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首页 > 漫话山东 > 正文

孟良崮巡礼

2013-10-02 17:47:00 来源:齐鲁晚报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
1947年孟良崮战役前夕,陈毅(左.至此,我军对敌七十四师牢牢地形成了合围之势,七十四师被迫躲在孟良崮地区的几个山岭上。下午5时30分,战斗胜利结束,孟良崮上一片欢腾。

1947年孟良崮战役前夕,陈毅(左一)与粟裕等视察炮兵阵地(资料片)□周东升

  “临沂、蒙阴、新泰,路转峰回石怪。一遍好风景,七十二崮堪爱。堪爱、堪爱,蒋军进攻必败!”66年前,在夺取孟良崮战役伟大胜利的前夕,陈毅司令员面对泰蒙山区这壮美的山山水水,以他诗人的豪放挥笔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如梦令》。每当吟诵此词,那巍巍的孟良崮、悠悠的沂水河,总令人思绪激荡。金秋时节,天高气爽,笔者终于有幸拜谒了这全歼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有蒋家“御林军”之称的整编第七十四师的著名战场。

  站在孟良崮脚下,一位位驰名世界军事史的将军在眼前浮现:陈毅、粟裕、谭震林、叶飞、许世友、韦国清、陶勇……66年前的孟良崮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华东野战军在山东战场举行的一次“射狼先射王”的经典战役。此役不仅全歼国民党军最精锐的王牌之师——整编第七十四师,而且粉碎了敌军对山东地区的重点进攻。

  汽车在起伏跌宕、蜿蜒曲折的盘山路上行驶,时而峰回路转,时而缓慢爬行,孟良崮的险峻由此可见一斑。不知不觉间,汽车到达了距山顶七八十米的一片比较平坦的场地上,停了下来。仰望崮顶,如刀削斧劈,孟良崮战役纪念碑就高高地矗立在我们的面前。纪念碑由三片雄伟挺拔、直刺云天的巨型刺刀模型构成,从各个方向看上去都像一个山字,寓意这次战役发生在山东省沂蒙山区;三片刺刀,代表着参战的华东野战军、地方部队和支前人民。

  七十四师甘当领头狼

  莱芜战役后,我华东野战军北进到胶济线淄(川)、博(山)、张(店)一带,进行了一个多月的休整。1947年4月中旬,国民党军调整战略部署,以汤恩伯、王敬久、欧震三个兵团,共17个整编师约25万余人,沿临沂至泰安一线,向沂蒙山区进犯,重点是蒙阴、新泰地区。第一兵团侵占坦埠、沂水一线;第二兵团向博山、张店方向前进;第三兵团集结于新泰、蒙阴地区,企图尽快实现其“寻找华野主力决战”的目的。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密切关注山东战局,多次致电陈毅、粟裕,要求华东野战军“诱敌深入”,选择比较好打之敌,不失时机地组织歼敌。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我华东野战军迅速南下,待机歼敌。敌人接受莱芜战役失败的教训,令第一线的8个整编师采取并肩靠拢、齐头并进的战术。而中路整编第七十四师自以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狂妄地突出在邻队之前,进至蒙阴以东、坦埠以南地区,成了敌军的领头狼。

  运筹帷幄锁定“御林军”

  华东野战军南下后,将总部机关设在沂蒙山区的一个小村庄——西王庄。陈毅对各纵队的指挥员分析道:“七十四师已脱离了左右邻,突出地向坦埠扑来,在它的两翼虽有二十五、四十八、八十三、六十五和十一师,但空隙较大,形成孤军深入之势。敌人有8个师,我们只要用5个纵队采取穿插楔进、分割包围的战法主攻,4个纵队打援和阻击敌人,就能速战速决。”

  5月13日7时许,激烈的枪炮声震动了整个沂蒙山区,举世闻名的孟良崮战役打响了。当夜,第一纵队十三师攻占曹庄及其以北高地,迫近蒙阴城,构成了对敌整编六十五师的坚强阻击阵地。该纵主力攻占了黄斗山、尧山,歼敌整编第二十五师一部。14日上午攻占蛤蟆崮、天马山、界牌等要点,割断了敌七十四师与整编第二十五师的联系。第八纵发起进攻后,将侵占依汶庄及其以南地区的敌整编第八十三师一部击退。并且进占桃花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点,割裂了敌七十四师与八十三师的联系。该纵一部攻占了孟良崮东南之横山、老猫窝。第四、第九纵队也于13日夜从北面向敌进攻,攻占了黄鹿寨、佛山、马牧池一带。第六纵队由铜山西南向东北急进,14日到达垛庄西南20公里处。至此,我军对敌七十四师牢牢地形成了合围之势,七十四师被迫躲在孟良崮地区的几个山岭上。陈毅司令员这位高明的棋手,运用“劫尽财亡”这一妙着成功地剜出了“御林军”。

  敌七十四师被我合围后,蒋介石飞临徐州,坐镇指挥。他错误地认为该师战斗力强,又处在有利地形,在电令顾祝同亲自遥控指挥的同时,命令增援部队急速前进,妄图以10个师的兵力夹击我军,反败为胜。陈毅、粟裕识破了蒋介石的阴谋,立即向各纵队下达了命令:担任主攻的各纵队,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敌援兵未到之前,彻底歼灭七十四师;担任阻击的各纵队要坚守阵地,阻止敌军前进。

  15日上午8时,陈毅司令员发现敌军正准备反扑,当即命令:各攻击部队立即发起攻击!顿时,枪炮齐发,犹如电闪雷鸣。随着炮火的延伸,我各路突击部队似离弦之箭扑向敌人阵地。守敌居高临下,利用有利地形拼命顽抗,敌人的飞机对我部队狂轰滥炸。我军利用敌机轰炸的间隙,向山坡冲锋。山坡上,硝烟弥漫,展开了激烈的拼杀。两军短兵相接,犬牙交错,难解难分。晚7时,歼灭敌大部。敌核心阵地孟良崮、芦山等高地完全裸露在我军面前。16日凌晨4时,夜雾弥漫。就在敌人妄图趁夜幕向东突围之时,第六纵队司令下令反击,霎时,炮声隆隆,火光闪闪。敌人在骤然打击下,人嚎马奔,相互践踏。激战至晨6时,天亮雾散,敌人开始疯狂反扑。16日中午,孟良崮周围制高点均被我军占领。

  攻上孟良崮 歼灭张灵甫

  16日下午2时,华东野战军战前指挥部发出总攻命令:“攻上孟良崮,活捉张灵甫!”顿时,我军各种炮火从四面八方齐射,孟良崮阵地上如火山爆发,崮顶、山崖上的人马全部被覆盖在硝烟烈火之中。密集的炮火轰得敌人狼奔鼠窜,丢盔弃甲。这时,我一、四、八纵由北向南,九纵由南,六纵由西、南两面,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奔孟良崮。

  我军登向孟良崮西、北两侧,直取敌七十四师师部盘踞的芦山顶山洞。当部队逼近敌指挥部时,处于绝望中的敌中将师长张灵甫,急令他的参谋长魏振鉞率千余人进行反扑。敌人百余挺机枪形成一宽大扇面,阻止我攻击部队。经反复激烈拼杀,我歼敌一部,伤敌大部,生擒了魏振鉞,逼近了山洞。一营三连指导员邵至汉冲在最前面,突遇张灵甫的卫队长率百余名亡命徒冲过来。交战中,邵至汉胸部中弹,血流如注。但他仍然挥手高喊着“冲啊”,直到牺牲时,他的左手还在继续伸着。经过20分钟激战,全歼了这股敌人。接着,战士们一起冲向洞口,一阵猛烈扫射后,拥入洞内。只见张灵甫身中数弹,后脑被枪弹炸烂致死。战士们乘胜抢攀孟良崮,各纵大军也蜂拥而至,横扫残敌。下午5时30分,战斗胜利结束,孟良崮上一片欢腾。



责任编辑:宋莉

孟良崮;巡礼;陈毅;整编;纵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