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社会 > 正文

告别“水窝子” 济南长清15.7万滩区群众陆续圆梦安居

2020-06-29 09:09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窝”在黄河滩区里,大多数村民一辈子就干三件事:种地、抗洪、盖房。

  “窝”在黄河滩区里,大多数村民一辈子就干三件事:种地、抗洪、盖房。

  黄河滩区的村庄,也被戏称为“被河水追赶的村庄”——平日里,村民们靠水吃水,然而一旦洪水来袭,裹挟泥沙的河水肆虐,漫过庄稼、冲毁房屋、淹没村庄……

  为了圆全省60万滩区群众的安居梦,2017年8月,山东省全面启动黄河滩区迁建,这场志在改变滩区百姓命运的时代工程,由此拉开大幕。

   

  位于孝里镇的孝兴家园,149栋安置楼已全部封顶。

  去年起,长清黄河滩区的居民陆续搬进了外迁安置房。告别了生活多年的家园,新生活的篇章正在开启:他们终于有了稳稳的幸福。

  配套设施齐全

  “拧开水管就有水打开开关就能做饭”

  一个月前,济南长清孝里四村的村民陆续拿到了新房钥匙。6月28日,他们收拾行装陆续迁往新家。新房位于孝里镇的孝兴家园,目前149栋安置楼已全部封顶,预计8月底全部交完钥匙,9月底全部入住。

  “现在进入内外装修阶段。一期的四栋楼,共计288户已经交钥匙,水电路三通,达到了入住条件。剩下的竣工验收之后逐步交房。预计8月底全部交完,9月底全部入住。”孝里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张广港说。

   

  长清黄河滩区总面积226平方公里,共涉及224个行政村、15.7万人。此次搬迁是长清史上规模最大的迁建工程,采取外迁安置、筑堤保护、旧村台改造提升、撤离道路改造提升四种方式。孝兴家园是全省最大并且唯一超过3万人的外迁安置社区。近日,记者在孝兴家园看到一、二期区域的道路和绿化基本完成,村民们有的忙着装修,有的忙着搬运家具,准备入住。

  李倩在楼前擦拭玻璃茶几,她的新房就在身后这栋楼的1层,一聊到新房,她热情邀请记者进新家看看。

  李倩的家120平方米,三室两厅,朝南的是主卧和阳台,两间次卧和厨房朝北,卫生间和厨房都有瓷砖,太阳能也安好了。房间里还摆放了很多瓷砖、油烟机等样品。李倩的丈夫陈源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俩是做装修生意的,这一批四栋楼都交了钥匙,有装修需求的自然也不少,夫妻俩看到了“商机”,把家里临时改造成了“装修洽谈室”,一天下来,谈妥的有四五户。

  这栋楼9层有一家正在装修,房主不在,一对夫妻正在铺设地砖,他们也是附近村子的。“楼房真是不一样啊,每个房间都有暖气片,我们家也要了新房,听说今年秋天就能住进来了。”夫妻俩说。

  几位姚河门村的村民趁着麦收结束,提前来这里“探探路”。“最满意就是这厨房了,拧开水管就有水,打开天然气开关就能做饭,现在住在村里,吃水、做饭都不方便。”一位安姓村民告诉记者,姚河门村西北紧靠黄河,处于孝里镇黄河段低洼处,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村民也即将外迁安置。

  避水灾和建房子曾是滩区居民的两大主题

  “更好的日子等着我们”

  黄河滩区待搬迁居民的生活状况如何?从孝兴家园驱车十几分钟后,记者来到了姚河门村。

  同其他沿黄村庄一样,村里没有很老的建筑,被数次垫起的村台,最高的达5米。村台上还留有排水沟,以便雨水能及时流出。

   

  姚河门村一户村民即将搬离的旧房

  83岁的安进涛一直生活在这里,在他的前半生中,水灾和建房是生活中的两大主题。他一共盖了4次房子。

  安进涛对黄河又爱又恨。在他的记忆里,自己家被黄河水淹过三次,最近的一次是1976年。他对那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黄河水把整个村都围了,是当兵的一次次冲进来,开着船,把我们拉出去。”从他家出来,走下高高的村台,再向西走不到500米,便是黄河。安进涛说,为了避免黄河水再次侵袭,他把地基打的高于地面一米多,建房时选了更为坚固的石头。“刚开始是泥坯房,水一来就倒。后来又被淹了两次,最后这次,我打好了地基,黄河水又来了,把我地基冲坏了。”说起过往,他感慨不已。

  “在黄河滩区盖房子,很难很难。为了防洪,需要先垒台子,再在台上建房。所以当地有“三年攒钱,三年垫台,三年建房,三年还账”这句俗话。安进涛的儿子告诉记者,“往往是好不容易建成了房子,一来大水,又给冲没了。”

   

  但对于黄河,安进涛也充满了感恩。靠水吃水,年轻时的他,靠着下水捕鱼和撑船摆渡养活着一家人,老伴也是当年他撑船摆渡时认识的。“那时候从河东到河西,坐一次船五毛钱,一船能坐十来个人。”安进涛回忆,那时候的黄河比现在“凶猛”得多,“还翻着浪花,我摆渡的时候船翻过一次,我游上岸了,船沉底了。”

  安进涛说,他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住上楼房。“听说有暖气,卫生间也在屋里。”只是,养了8年的大黄狗,他不知道能不能带上楼……

   

  午饭时间到了,安进涛一家四口围坐在餐桌上,老伴端来一大碗稀饭,那是她用捡拾的柴火熬的,“想想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我这间破屋。”老伴喝着稀饭感慨着。“更好的日子等着我们哩。”安进涛推了推眼镜,笑眯眯地对老伴说。(济南时报 记者:薛冬 梅寒 摄影:郭尧)


责任编辑:赵嘉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