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两年手写20万字村志 记录村庄70年大变迁

2019-09-04 07:0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家住德州市的74岁退休教师王邵志用两年时间,义务手写了20万字的村志,同时也记录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村庄的大变迁,这不仅是一村一地的发展史,更是中国农村几十年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折射着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本村史,给年轻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让人们从这里了解家乡,从这里看见山水,记住乡愁。

  鲁网9月4日讯 家住德州市的74岁退休教师王邵志用两年时间,义务手写了20万字的村志,同时也记录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村庄的大变迁,这不仅是一村一地的发展史,更是中国农村几十年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折射着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本村史,给年轻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让人们从这里了解家乡,从这里看见山水,记住乡愁。

王绍志正在整理村志手稿

王绍志日记本里记满了村里的资料

  “以前谁能想到有这么好的生活”

  “1946年建立村政权,1948年开展土地改革,1950年建立村党支部,1957年成立高级社,1965年村里出了第一个大学生,1980年村里买了第一台电视机,1981年村里盖起了瓦房,1986年村里通电照明,2005年村村通公路修到了村口,2007年村里通了自来水……”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仓上村里发生的大事都被王绍志记到了村志里。他摩挲着村志初稿说,“现在的好日子,要是给以前村里的老人说说,他们都不相信,现在生活太好了……”

  仓上村修建的仓上社区前的广场宽敞明亮,修的道路平整宽阔,跟着王绍志到社区转悠,不时有村民跟王绍志打着招呼,“四叔来了,家里坐坐吧”“四叔出来忙么啦……”

  2016年,村里迁建新社区,因没有儿子,老人被安置在社区的老年公寓里。孰料,这里竟成了整个仓上社区的公共会客厅。70岁的村民董洪海拉着记者说:“主要是他两口子的脾气好、热心肠。四叔是村里的文化人,识文断字有能力,甭管谁家缺钱作难,四叔从没说个‘不’字!”

  今年75岁的王绍志,原是一名乡村教师,先后在仓上小学、联小任教,2007年2月退休后回仓上村居住。用他的话说,“当了一辈子乡村教师,退休了也总想着为自己的村子做点什么。”王绍志平时喜欢翻翻书,看看报纸,尤其对于地方历史、民俗等,兴致很浓。有人说:一个村庄就是一个传奇。面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王绍志心里有着深深的感触。

  出生于1944年的他,经历了作为仓上村解放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见证人, 王绍志直言,仓上村需要一部村志,来留住王绍志的记忆,留住仓上村的根。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把仓上村真实的历史记录下来,保存下来。

  写村志可以留住乡村记忆

  在仓上村,王绍志是出了名的“仔细人”。采访时,他拿出了厚厚一摞笔记本,里面有关于村内婚丧嫁娶、村内大事、个人工资、每日支出明细及生活点滴记录。这些记录最早始于1976年,至今已42年。“打小就喜欢听老人们谈古论今,而且喜欢把它们记在脑子里,上班后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王绍志说。

  正是缘于自己的爱好,2012年春,当大黄乡政府请他帮忙编写乡志时,他一口应承下来。一天,有人问他:“老王,这个事不是一天两天,你看看这个报酬怎么算?”“啥报酬不报酬的,俺有退休金,就想给乡里做点贡献。”王绍志说。从此,他全身心地扑在乡志编写上,每天骑车往返20里路,风雨无阻,为《大黄乡志》成书积累了大量素材。

  2016年,王绍志想到了编村志。“当时村里正在迁建新社区,老村没了,都住进楼房,编写《村志》可以留住乡村记忆,让后代子孙了解村庄历史,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王绍志说。他找到村支书董战胜,主动请缨编写《仓上村志》,得到董战胜的热烈支持。

  2017年春,时年72岁的王绍志开始编写《仓上村志》。万事开头难,从哪里下手?王绍志多次到乡志办和县志办取经,并借样书研究参考,反复学习写方志的指导材料,边对照边思考,然后按照规定的编章节编号。

  “写志,最重要的就是客观公正,尊重史实。”王绍志说。王绍志爱记录的习惯派上了用场,他早年的记录为村志编写提供了大量翔实可靠的素材,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考据。对此,他总是不厌其烦,通过多方打听、登门拜访等方式,定要考据清楚。

  按专家意见修改三遍最终成稿

  乾隆朝重臣刘墉的护卫张成就是仓上村人,因为没有直系后代,为弄清张成的具体情况,王绍志三番五次到其后代的外甥家登门拜访,详细问询;在村志宗教情况部分,王绍志听说村里曾有道士,却不知其真实名字是“李元贵”还是“李元香”,为此老王反复找人证实;对于村里在外工作的知名人士,王绍志总是辗转联系到其本人或子女,请求对方将详实履历发过来……

  “写志最大的忌讳是修现志,容易得罪人哪!”王绍志说。写志过程中,为力求真实,他把村里解放前一些土匪、恶霸也写了进去。这些真实记录让其后人找到老王家里跟他拍了桌子。为此,王绍志也很犯难,老伴和女儿也忍不住埋怨:“写这东西也没啥报酬,还得罪人,图个啥?”然而,他并没有放弃,“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等我死了,就不怕骂了。”

  王绍志不会用电脑,只能手写《村志》。“只要没事,我就趴在桌上写,一写就是几个小时,从不觉得累。”王绍志说。近两年的奋笔疾书,老王终于写成了20万字的《仓上村志》初稿,却未收取任何报酬。县志办及相关专家在大黄乡政府召开了《仓上村志》评审会。 “专家评审以后,提了很多宝贵意见,我按照专家的意见认真修改完善了三遍”,初稿上密密麻麻的修改意见看起来都费劲,王绍志认真地修改了三遍,最终成稿。

  2018年,乡里决定以村志为蓝本,从省里请来专家在仓上社区服务便民中心三楼布置了仓上村史馆,展览内容有实物、有图片、有文字,成为大黄乡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