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文化 > 正文

章丘:诗意的栖居

2020-06-07 12:09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自然的美丽是她的一种天赋,诗意的栖居是她的一种选择。行走在章丘的街头,在哪儿,似乎都是在公园里......

  鲁网6月7日讯 久居乡下,不知什么时候城里长出了数个公园,虽由人作,却是宛自天开。

  去看看的愿望在春节后终于达成。许是整个冬天没有下过一场像样的雪了的缘故,看着车窗外没有消融的雪,一脸美美的笑意。春雪,喜庆地扮靓了整个山、泉、湖、河裹夹着的城市。

  把车停在龙泉大厦前的广场。同行的人很多,在林荫公园蜻蜓点水般的一带而过,径直去了触手可及的小东山湿地公园。

  走进小东山,宛如走进一幅徐徐展开的中国山水的画卷。迎眉之景当是名为“登云”的石桥。桥下无水,积雪很是留恋地依偎在躺在河床上的无序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旁。

  顺河道而下,温润的空气中,偶有飞鸟啼鸣,不远处有一潭溪水。乍暖还寒,雪在冰面上还没有完全融化,白白的,干净得很。没有雪的冰面倒映着岸上树木的、岩石的、石桥的影子。这些影子比起化了冰的水面上的倒影,朦胧了许多。溪水是清澈见底的,不时会有水泡冒出,扶摇而上。这水应该也是泉水吧。水草绿茵茵的,似乎早就听到了春天的脚步。水面上铺就了童年时才有的蓝天。

  雪后的阳光是如此的好,普照之下的寒冰、春水、倒影、游人,一切都安详地享受着阳春白雪的惬意。

  雪是舞蹈着的水,冰是睡着了的水,同为一潭溪水,有着不同的姿态。在水边小憩,岂不也会有对影成三人的诗意。

  把手伸进水里,没有捉住水,却搅动了水底的尘泥。浑浊立马泛起,而后慢慢地、慢慢地下沉,静静地、静静地又恢复了以前的清澈。留在手里的水,无论是紧握还是松开,终究还是从指缝间,一滴、一滴地流淌干净了......

  此刻,我看到泉水是善良的,也是包容的。它哺育了万物,却没有索取的意念,无论是谁,它都会敞开胸怀接纳,然后慢慢地净化自己。

  人,已在小桥之上,我随折回,拾级而上。步缓细观,石桥有尚古的味道,如同《清明上河图》上绘就的一般样相,单拱呈半圆状,石阶如梯至顶。扶栏的石板与石柱上均有镌刻的莲花。石桥通体石制,古朴典雅中隐隐地泛着岁月抚摸过的痕迹,其材质不像本地的青石,难不成是从他出移来以古复古之作?

  这猜想,随即得到了验证。不止是石桥,还有一湖相望的凌波亭,以及凌波湖南三棵树,均是异地迁移而来。桥是古桥,亭是古亭,树是古树,遥远与深邃沉淀了小东山的内涵。

  站在石桥上,静对突兀森郁的胡山,感觉了小东山“小”字的恰到好处。胡山若是伟岸的俊男,小东山就是不折不扣的小家碧玉。本想是用“美女”一词来形容小东山的,因为如今词汇的含义已超出从前的范畴,美女只不过是用来区分性别的了。莫名的想到了举步之遥百脉泉畔的李清照,岁月留给她的是“才女”传名。

  小东山,秀而不媚,清而不寒,无拘无束,随意感知。

  有人欢快地走下小桥,一身青色着装,一条红红的丝巾在舞动着,成了画卷中最灵动的风景。此刻的感觉我们不是在欣赏山景,而是已经融入满山的景致。

  “人对青山山对人,不知谁主与谁宾。猛然谷里一声笛,唤出梅花陇外春。”雪蓑的诗句倒是应了此时的景。李开先《雪蓑道人传》记载:雪蓑,“原河南杞县人,徙居唐县。”“恃其颖性,学一事则精一事。而字画、弹琴、蹴踘、歌唱,皆可居海内第一流。”这奇才古人也是他乡移居而来。

  登云桥东侧是凌波湖。湖不大,上有三古之一的凌波亭。站在古桥上远观古亭,飞檐翘角,斗拱层叠,雕梁画栋,古朴凝重中有一种气宇轩昂之感。

  随影而行,片刻之功便近身古亭。古亭需细品。亭身全木,卯榫结构,六角、重檐、攒顶。檐下有寓意吉祥的福寿、麒麟、暗八仙等精美的浮雕。六根亭柱笔直,底座处有石雕的小狮子,戏玩之态甚是喜人。精雕细刻,行云流水的节奏,可见古时工匠的态度是及其认真的。

  古树在凌波湖之南,粗壮的树干上有细枝数条。日头恰好停留在古树上,伸向空中的枝桠如同伸出的臂膀,捧着给自己带来发展的机遇。

  凌波古亭下有栈桥伸向凌波湖。湖中无水,眼前分明能看到一座古亭守望着一湖的波光粼粼。倒映在水面上的近亭、远山、松涛、鸟语,便躺在了湖水的怀里,那份闲逸徒生了几多遐想。或是春天,走在栈桥上,欣赏一山绿色的萌动;或是酷夏,倚在古亭下,沐浴一湖山风的凉爽;或是深秋,站在湖畔,打捞掉进湖水里一山的红叶;或是雪冬,行走在古桥上,拾起踏进雪地里清脆的回音.....

  “石滑岩前雨,泉香树杪风。江山无限景,都聚一亭中。”张宣这题咏元代倪云林名画《溪亭山色图》的诗句,放在凌波亭应个景是再合适不过了。

  古桥、古亭、古树,呈三角之势,围绕着小东山固有的熔岩地貌,抱团成景。可以说,独具匠心的三古给小东山添加了一处不急不躁的精彩。

  三古是小东山景致的一个缩影,小东山是章丘园林的一个缩影。师法自然,人与自然、人与生态的结合可谓相得益彰。不大的一座城,被十几处小东山一样冠以山、泉、湖、河名号的公园紧紧地拥抱着。人居住其间,临泉近山的,明山秀水独有的园林风味,章丘诗意得很。若不是走马观花的频率,静下心来去细细品味章丘园林的韵味,没有个把月的时间是不行的。

  尘泥,水草,鸟语,共生泉水中,泉水是包容的;古桥,古亭,古树安居于小东山,小东山是包容的。古人雪蓑与李中麓交好共居章丘,如此说来,章丘自古就有泉水一般包容的胸怀。

  公园与城市,静默相对时,不知谁主与谁宾?山、泉已经走进了章丘这座城的生命里,深在思致,妙在情趣。与其说章丘是座城市,倒不如说是住在公园里的城市更为贴切了。

  自然的美丽是她的一种天赋,诗意的栖居是她的一种选择。行走在章丘的街头,在哪儿,似乎都是在公园里......

  (作者:雪城,生于清照故里章丘,背着文字行走,在主流媒体发表20余万字原创文学作品。)


责任编辑:徐英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