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文化 > 正文

古柏被盗砍石佛遭斩首 乡村文明有“断根”之忧

2014-04-03 15:07 来源:齐鲁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被大山环绕的济南长清张夏镇小寺村规模不大,在当地却小有名气。巍峨的玉皇庙、苍翠的松柏、难得一见的四方佛刻石,一直让小寺村村民引以为傲。然而,近来村里三棵百年老树的被砍被伐,明清石刻渐次模糊,使得那些承载着村民乡愁的“宝贝”面临着缺少维保的窘境。

村民在小寺村的唐代四方佛下端详。

  被大山环绕的济南长清张夏镇小寺村规模不大,在当地却小有名气。巍峨的玉皇庙、苍翠的松柏、难得一见的四方佛刻石,一直让小寺村村民引以为傲。然而,近来村里三棵百年老树的被砍被伐,明清石刻渐次模糊,使得那些承载着村民乡愁的“宝贝”面临着缺少维保的窘境。

  文/片 本报记者 吴金彪 实习生 李安娜 李明慧

  “古柏被砍 太可惜了”

  大山环绕下的小寺村是宁静的。松柏密植的山下,是一条条碎石铺就的弯曲小道,偶尔有几位老人背着手在村里蹓跶,轻声交谈。

  “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77岁的村民薛玉群背靠铁门,望着远处绵延不绝的群山对“贸然闯入”的记者说,小寺村村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里,对村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有说不出的感情,不舍得离开。

  站在薛玉群的院子里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不远处山头上郁郁葱葱的柏树。问起山上松柏的“年纪”,几位村民都认真地回答:“得有上千年了吧。”

  在小寺村村东的山上,记者见到了这些历经岁月沧桑仍挺立山头的松柏,有些粗大的树干上挂着“济南市古树名木”的标牌。

  今年春节前,就在这些密植的“丛林”中,有三棵老的侧柏被人砍伐了。“太可惜了。我小的时候这些树就在,如今我都老了,这些树好像还没有变化。柏树长得慢!”山下居住的薛玉群老人摇了摇头。

  三棵侧柏“丢失”后就有村民拨打了报警电话。长清警方高度重视,已经对此事展开调查。2013年2月,长清和历城警方曾经联手破获了一起盗窃古树的案件,被盗的古柏树有200多年的历史。

  就像环绕村子的大山一样,山上的每一棵树对于村民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感情。

  唐代四方佛 被“斩首”

  《灵岩志》上曾有“先建方山之阴神宝寺,后建方山之阳灵岩寺”的记载。这个小山村也因神宝寺而得名“小寺村”。

  不过,现在的小寺村其实已没有寺庙。

  现在村里唯一可以见证小寺村、神宝寺辉煌的可能是一个被当地村民称为“四大部洲”的巨石圆雕,石刻的莲花座上面,端坐着四尊佛。专家介绍,“四部洲”可能是小说或者民间艺人的说法,其实这个造像石应该称之为“四方佛”,为唐代石刻,造型精美,十分罕见。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尊唐代佛像造石,却长期“委身”于逼仄的两处农家院落中间,佛像两旁耸立着高墙,如果不是村民指引带路,外人很难发现。记者看到,四尊佛像的头已经没了,手臂处也有残缺。

  “曾经考虑运到其他地方保管,不过当地村民不愿意。”长清区文物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说,佛头不是建国后损毁的,当地村民对“四方佛”也有相当的感情。

  “你看,这是衣服花纹,这是胳膊。”村民薛玉森一边端详佛像,一边向记者介绍。

  老物件里有乡愁

  记者手记

  除了“四方佛”,小寺村的东山上还有一座庙,名为玉皇庙。拾阶而上,映入眼帘的是近10通石碑,上面有明崇祯、清康熙和乾隆时代的重修碑文。不过风吹日晒之下,很多文字已经模糊不清。

  玉皇庙门口两侧的石刻壁画也已经脱落,外面的院墙也已经残破。历经岁月沧桑后,玉皇庙一侧硕大的古钟还能发出响亮的声音。

  “小的时候,很多人到庙里去烧香。‘文革’的时候都破坏了。”村民薛玉勤说。

  长清当地文物部门相关人员表示,小寺村遇到的情况其实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由于属地保护、村民保护意识相对薄弱和资金不足等原因,很多散落在民间的文物,风吹日晒,正面临着维保困难的窘境。

  据了解,面对专业文保人员有限“看不过来”的现实,一些文物部门采取聘用农民做“看护员”的办法,成立文物保护队,经常性地到野外看护文物是否被盗,但这种办法也经常顾此失彼,难以周全。

  “很多盗墓贼都是凌晨作案,不可能有人天天盯着。”专家表示,野外文物保护关键还要靠“全民动员”,每个村民都要负起保护祖宗遗产的责任。因为“文物是村里的,丢了对不起老祖宗”。   本报记者 吴金彪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