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济南 > 社会 > 正文

从“三大件”里看变迁 感受不一样的新生活

2020-07-24 07:13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1975年2月8日,妹妹和邻居天惠妹妹骑着自行车去山水沟接上新娘子,我对象娘家妹妹李薇和邻居安美又骑上自行车,把她护送到小纬六路南街的新房来。” 73岁的济南人崔兆森说起自己结婚那天的场景,如在眼前。

  鲁网7月24日讯 “1975年2月8日,妹妹和邻居天惠妹妹骑着自行车去山水沟接上新娘子,我对象娘家妹妹李薇和邻居安美又骑上自行车,把她护送到小纬六路南街的新房来。” 73岁的济南人崔兆森说起自己结婚那天的场景,如在眼前。

  崔兆森有一座名为齐泉的家庭博物馆,收藏的都是自己从小到大生活中用的物件。因为这座博物馆,崔兆森出了名。省内外很多媒体报道过他和他的博物馆,藏品曾被省博物馆借去举办展出。他收藏的全套《大众电影》、他坚持写了几十年的日记都曾被央视借去做节目。这次,他和本报聊起了国人结婚消费的变化。

崔兆森的博物馆里收藏了一些老物品

  房子家具

  1975年2月8日我结婚,至今已经45年了。当时,刚开始流行“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是“三转”,“一响”是半导体,也就是收音机。不过,我打算先说说房子。

  1956年,我9岁,我们家搬到济南小纬六路南街居住,住的是平房,总计57平方米。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大家子十口人挤在这处小房子里。

  那个时候,大部分新婚夫妇都是和老人、兄弟姊妹住在一起。新人结婚了,也就是在原来的家里增加一个床。我还算幸运,当时我哥哥去了西北支边。1975年,我们结婚的时候,有了15平方米的一间屋。20世纪70年代初,流行打水泥地。我结婚前,父母请朋友来家里,帮忙打了水泥地面。那时的房子也没有吊顶,是我哥哥在墙上砸了木楔,拉上铁丝,糊上报纸,就当是吊顶。

  结婚还得凑够多少条腿。这个腿指的是家具的腿,有“72条腿”或“36条腿”的说法。家具都是最基础的,都是找人定做。床、衣柜、桌椅这些木制家具,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崔兆森向记者讲述往事

  三转一响

  自行车是当时结婚流行的“三转一响”中,最重要的一转。那时候,老百姓上班、走亲戚、去商店,不是骑自行车,就是坐自行车。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对象就是坐着自行车来的。说起来,我们俩真正买第一辆自行车还是在婚后第二年。当时,女儿已经出生了,为了方便我对象每天中午回家照顾孩子,我们买了一辆不带大梁的永久牌坤车。上街行驶前,我先去上了非机动车行车执照,在车把正中间打上了钢印号。

  手表是另“一转”。建国初,有钟表的人家不多,老百姓对时间的认知,源自济南东流水那边电灯公司的汽笛声。每天早晨六时、中午十二时、晚上六时,电灯公司定时拉笛。1974年,我在部队提干以后,经过申请,购买了一块上海牌全钢手表,花费了120元,相当于我当时两个月的工资。缝纫机也是后来买的。改革开放之初,市场上很少有成衣出售,孩子们的衣服更是少得可怜,都是穿妈妈做的衣服。

  说句题外话,当时结婚的三大件等物品,必须要凭票购买。那会儿,各种票会首先发到各个单位,各单位再分配到各个部门。如果部门里有要结婚的同事,那么部门就召开全体人员会议,大家举手表决。举个例子,1975年,我妹妹刚参加工作时抓了一张煤气炉子票,我们家自此用上了煤气炉子。

  提档升级

  那时候,结婚礼物无外乎脸盆、镜子、被面、枕巾、暖壶这些东西,镜子上还用广告色写上字。在这些礼品名单中,暖壶总是被高看一眼,上海制造的更是受欢迎。

  那时候,婚礼很简单。我当时所在部队驻地在济南,我结婚那天,战友们都骑着自行车来到我家里,亲戚们来得也不少,喝个茶、吃块糖,大家一起聊聊天。那时候,还没有婚礼吃饭这一说。

  转眼就过去45年了,那时候的一幕一幕,就像在昨天。

  改革开放以来,不仅咱们国家的经济水平逐步提升,老百姓的物质生活也日趋丰盈,家庭生活也不断提档升级。1979年11月4日,我们一大家人凑钱,一共花了420元钱,买了一台济南产泰山牌黑白电视机。

  20世纪80年代,我家有了彩色电视机、电冰箱;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家装上了固定电话,用上了BP机、手机。我们家的住房也发生了质的飞跃,从改革开放之初十口人住57平方米的房子,一跃到现在,我们老两口住着一百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

  时代发展,结婚消费也随之发展。刚开始的“三转一响”变成了80年代的冰箱、彩电、洗衣机,后来又有了空调、电脑、录像机。再后来,说得最多就是房子、车子、票子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