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后备箱市集:一边是烟火气儿 一边是城市的个性与时尚

2020-07-23 09:06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除了国信体育中心内的后备箱市集,李小萌还把目光放到了李沧区以及西海岸新区的各式各样的后备箱市集上。

  纪录片《人生一串》中,有这样一段旁白:“很多人钟情于街头巷尾……大家其实很懂生活,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随着夏日的到来,夜晚城市的霓虹愈发闪亮。与往年相比,今年的城市夜色中,“后备箱市集”作为一种新鲜的经营业态,加入了城市的夜间经济中,吸引着市民与游客的目光。

  作为新颖的消费供给,后备箱集市在为经济创造着新的发展动力的同时,城市的个性化、时尚化也在这里相接。小小的后备箱,装载的不仅仅是商品,更是一座城市的活力与时尚。

   

  ▲夜幕降临,国信体育场的后备箱集市开始热闹起来。(记者 刘栋 摄)

  城市里别样的“烟火气”儿

  今年6月份开始,每周末的国信体育中心,都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后备箱集市打破了以往的沉寂。

  从天色刚开始暗沉,一直到晚上10点左右,体育中心里始终灯火闪烁、人声鼎沸。300多辆私家车依次排开,车主们打开后备箱,亮起夜灯,在这里“开张”做买卖。

   

  ▲一游客穿汉服逛集市。(记者 刘栋 摄)

  人来人往、讨价还价间,一个个后备箱,让不少摊主赚到了补贴生活的“外快”。市民李琳(化名)是一家儿童教育培训机构的员工,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她所在的培训机构一直处于停业状态,收入也由原来的一万多块钱到现在每个月的零收入。

  “这期间,我很焦虑,想找别的工作又找不到。每天除了刷微信朋友圈、看电视、到网站上看视频外无所事事,整个人的状态都差劲。“李琳说。看到后备箱集市招募的信息后,她毫不犹豫得报名了。一开始,她从朋友那里进了手机壳、手机贴膜,经过一晚上的销售后,她发现食品以及儿童用品更能吸引人。为此,她增加了卖小鱼、小乌龟等项目,当晚的营业收入就达到了260多元,刨去进货成本,净赚了将近150元。“150块钱虽然不多,但原本焦灼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不少。我发现只要肯动脑动手,这个城市处处都有不大不小的机遇。”

  与李琳不同却又相似,经营零食店的店主李小萌也在这个市集里面,找到了“商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李小萌原本红火的零食店,变得门可罗雀。“原本一个月的净收入将近一万五千块钱,疫情后一点收入没有不说,还要每个月支付包括房租、水电在内的将近两万块钱。”李小萌说,看到后备箱市集招募车主,她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现在,每个周末的周五、周六与周日晚上,只要不下雨,李小萌都会准时出现在国信体育馆的后备箱市集里,从牛肉干到奶片再到各类坚果,每晚至少会有300块钱的净收入。

  除了国信体育中心内的后备箱市集,李小萌还把目光放到了李沧区以及西海岸新区的各式各样的后备箱市集上。李小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参加一天的后备箱市集,可以净赚300到400元,一个周下来她至少要兜兜转转参加5天,一个月的净收入至少也有6000块钱。“这无疑救了我们这些小店主,让我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在后备箱市集,很多人原本就拥有自己的小生意、小买卖,在这个市集里,他们把经营的“疆土”扩张了一块,与更多的消费者对接,在浓浓的城市烟火气中,经营着自己的一方小天地,背后却也是一个人、一个家庭对于生活的希望。

  一座城市的个性与时尚

  在西海岸新区红树林度假世界,后备箱市集已经成了这个网红度假地的“招牌”之一。在红树林度假世界品牌公关总监王震看来,后备箱市集,已经成为外地来青度假的游客探知青岛个性与时尚的一个窗口。“我们目前已经举办了包括星光市集、民族创意市集、国潮市集等几十场后备箱主题市集,积攒了来自全市的500多名年轻粉丝。客人来这里后,记住的不仅仅是红树林的设施以及服务,还有用心打造的精品市集。”

  在后备箱市集,商品的个性与时尚,只有消费者想不到,没有车主们做不到。“青岛自媒体微友会联合青岛自媒体车友会已经在红树林度假世界、方特梦幻王国等青岛的网红打卡地举办了多次后备箱市集,每一次都会有来自车主们不一样的惊喜和收获。”青岛自媒体微友会的负责人王峰告诉记者,“我们想通过这样一种形式,向市民和游客展现青岛这座城市的时尚和美好,展现青岛人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青岛人有多潮?后备箱市集里的琳琅满目的摊位和商品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一摊主用灯光把后备箱装点得很是夺目。(记者 刘栋 摄)

  在这里,改装车这么大的工程,一个后备箱摊位就可以得以尽情展现。“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对于改装车放松了不少限制。我们这个产业现在发展很快。”今年刚刚22岁的周艳是青岛市一家颇有名气的改装车公司的合伙人,经过她手改装的“百万级”豪车不下数百台。“我这里有上百个色系,如果你对于自己的车的颜色不满意,选好色系,一天就能改好。”周艳告诉记者,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候来一点改变会有不一样的滋味。

  今年27岁的毛线编织达人刘玉华是个“斜杠青年”,职业是会计的她,在“毛线玩偶界”已经摸爬滚打了十年,现在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她编织的毛线玩偶,在佳世客、不厌生活馆等时尚场所都有实体店在售,可是她“还是愿意参加后备箱市集,亲手把一个个自己用心编织的玩偶推荐给游客。”在刘玉华看来,每晚上三五百元乃至七八百元的收入已经不是她最看重的东西。“我就是想以玩偶会友,找到圈内人。”在十多次参加后备箱市集的过程中,刘玉华与来自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众多城市的游客成了好朋友,时常交流编织玩偶的“圈内”信息。“我们商量了,看看能不能把我的编织玩偶推荐到北京、上海等地,像手办一样火起来。”

  自称为“小乖”的车主,把“一无所长只懂猫”的牌子挂在了自己的后备箱上。从仙女逗猫棒到猫咪美容美发再到形形色色的“猫用品”,小乖自称自己就是个专业“铲屎”的。来自湖南的游客孙兴恰好背着猫出行,与小乖一见如故。猫心情不好怎么办?没有精神怎么办?在给孙兴免费咨询了一系列关于猫的心理话题后,孙兴对小乖竖起了大拇指。“早就听说青岛人热情敞亮,今天算是见识了!”

  “这里是一个更大的平台”

  “后备箱市集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更像一个平台。我们在这个平台上抱团取暖,互相支持一起发展。”说这话的是在西海岸新区经营着茶楼与酒店的刘霞。

   

  ▲航拍国信体育场后备箱集市。(记者 刘栋 摄)

  刘霞是一名奔驰车主,也是青岛奔驰C+俱乐部的成员。之所以和俱乐部的70多名车主执着地参加后备箱市集,在刘霞看来,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交朋友、搭平台。“举个例子,在后备箱市集里,我们和宝马、奥迪车友会的车主们从认识到熟悉,这就是一个积攒人脉的平台。”刘霞坦言,虽然在市集上可能卖不了多少钱,但是车主们大都有自己的企业,很多商品可以“内部消耗”。“比如说宝马车友会的一个车主听说我卖茶叶和红酒后,当即从我这里定了不少红酒和茶叶,用于员工发福利。我也从另一位车主那里定了肉食,给自己的员工发福利。这就是平台的力量。”

  生产基地位于潍坊安丘的王佳丽,也慕名来到了青岛,推销自己工厂生产的原浆啤酒。啤酒摆在市集上,免费供往来的市民和游客品尝。不少游客当即付款,把地址留给王佳丽,让她给邮寄回去。“来后备箱市集的人,一般都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这也是我们从安丘来青岛参加市集的原因之一。”王佳丽坦言,在后备箱市集上,她结识了很多车友,并和不少车主都签订了供货协议。“后备箱市集这种平台,请给我们这些创业者再来一打都不嫌多!”(记者 贾臻)


责任编辑:张佳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