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抗疫先锋丨国网枣庄供电公司:党员电工,不顾阻拦冲进“隔离村”

2020-02-10 08:3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张振太是国网枣庄供电公司滕州客户服务分中心鲍沟供电所的配电营业班班长,今年56岁,党龄23年,具体负责薛中村、薛西村、圈里村共1800户村民用电服务,是个“踩百家门的人”。

  鲁网2月10日讯 “我怕见他们,他们也怕见我,都离得远远的,你们娘俩尽管放心吧……”2月9日午后13时30分,接到村民王志发的报修电话,张振太边穿防护服,边安慰紧张的老婆和儿子。 

  张振太是国网枣庄供电公司滕州客户服务分中心鲍沟供电所的配电营业班班长,今年56岁,党龄23年,具体负责薛中村、薛西村、圈里村共1800户村民用电服务,是个“踩百家门的人”。 

  “他们”指的是薛中村村民,该村是枣庄市首个“隔离村”。村民刘某某泰国旅游回来后咳嗽发热,于1月27日被医院确诊收治,全村旋即封闭。可是,用电没隔离,谁家没电了照样给张振太打电话。原来,他把手机号贴到了全村136个电表箱子上,早已成了村上540户共1400人的热线。村子隔离至今,张振太已三进三出,也经历了自己电工生涯以来的三次遭拒。 

  第一次遭拒是在家门口,拒他的是儿子。儿子今年28岁,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当教师,未婚,跟他住在一起。1月28日,薛中村贺开成家停电,心细的张振太虽然专门戴上了口罩,可儿子说啥也不让他出门:“刘某某家年前办了寿宴,不知道传染了多少人,不能去!”僵持中,儿子让步,条件是必须穿防护服。好在枣庄供电公司早早专门购置了一批工业类防护服,知晓村子隔离信息后立即配送到所。就这样,张振太第一次穿着防护服去修了电。 

  第二次遭拒是在村口,拒他的村主任王吉国。由于平时常打交道,两人很熟,王吉国还尊称他一声“二叔”。病例确诊以来,王吉国带人将村子封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鸟都飞不进去”,并亲自把村口。“这是谁家,真会添心事,就差乎这几天?!我得先请示下镇里。”看清了防护服里张振太的脸,王吉国依然不松口:“二叔,如今不比从前了,薛中村不能随便进了,下次来修电一定先给我打个电话”、“别人家还好,刘某某家那条街,共9户,如果修电,必须得有我和医护人员陪着你去。” 

  第三次遭拒是在被隔离村民家门口,拒他的是报修户王志发的父亲。老人年过八旬,单住一个老年房,房中唯一的照明灯突然一明一灭,老人儿子将电话打给了张振太。“我一个老头子,用不用电怕什么,谁叫你喊人家来的。”老人一边抱怨儿子一边不让张振太进门,可张振太还是坚持给老人换了灯泡。屋里亮堂起来,老人千恩万谢:“这哪里是修电,眼下可是拚命的事,给你添麻烦了,小爷们。”

  王吉振家,杜东家……不是户家漏电保护器坏了,就是表箱子出线有了问题。说起来,这些都不在张振太服务范围之内,可他依然随叫随到,不让一家黑灯瞎火。 

  暖心的是,自打薛中村隔离之日起,鲍沟供电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所里其他17名党员严阵以待,随时替补张振太,形成了薛中村保证供电“1+17”模式。同样有着23年党龄的鲍沟供电所所长赵军文更是放心不下,三次都陪他一起进村,登高时为他扶梯子。 

  “一个愿望,疫情赶紧过去,不穿防护服去修电。”张振太表示,“包得太结实了,干小活还行,就怕干大活耽误事。”(通讯员 鞠同心 徐同超 


责任编辑:常慧
分享到:
./W02020021031856879936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