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社会 > 正文

齐鲁医院一规培医生自杀身亡!最后一条朋友圈:来生,誓不学医

2017-09-22 18:10 来源:生活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来生,誓不学医。”年仅30岁左右的麻醉科规培医生小石(化名)在21日凌晨发布了最后一条朋友圈。21日上午,小石被人发现在齐鲁医院的手术休息室内身亡,疑似静推了某种药物。

  “来生,誓不学医。”年仅30岁左右的麻醉科规培医生小石(化名)在21日凌晨发布了最后一条朋友圈。21日上午,小石被人发现在齐鲁医院的手术休息室内身亡,疑似静推了某种药物。

  知情人士透露,小石因执业医师考试失利,无法顺利毕业,工作压力等因素让其不堪重负,最终,身为麻醉师的他,选择用推注药物的方式永远“麻醉”了自己。

  22日上午,齐鲁医院手术室门前人头攒动,数十名患者家属默默的站在这里,每当手术室内推出患者时,人群就会骚动一番,被医生叫到名字的家属快步走上前,查看还躺在病床上的家属。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走在楼道内要比普通人跟快一些,虽然快但不慌乱,眼神里更多的是镇静。

  这时,一名头部缠着绷带的男子,被推到了手术室门前,一名医生查看着他的病历,反复确认过的身份后,随着病房车走进了手术室,家属想要跟进去,被门口的保安轻轻拦下了。“没事,医生会照顾好他的。”

  “据说昨天有个男规培医生被发现死在手术室内了。”一知情人士说,当天下午,警察来到医院并封锁了现场。

  21日凌晨, 小石结束了工作后,和其他同事一样在医生休息室内休息。“那个屋子很黑,有很多人在他身边休息。”知情人士说,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小石。“之后他连续发了好几篇朋友圈,说的都是了无牵挂的话。”

  据认识小石的人说,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平时很爱开玩笑。然而,他的朋友圈里满是“加班”,言辞沮丧,“这和他的性格截然相反”。

  小石的微信头像是一个跪倒在地的兔斯基,萌萌的漫画形象此时看起来是那么无力。“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劝人学医解决不了的,”小石的微信签名后面配有一个咧嘴笑的表情,更像是一种自嘲。

  20日,小石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漫画形象准备上吊的表情包,说:“夜班使人暴躁。”后面配着多个发怒、呐喊、咒骂的表情。20日最后一条朋友圈显示,“接连几个夜班都是通宵……这种夜班的确让我有些许暴躁”。

  21日凌晨,小石连发五条朋友圈。第一篇文章标题为“突发!年仅26岁的麻醉规培医生猝死”小石的评论说:这种畸形制度下,可以预见我的未来。第二篇标题为“规培医生因拒绝加班引发师生互撕”小石评论说:鞠躬尽瘁猝死而后已。第三篇标题为“别说我的工资拖后腿,我都快把大胯拖掉了!”小石评论说:当一个人为如何活下去而苦苦挣扎…..

  在一篇标题为“37岁女医生自杀,一个月加班251小时!”小石,写道:“其实很早以前就想写这些了,也许我死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也许会上新闻,也许会有人评论,也许会像其它医护人员猝死的新闻一样,被人怀念一阵,一切归于平静。唉,随意吧,反正我也了无牵挂。”最后配了一个皱眉的表情。

  小石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是一篇文章的截图。“事实上,我们绝大多数对别人看似高明的人生建议和忠告都只会令当事人觉得非常尴尬和哭笑不得,而人家还要忍痛对你说声谢谢。”文章最后小石说:“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学医,这次,就听我一回吧~来生誓不学医。”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知情人士说,小石很有可能是跑到值班室内,没有人发现他。“等找到人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他是医院的规培医生,事情发生之前他并没有什么异常。”据知情人士介绍,小石的姐姐也是学医的。“原本他是要今年毕业的,结果执业医师考试没有通过,所以没能毕业。”

  “据说他女朋友最近还和他闹分手,网上说他三十岁了,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补助少的可怜,平时生活还要找家里要补贴,生活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知情人士继续说,小石死亡的方式给自己静推了一种叫做丙泊酚的药物。

  丙泊酚 是目前临床上普遍用于麻醉诱导、麻醉维持、ICU危重病人镇静的一种新型快速、短效静脉麻醉药。“这药能抑制心肌,推注过多可因抑制循环死亡。一般计量并没有痛苦。”知情人士介绍说,注射合适计量的患者,会做美梦。“有时候病人都会在梦里笑,他也是想这样愉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医院:还在调查当中

  随后记者来到了齐鲁医院宣传科。“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一名宣传科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什么时候出来调查结果,我们会向社会公布。”

  目前,警方还在调查当中。

  规培路遥 学医路漫

  不少医学规培生向记者亲述,来自工作、经济、心里的压力,远远超过其内心所能承受的最大限额,迷茫、忧虑常常充斥其身……

  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等7部门下发了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我国开始实施了“5+3”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模式,即完成5年医学类专业本科教育的毕业生,再接受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

  “完成这类培训的医学毕业生就叫做医学规培生,可以毕业后先考取研究生,在找工作单位,这样未来的发展前途会更好,如今这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小菲本科毕业于山东某名牌大学,顺利考取研究生后,成为了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的规培生。

  进入医院后,来自同学、朋友的赞美声不绝于耳,在家人眼中她成了“最有出息”的孩子。然而,小菲自己知道,从医路才刚刚开始。

  每天6点钟,一睁眼看到的就是科室里的“工作”。抽血、写病历、收病人……虽然已从事了一年多,但直到现在她工作起来仍谈不上有条不紊。

  除此之外,小菲还要完成学校导师布置的任务,“等于一边完成医院工作,一边还要完成学业。”小菲说。

  虽然身处一线大城市,但从事这样的工作一个月也仅能得到1800元的补助费用。除去水费、电费,日常的生活开销外,所剩寥寥无几。眼看儿时的玩伴已结婚生子,而自己的生活开支仍需要家里补助,小菲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早班、夜班、加班,最初听到这样的字眼小菲噘着嘴不停地抱怨,如今“24+12”的工作周期她也早已习以为常。“上全天班,晚上值夜班,第二天再上半天班,下午才能回去休息,这就是‘24+12’,有时候时间一长一周还会有2到3个夜班。”小菲说。

  即便如此,她依然选择奋战在医学事业前线,希望能坚持下来,用自己的双手挽救更多的生命。


责任编辑:王琦崴
分享到:
./W0201709226553478331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