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90后戒毒警察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晚点下班回家,收着人呢”

2019-10-23 07:3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晚点下班回家,收着人呢。”9月24日晚8:10,这句同时发给母亲、妻子最为普通的微信,却成为商楷明留给家人最后的记忆。就在这条微信发出后一小时,商楷明从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警戒护卫大队收治室走出,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在完成加班收治任务后他骑上电瓶车准备回家。可就在归家途中不幸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于25日凌晨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26周岁生日这天。

  鲁网10月23日讯 “晚点下班回家,收着人呢。”9月24日晚8:10,这句同时发给母亲、妻子最为普通的微信,却成为商楷明留给家人最后的记忆。就在这条微信发出后一小时,商楷明从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警戒护卫大队收治室走出,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在完成加班收治任务后他骑上电瓶车准备回家。可就在归家途中不幸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于25日凌晨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26周岁生日这天。

  10月21日,记者来到位于淄博周村的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距离商楷明离开近一个月,可当大家提起这个名字时,心中依旧不平静。记者试图还原他在出事前这一个月里的工作、生活状况,在这短短一个月里,商楷明曾多次连续奋战30多个小时,而这些工作在他眼里就是“特勤队员该干的活”。

  8月25日 连续工作36小时才急匆匆回家

  8月25日早上,大队一名戒毒人员突发疾病,已经连续工作24小时的他接到通知后,放弃休息与大队警察一起到医院协助就诊,这一忙又是一整天。“因为戒毒人员需要手术,他又在医院里陪了一整天。”商楷明的搭档于浩说。连续工作36小时的他,任务结束后才急匆匆赶回家,本该早上接替上班的妻子照看孩子,傍晚却几乎与妻子同时回的家。“他只要一工作起来就把一切抛之脑后,为了这事儿我们吵过,我也怨过,后来我想通了,我们的工作就是这么特殊,如果是我在面对工作和家庭两难时,我也会选择先把工作完成。”商楷明的妻子、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警察张潇文说。

  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三级高级警长鞠红伟表示,像这样的紧急状况他们经常碰到,而商楷明在最近这一个月里就碰到了三次。说起商楷明,鞠红伟说:“这孩子年轻、帅气、机灵、踏实、肯干,虽然只有26岁,可党龄已经有6年了。”

  2015年大学毕业后,商楷明考入2015级山东省政法干警改革试点班,2018年2月正式入职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2018年12月,因工作调整,商楷明调入警戒护卫大队特勤队工作。

  对于商楷明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部门,没有经验可循。商楷明和其他特勤队员一同思考,如何搞好特勤工作。由于特勤工作的特殊性,收治戒毒人员、协助外出就诊,时间存在不确定性,加班加点是经常的事儿。有时休息期间有任务也需要立即归队,然而商楷明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日常巡查、协助工作、应急处置他都冲在前面。他常说的一句话是“这就是特勤队员该干的活”。

  9月16日 团圆饭桌上唯独缺少他的身影

  9月16日晚,新收不久的一名戒毒人员因吞食异物腹痛需紧急就医,临近下班的商楷明,没顾得上跟家里打声招呼,就为了保证外出就诊警力,迅速登上了前往医院的车,这一忙又是一夜,妻子几通电话没打通,气的几天没理会他,这样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的太多太多。更难能可贵的是,当商楷明面对多次紧急加班任务,能够始终如一、毫无怨言。“那一天我真的有点急了,打电话不接该到下班的点儿了也没回来,一句解释都没有。”张潇文说,就在前一天的中秋假期里,张潇文的父母来淄博看女儿、女婿还有九个月大的小外孙。“可是我父母在家里等了他一天也没等来,最后还是我陪他们吃了饭然后送他们去的车站。”张潇文说,原本计划商楷明下班回来吃完团圆饭再一起送父母去车站。

  商楷明作为一名青年警察,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主动而不是被动,全面而不是选择,具体而不是空洞地深入践行戒毒工作职责,做信念自觉、精神自觉、行动自觉、纪律自觉的新时代青年警察先进代表。警戒护卫达标集训中,身体素质并不突出的他,在完成常规训练科目后,晚上积极加练单杠,双手磨掉了皮也没耽误训练。集训地离他家仅一路之隔,他硬是30天没回家一次,为戒毒所高分通过考核达标出了一份力。

  9月24日 “砰”的一声他倒在血泊中

  9月24日晚9点20分左右,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节安保工作关键时期,青年警察商楷明在完成加班收治吸毒人员任务后,回家途中遭遇车祸。那么,在出事前他都做了什么,出事时又遭遇了什么?

  24日,于浩值班,商楷明备勤。晚7:40左右,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送治一名戒毒人员,商楷明接指挥中心值班长通知前往收治室协助收治。随后于浩跟随值班所领导进入管戒区巡查各大队,晚8:15左右接指挥中心通知,五大队一名戒毒人员划伤手指,需协助前往医院就医,于浩与鞠红伟一同跟随五大队值班警察赶赴医院,约晚上9:10就医归队。“我看到收治室灯还亮着,就去看了看,果然商楷明还没回家。我就说你孩子还小,快回家吧。”于浩说,商楷明走后两三分钟后又返回,将执法记录仪交接给他,随后便离开了。“他走时开玩笑地和我说,浩哥我再也不想和你一起值班了,我笑着反驳我也不想。”于浩说,当晚十点半他得知商楷明发生车祸。

  记者了解到,当晚商楷明骑车出戒毒所大门,五分钟左右就出事了。10月21日,记者来到事发现场,这条商楷明每天都会通过,南北走向的乡村小路,在这个离家只有一公里远的修车摊旁,商楷明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6岁。

  事发时,家住戒毒所附近的周京印正在自家院子里溜达,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等他出门看时,发现一年轻小伙倒在血泊中,身后六七米处立着一辆电瓶车。“我出去时看他睁了睁眼,但没说话。我当时没带手机出来,刚好邻居在门口站着,我就让他打120报警,120来了后我帮忙把人抬上了车,然后回屋拿手机拨打了122。”周京印说,出事的地点距离他家门口五米远,所以听得很清楚,当他出去看时没有看到有其他车辆。“我邻居是修车的,我听他说,当时他看到小伙子停下车准备穿外套,他还问了一句修不修车,小伙子说不修。邻居回屋没多久小伙就出事了,小伙子身下的警服外套还没完全穿上,就压在他身子下面。”周京印说。据戒毒所工作人员介绍,“肇事司机当晚喝了酒,撞了人后怕担责就跑了。幸好周围有监控,在25日中午十一点左右逮到了他,现在人在看守所。”

  9月25日

  “今天该你值班了”

  “我是24日晚上十一点多得知的消息,我公公说去看商楷明,他出了车祸。”张潇文说,以前从家到医院的这段路觉得很近,但那天觉得好远好远,开了好久还没到医院。当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25日凌晨了。

  “当我看见商楷明时我没有意识到他会离开我们,我看他身上没有明显的伤,以为只是骨折,治疗治疗就能出院。可没想到没多久医生就告诉我们他快不行了,说他的时间现在要用分钟来计算了。”商楷明在医院离世前,张潇文强忍着悲痛,哭喊他的名字,“今天该你值班了,你快起来值班啊!”张潇文说,23日晚上两人因孩子的事儿吵了一架,24日早上两人上班离家时都没有互道“再见”,期间商楷明用自己的特有的方式向妻子道了歉,张潇文说,“幸亏那天中午我接了他的电话,幸亏我不生他的气了。”

  每天提前到岗是他的工作“常态”,认真排查安全隐患是工作“状态”,完成任务无一纰漏是工作“底线”。就在去世前,他还工作在依法依规、应收尽收的第一线,协助完成了滨海公安局夜间送戒吸毒人员的接收工作,充分体现了一名90后警察对戒毒事业的热爱。(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