景象,呼吁大家保护环境,爱护南极。

  借钱旅行

  “提起南极,对我们多数人来讲,都是遥远的、神秘的,可望而不可及的。在我的印象中,能踏上南极这片净土的不是探险家就是科考人员。”今年57岁的王力丽是一名旅游爱好者,退休后,她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一场读书会,她结识了一位旅行摄影师,在他分享了自己的南极之旅经历后,王力丽彻底听入迷了,再也抑制不住对这片极寒大陆一探究竟的渴望。

  通过咨询旅行社,她得知,普通人想体验一把南极之旅着实价格不菲,报价从10万元到50万元不等,这让退休金并不高的她有些犹豫。但来自家人的支持打消了她的顾虑,“爱人和孩子知道我热爱旅游,都鼓励我抓住机会,实现梦想。”于是,王力丽把心一横,借钱凑足了旅费。

  去年1月份,准备了4个月之久的王力丽从济南出发,踏上了为期22天的南极之旅。“南极对我来说,既陌生,又具有强烈的吸引力、诱惑力。”为了记录这次难得的经历,她特意带了笔记本,将沿途看到的一切写进日记。由于极地之行比较消耗体力,当天的旅程结束之后,同行的队友们大多早早入睡,王力丽却拿着笔在台灯下奋笔疾书,常常写到凌晨一两点。“有时候实在太累,写着写着就睡着了,被笔从手中掉落的声音惊醒后,揉揉眼睛再接着写。”

  爱写作的她很快在这支40人的旅行团中小有名气,队友们都喜欢和她分享旅行中的见闻。她的笔下,记录了游轮穿越全长970公里的德雷克海峡时,经历了两天两夜的疾风大浪时的惊险;第一次踏上南极陆地,遥望冰山、拜会企鹅、参观长城科考站、初识万年苔藓和蓝冰的震撼;结识以前只在录像中见过的研究和守护南极的科考队员,对年纪轻轻就来过南极百余次的志愿者的敬佩……王力丽的文字令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阅读时仿佛跟随她一起在南极巡游,见到了那令人神往的白色净土。  

  孤独的鲸鱼

  归来后,朋友们对她分享的旅行日记赞不绝口,在大家的动员下,她开始着手整理十万字的游记,准备出书。

  “旅行的激情褪去后,从新审视这次南极之旅发现,最难忘的竟然是对这片净土正在被破坏的痛心。”王力丽回忆,这次南极行程的最后一天是乘船在威尔敏纳湾巡游。当地船长告诉她,这片海湾曾是鲸鱼的繁殖地,是当地有名的“鲸鱼湾”。鲸鱼多的时候,可以从岸边一路踩着鲸鱼背走到海对岸。直到100多年前,人类发现了鲸鱼群并建立了捕鲸站,架起了炼油炉,安置好宰杀台,竖起巨大的储油罐,大量残杀鲸鱼,海湾的水被鲸鱼的血染成了红色,到处堆满了鲸鱼的残骸,美丽的海湾成了鲸鱼的坟墓。“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猎杀之后,现在的威尔敏纳湾已看不到当年密密麻麻的鲸鱼的情景了。转悠了半天,我们只见到了一只孤独的鲸鱼。”

  一开始抱着新鲜刺激和浪漫想象走向南极的王力丽,随着旅程的深入,心情慢慢变得复杂,甚至十分沉重。“领队告诉我,我们的首次登陆点菲尔德斯半岛,5年之前还是一座白雪皑皑的冰山,因气候变暖的原因,现在已经裸露出大面积的黑色礁石,看上去就像国内常见的普通海岸线。受此影响,之前生活在这座小岛的企鹅也被迫跟着冰岸线迁徙,生存环境和习惯被改变。”

  不仅如此,游船上,她亲眼看一位游客随手一扔的烟头,被迅捷的信天翁一口叼走。“这些常见的生活垃圾、人类陋习,在纯净的南极显得那么刺眼。”这些所见所闻,让南极归来的王力丽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人类的选择对自然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大,不久的将来,或许一个个企鹅的名字在地球的户口本上就注销了。”

  “止游”游记

  根据国际南极旅游组织行业协会(IAATO)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南极旅游季,全球赴南极旅游人数创历史新高达51707人,比2016——2017旅游季增长了16.54%,其中中国旅客数量由10年前的99人暴增到8500人,10年增长了85倍,成为南极旅游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客源国。

  这让王力丽萌生出写一本“止游”游记的想法。“有时候我会想,我自己去过了,就不想让其他人去,这种做法是不是很自私。但南极被称为地球上最后一片纯净的土地,生态环境极为脆弱,少一个人去南极,就是对南极、对人类这块最后的净土的一份贡献。”

  王力丽表示,IAATO为南极游制定了极为严格的行为规范,单是环保规范和注意事项就有30余项,有些要求甚至堪称苛刻:比如为了保护南极远离侵略性物种,游客必须彻底清洁和检查衣物,包括口袋、尼龙搭扣、裤管褶边、鞋底,确保穿着物品没有尘土或有机物。登陆前,她还要再套上经过消毒的防水靴和干净的冲锋衣。登陆后行走路线也必须按照领队的规定,不能随意游荡,更严禁踏足在青苔覆盖的土地上,避免损伤植物。一旦出现违反要求的情况,游客本人甚至整个团队都可能无法再次登陆。然而,即便如此,在旅行中,她仍亲眼看到冰川上那些被游客遗弃的塑料垃圾……

  “环保是南极游中最不可忽视的关键因素。对于人类来说,有的地方可能不去便是对它最深的热爱、最高的敬意和最好的珍护,比如南极。”今年,她的以环保为主题的南极游记终于出版,在最后一篇文章中,她描述了对这次旅行的难舍之情,但仍决定,今生绝不再踏上这片海域和土地半步。(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