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泉边话红楼》元春之十五 绕不过去的年羹尧

2022-04-15 10:46:0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作者:柳延秀

  年羹尧(1679年—1726年),清朝名将。原籍凤阳府怀远县(今安徽省怀远县),进士出身,官至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加封太保、一等公,高官显爵集于一身。妹妹年氏是雍正的敦肃皇贵妃。

  

 01 英勇善战,功勋卓著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仅三十岁的年羹尧就升任四川巡抚,成为封疆大吏。康熙六十年(1721),年羹尧进京入觐,升迁川陕总督,成为西陲的重臣要员。后来,雍正在“九子夺嫡”中最终获胜,君临天下。登基之初,作为封疆大吏的舅子哥年羹尧,倍受倚重,和隆科多并称雍正的左膀右臂。当时,年羹尧总揽云、贵、川、陕的一切事务,实际上成为雍正在西陲前线的亲信代理人。元年十月,青海发生罗卜藏丹津叛乱,年羹尧命令诸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迅猛地横扫敌军,大获全胜,为雍正上台伊始的政权稳固加了分,“年大将军”的威名从此享誉朝野。 

 02 过度受宠,忘乎所以

  平定青海叛乱后,雍正极为兴奋,视年羹尧为“知己”、甚至政治“恩人”,他放下皇帝身份,说了不少肉麻的过头话,如:“不但朕心依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至此,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年羹尧本人及家人从物质到爵位,所受的恩遇之隆,是古来人臣罕能相匹的,雍正希望他们彼此做个千古君臣知遇的榜样。

  物极必反,年羹尧被雍正的宠信搞昏了头,志得意满,目空一切。雍正二年十月他奉旨进京, 在边疆时,蒙古王公和额驸阿宝见到年羹尧也必须跪拜。赴京途中,他令直隶总督李维钧、 陕西巡抚范时捷等跪道迎送。到京后甚至在雍正面前,也十分骄横,无人臣礼,引起雍正的反感和警觉。此后年羹尧开始失宠,处境急转直下。

  03 物极必反,身败名裂

  雍正三年(1725)四月,年羹尧被解除川陕总督职,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当年十二月,获九十二款大罪,被赐白绫自尽。年羹尧之死,是清史一大迷案。雍正二年春,年羹尧因平定青海之乱,被雍正捧上了天;但从雍正三年四月解除川陕总督职开始,到最后处死不到一年时间,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家破人亡。《清史稿》记载:“年羹尧凭借权势,无复顾忌,罔作威福,即于覆灭,古圣所诫”。  

  04 之所以罹祸,内因是主要的

  一是性格残暴。葛虚存在《清代名人轶事》中记载:年羹尧治军极严,一言既出,部下必须令行禁止,绝对不能有半点迟疑。一次他乘轿子外出,正逢天降大雪,随从扶轿的手上,不一会就积满了雪花,手指都快冻掉了。年羹尧心生怜意,下令说:“去手!”叫随从不必扶着轿子了。随从没领会其意思,竟然拔出佩刀,斩断了自己扶轿的手,鲜血涔涔洒遍了雪地。年羹尧虽然懊悔没把话说清楚,但也没办法补救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事足见年羹尧为人凶残的本性。

  二是为人强势。年羹尧自恃功高,骄横跋扈,日甚一日。他在官场往来中趾高气扬、气势凌人,赠送给属下官员物件,“令北向叩头谢恩”;发给总督、将军的文书,本属平行公文,却擅称“令谕”,把同官视为下属。对于朝廷派来的御前侍卫,理应优待,但年把他们留在身边当作“前后导引,执鞭坠镫”的奴仆使用;狂妄自大,不懂君臣之道,不知人心险恶。

  三是结党营私。当时在文武官员的选任上,凡是年羹尧所保举之人,吏、兵二部一律优先录用。同时,他还排斥异己,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以陕甘川官员为骨干,包括其他地区官员在内的小集团。每有肥缺美差必定安插其私人亲信,“异己者屏斥,趋赴者荐拔”。

  四是心计诡谲。比如他弹劾直隶巡抚赵之垣“庸劣纨绔”,而举荐其亲信李维钧。赵之垣丢官后,转靠年羹尧门下,先后送给他价值达二十万两之巨的珠宝。年羹尧就借雍正二年进京之机,特地将赵带到北京,“再四恳求引见”,力保其人可用。遭年羹尧参劾降职的江苏按察使葛继孔,两次送上各种珍贵古玩,年羹尧于是答应日后对他“留心照看”。

  五是贪敛财富。年羹尧贪赃受贿、侵蚀钱粮,累计达数百万两之多。在雍正朝初年,整顿吏治、惩治贪赃枉法是一项重要改革措施。在这种节骨眼上,只要雍正发现了,凭他赏罚分明的个性和残暴手段,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反观同时期的十三爷允祥,是雍正最信任的兄弟和大臣,为四哥支撑台面;但胤祥却为人谨慎,不习奢靡,即使雍正赏赐金银、名爵或者墓地,胤祥的第一反应都是婉拒,超出祖制的更是坚决推迟不受。年羹尧虽不是雍正的手足,却也曾是至亲、臂膀,获得过高度信任,但最终致罪而死。

  所以,年羹尧虽然千古奇冤,但也罪有应得。

责任编辑:殷会丽
新闻关键词:雍正总督官员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