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五一特刊】大山里的“兄弟连”

2020-04-29 14:4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从二十出头的少年郎,到银丝缕缕的中老年,孙刚、罗茂超、李春财、郭洪伟……等等,他们从走进大山那天起,就把根扎在了这里,几十年初心不改。他们在大山中守望,他们在车站中坚守,他们像驻守边关的将士戍卫着一方铁路的平安。

  鲁网4月29日讯(记者 庄家丽 通讯员 王菁 梁兆福 赵子祎)辛泰铁路,一条连通山区与城市的扶贫铁路,40余年搭载着无数山民走上致富路。从黑旺站到南博山站,山里铁路小站的职工们,几十年默默守护铁路安全,目送父老乡亲走出大山,走向幸福。从二十出头的少年郎,到银丝缕缕的中老年,孙刚、罗茂超、李春财、郭洪伟……等等,他们从走进大山那天起,就把根扎在了这里,几十年初心不改。他们在大山中守望,他们在车站中坚守,他们像驻守边关的将士戍卫着一方铁路的平安。他们性格各异,却有着独具的担当,这是几十年的山中工作经历赋予他们的精神,他们是大山里的铁道“兄弟连”。

高大魁梧的“文艺大叔”

——黑旺站助理值班员孙刚

 

  黑旺站助理值班员孙刚,是个高大魁梧的汉子,却又是个认真仔细、热爱生活的文艺范儿大叔。

  孙刚是淄博市淄川区淄城人,1985年经招工参加铁路。在西桐古站工作15年。2000年他调到黑旺站,在黑旺站担任助理值班员,一干又是20年。

  今年57岁的他,已经在大山里度过了35年,他对待工作责任心强,一丝不苟,严格按章作业。三十四年的铁路生涯里,把工作经营得平平稳稳。他把最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大山,也从大山的深沉、朴实和厚重里汲取营养,滋养了自己的文艺涵养,书画、音乐,让年过半百的他乐在其中。

 

  阳光正好。每每工余时间,孙刚就拿出他走到哪带到哪的“宝贝”——萨克斯风。小站空旷,村落沉静,铁轨孤展……,一首《梁祝》带着不掺杂质的金属气息从孙刚这个威武粗壮的汉子口中奏出,纯粹婉转、优美动听,仿佛温柔了整个冬季。

  “下班后就放要下工作好好生活”。孙刚良好的心态使他能在工作与生活间的角色自如转换。

 

  他休息时经常挎着琴包到公园里独自练习,还不时随“淄川红歌艺术团”等中老年艺术团体参加社会文化演出活动,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红歌文化,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不仅是音乐,孙刚还喜欢硬笔书法。车站站名、围墙上的标语,都是出自他手,虽是风吹日晒已褪了些颜色,但笔锋浑圆有力、落落大方。

  吹萨克斯、吹笛子、写书法、抖空竹……孙刚让消遣成为一种文艺,又在文艺中磨炼了自己认真仔细、坚韧又淡然的性格。他对待兴趣爱好的执着细心与车站工作时的全神贯注相互促进、相互融合,让他更加珍惜这平凡而有诗意的坚守,也赋予了这大山中的小车站一份朴素而文艺的气质。

朴实勤恳的“老黄牛”

——西桐古车站值班员罗茂超

 

  春日暖阳下,辛泰线西桐古站尽显明净祥和。在充满富有年代气息的土黄色站舍前,屹立着三棵法桐树,像神气的卫兵熠熠生辉,它们自建站时起便陪伴并守卫着车站了。

  法桐在这里扎根,车站值班员罗茂超也如这法桐一般,在这里生根与成长,见证着车站的春秋冬夏迭代更新,也见证着列车往来所搭载的人间故事。

  罗茂超1963年生人,今年57岁。自1983年入路,他就一直在西桐古站工作,已经37年。扳道员、连接员、助理值班员、车站值班员,这些岗位罗茂超一样不落,现在的车站值班员岗位也干了20年有余了。

  罗茂超的父亲是煤矿工人,可他并没有子承父业,而是选择了招工到铁路,也让他与铁路结下了半生缘。从开始对铁路一无所知,到默默地把这份职业坚守了半辈子。

  “那时候从淄川坐公交去上班,一天只有两趟公交,有时候等车就得等两三个小时,到站下了公交车,得再走十五六分钟山路才能到站上。”交通不便,再加上班制不允许,多年来“以站为家”便再正常不过了。

  大山里的车站,休班的日子比上班还枯燥。休班无法回家的时间,罗茂超常常利用来学习业务知识,这也是三十多年来,无论设施设备更新换代、规章制度增增补补,他都能紧跟步伐的原因。无论是扳道员、连接员、助理值班员,还是车站值班员,每一份工作,罗茂超都干得有模有样。罗茂超对待工作的认真与担当,俨然已不单纯是一种工作作风,而是一种负责任的生活态度、人生态度。

  罗茂超的父亲生前脑血栓后遗症在床上躺了十年了。兄弟四人轮流看顾,罗茂超一边工作一边要照顾老人。父亲卧床10年身上没有一点褥疮。地方电视台还曾经专门对罗茂超一家的朴实孝顺做过采访报道。罗茂超一家孝顺老人、兄弟团结、四邻和睦的家风在当地传为佳话。

  在这座交通不便利、生活略显单调的大山中,在西桐古站坚守了37年的罗茂超甘于静默、勇于面对沉寂、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品质,如山地里的“老黄牛”一般朴实勤恳、默默奉献,亦如这环绕的大山一般坚韧深沉、绵绵不绝。

一家三代铁路人

——北牟站车站值班员李春财

 

  三面环山,东面望水。北牟站是辛泰线上的一个小站,站台与铁路如河流一般分隔两岸青山。位于半山上的车站在嶙峋怪石、清风亭阁的妆点下,别有一番幽静。

  53岁的值班员李春财已在辛泰线工作了32年。他介绍,其父亲原来在铁石站干货运工作,1988年他接了父亲的班参加铁路工作,当时落脚在了山里的源迁站。在源迁站干了13年的调车工作,2002年改职助理值班员,2003年他调到了北牟站,2014年担任车站值班员工作。

  北牟站是山里小站中交通最不便利的,进路的山路格外起伏不平、蜿蜒曲折,一遇到下雨下雪便更是要封路。驻扎在山中车站的铁路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把那份坚韧与担当留在了在漫长岁月里。

  李春财的儿子李忠波,在东风站干车站值班员。父子俩干同样的工种,让爷俩有了许多同时语言。他们时常交流业务,在探讨中共同提高。“东风站是大站,责任更大,我有时候会把自己多年工作下来的经验跟他交流交流,这也是一种共同语言、一种默契”,说起儿子,李春财很是骄傲,“他做事认真、责任心强,这一点随我,我们干这个活,就要求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担当,不能心浮气躁。”

  李春财说这种沉稳严谨的自我要求是从父亲那里传承下来的。“父亲当时患病在老家,只要一下班就赶紧往老家赶,那个年代也是交通不便利,中途倒几次车,下了车还有十多里地……”李春财是个孝顺的人,外部条件再艰难也挡不住他孝敬父母的步伐,也给他的后辈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李春财一家三代就像是一个“组合齿轮”,相互咬合、相辅相成,不断传递着勤恳质朴的家风,他们在不同的岗位实现着自己的价值,不断弘扬着不同年代中铁路人相同的敬业奉献精神。

守护道口安全的“卫士”

——南博山站道口工郭洪伟

 

  南博山站北道口,是辛泰线上为数不多的车站站内道口之一。今年56岁的南博山站道口工郭洪伟就工作在这里。

  郭洪伟1983年参加铁路工作,先在铁石站干连结员,1984年调到西桐古站,半年后晋升为调车长。1991年,他又调到南博山站,从调车长干到助理值班员、车站值班员。几年前因身体原因改职道口工。

  郭洪伟负责的南博山站道口是车站附近南中村村民种地、养殖往来的必经之路,经常有行人和农用车辆从此经过,“我每天都需要标准化作业,火车过来前提前落杆,火车过去后,再把杆摇起来,不能疏忽。”谈起自己的工作,郭洪伟认为,坚守岗位确保道口的安全,就是首要责任。

  “道口工相比值班员来说技术含量相对较低,但在这山区山村,道口安全责任也挺大的。”郭洪伟说山里有的老百姓安全意识较低,在道口落杆后一看火车距离还远,便想钻杆溜过去,进行制止时,有的人还不以为然、不听劝告。

  “如果时间有很多富余,能过去的我会催着他们尽快点过去,但只落了杆,那就得盯住,坚决不能过了。”郭洪伟平时谈吐不急不躁,但说到道口安全却是“嘎嘣脆”,绝不含糊。

  “我干的工种也不少,每做一件事儿啊,要么就不干,要么就干好。”郭洪伟说要时时看清自己的能力,把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做到最好,就算是一种成功,也是对他人、家庭和自己负责。


责任编辑:姜健
分享到:
./W02020042953253576714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