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首页 > 漫话山东 > 正文

西城杂忆(图)

2013-09-05 10:33:00 来源:半岛网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青岛西部,平静、简陋、从容,无处不在的历史痕迹深隐其中,时光流淌的很慢,阳光温和,碧海蓝天。

  望火楼始建于1905年

    城市是一本敞开的书,历史是它的前言。

 

  作为一名青岛人,一名青岛的摄影师,有幸与这座城相伴着走过一段岁月,见证过这座百年城市的变迁,个中滋味百般。

  青岛的魂魄在老城,老城的根在西部,一块我成长的土地。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青岛西部,平静、简陋、从容,无处不在的历史痕迹深隐其中,时光流淌的很慢,阳光温和,碧海蓝天。

  旧时光里,西城没有高楼大厦。彼时西镇南阳路,三层高的筒子楼建筑群被称为:南阳大厦,赫赫有名;北京路的“五起楼”,在三十年代建成之初竟为“山东地区第一高楼”,令人唏嘘。

  自前海北望青岛西城,最高的建筑地标是圣弥厄尔教堂,教堂为轴,绿树红瓦整齐一线,错落群山掩映着,春夏秋冬,风光各异,竟被青岛人司空见惯地散漫着。散落在山间小路的德式、日式建筑,和谐地与自然融在一处,好不炫耀地为青岛人创造着洁净与闲适的生存空间。

  旧时光里,西城没有车来车往。彼时放学路上,悄悄划过的拉着蕾丝纱帘的上海牌轿车,让我和同学艳羡不已;上坡路上,歇斯底里的怒吼之声,一定来自上不去沿儿的“吧嗒吧”,一股呛人的黑烟也在嘶鸣着;贵州路渔业公司宿舍,有位超级拉风的军帽墨镜帅哥,呼啸着将一辆小排量两轮“轻骑”摩托开的人人侧目,目送及远。叮叮当当的车铃铛响过,爬山下坡的自行车,涓涓细流般地从单位流向各自温暖的小家。

  旧时光里,西城没有人流潮涌。彼时周日的“街里”,9点前“第一百货公司”门口挤满了等待开门的人群,一拥而入后悄悄的淹没了身影;“谷香村”对面的绿色大棚里一毛二一碗的散啤酒是不带菜的,人满为患!火车站国营饭店的油酥火烧,9分钱,二两粮票,热乎乎的,带着咸味和油香的起酥和芝麻;“青岛饭店”皮薄肉腻的“青岛大包”,在为学校参加运动会的时候居然可以敞开肚皮朵颐,佐以7分钱一瓶的冰镇“崂山可乐”,那一刻即在天堂。即便到了夏季,西城海域,也是有节制地收纳着避暑休闲的外地游客,清凉闲散,毫不慌张。

  历史不容置疑地变迁着,人与城变换着容颜,只是人多了沧桑,城少了过往。

  陪伴自己的有记忆,有未来,还有相机,于是把镜头对准这座城,对准西边老城,试图用一帧帧定格的瞬间去挽留,去缅怀。

  生活久了的城市,像自己的先辈,需要纪念,需要尊崇。有时候城市的记录仅仅是为了不能忘却的怀念,怀念美好,怀念简陋,怀念平凡。

  就这样吧,不舍一己之力的挣扎,记录我城,记录生活,想总可以在耄耋之年的昏黄中,揽着儿孙,为他们絮絮我们曾经的生活,曾经的青岛,曾经的西城过往。

  文/曲维斌



责任编辑:宋莉

西城;青岛;青岛人;老城;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