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菏泽一环卫工夫妻输液时牵手睡着 

  

  鲁网菏泽1月5日讯(记者 李朋)从昨天开始,一张环卫老两口牵手输液的照片传遍菏泽朋友圈。1月5日上午,鲁网记者联系到了照片拍摄者纪先生,据了解,昨天中午,他给孩子输液时看到了老两口牵手输液的场景,就随手拍了下来。“感觉很温馨,是年轻人学习的榜样。”纪先生说。

  照片拍摄者叫纪志强,他告诉记者,照片拍摄于鄄城一家医院,昨天中午他给8个月大的孩子去输液,看到了老两口牵着手在输液,感觉场面很温馨、很温暖,就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因孩子一直在闹,他也没有过多的去打扰两人。

  在输液期间,纪先生还协助医务人员为老两口换药。谈及为何会拍下这个场景,纪先生说:两个人一辈子不容易,感觉现场很温馨,就拍了下来发到了朋友圈,觉得年轻人都应该向两位老人学习,他们是年轻人学习的榜样。

责任编辑:王同
往期回顾 / Past Events
第 45 期

从被助者到助人者 “大鼻涕” 男孩胡善辉的“人生三级跳”

在新一期大型公益节目《开学第一课》的录制现场,出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嘉宾,和“大眼睛”苏明娟等人频繁互动。他叫胡善辉,是一名转业军官,现已定居济南。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位英俊刚毅、气质沉稳的男儿,正是当年因为一张“大鼻涕”照片而震撼国人、改变人生的胡善辉。    >>查看全文

第 44 期

半岁男婴患病 母亲切肝救子

昨天下午3:30,一身红色家居装、扎着俩小辫儿的邱女士,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出现在了省千佛山医院肝胆外科病房大门的玻璃后。小家伙好奇地看着记者一行,母亲脸上则是满足的微笑。13天前,42岁的邱女士捐出251克肝脏给了小儿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听说孩子有救,我就没再绝望过;我从没考虑切肝对自己的影响,只要孩子好了,我怎么都行。”     >>查看全文

第 43 期

60岁残疾母亲直播唱歌4个月吸粉7000多 从不讨要打赏

说起第一次直播的趣事,陈桂云紧张到手抖,戳不到准确的键,两小时下来出了一身汗。陈桂云今年60岁,小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左腿残疾,需要双拐才能正常行走。因为残疾,陈桂云一直郁郁寡欢,身体各种疾病随之而来。从今年4月6日开始,陈桂云在女儿的鼓励下做起了唱歌直播,短短四个月,粉丝就涨到7000多,并且还成功减肥40斤,心情舒畅了,各种疾病也随之减轻。陈桂云说,直播中她和粉丝真诚交流,找到存在感,互相鼓励,自己开心,别人也开心。    >>查看全文

第 42 期

济南西藏中学“最美教师”丹赳 17年默默奉献做藏族学子贴心人

丹赳,一名在济南教书的藏族老师。17年前,他放弃待遇优越的西藏大学教师工作,来到济南西藏中学任教。     >>查看全文

第 41 期

她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与家人在一起 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家住槐荫区道德街北辛街社区郝景玉今年59岁,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她,不料一场车祸夺去了丈夫的健康,更让这个家一时间失去了欢声笑语。     >>查看全文

第 40 期

有消防员13年来,只在家过了一个春节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身影冲进浓烟烈焰,诠释着最美的逆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火灾防控,放弃了亲情的团聚……7月31日上午,山东省消防部队“庆八一·铭记从警岁月”主题活动举行。记者了解到,山东消防部队一代一代的消防官兵,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贡献,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典型。     >>查看全文

第 39 期

放下“金碗”远渡重洋 只为给“星星的孩子”开一扇窗

“那是我的执教生涯中,第一次没听到整齐划一的‘老师再见’。放眼望去,却看到座位上的孩子们,努力地用手势和眼神表达着留恋。忽然,一个含混且缓慢的童声响起——‘再来,礼拜四!’一瞬间,某种说不清的力量击在了我心头,并传遍全身,最后汇集在眼眶里,化作了打转的泪水。”就在那一刻,曾是优秀节目主持人、语言培训师的朱珠决定放下“金饭碗”,为“星星的孩子们”等特殊儿童群体搏上今后的人生。     >>查看全文

第 38 期

拄拐行医 医生左腿受伤架着双拐给病人治疗一站俩小时

济南民警李红宇在去医院做康复治疗时拍下了一组照片,照片中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正架着双拐,左腿上戴着护具,微弯着腰给病人拔罐、针灸,做着康复治疗……这名女医生叫宋禹,4月19日她在参加单位举办的运动会时,不慎左腿受伤,目前正在康复阶段。宋禹说,为不耽误病人的康复治疗,她在自己到医院做康复治疗期间,也安排了一些病人前来治疗。    >>查看全文

第 37 期

88岁的她每天跑步锻炼 “我不敢死,放心不下他”

今年51岁的陈常明,是河南省信阳市人。9年前,陈常明因放化疗导致左臂失去知觉。从失去知觉开始,陈常明的左臂渐渐浮肿起来。今年,陈常明的左臂直径已经将近七十厘米,重量达七十斤,他也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查看全文

第 36 期

妈妈帮你把森林搬回家

 2007年夏天,舒平接到在挪威留学的女儿于娟打来的电话:“老娘,我已经打工攒够钱了,你来挪威找我吧。”夜晚,母女俩散步在挪威的街头。于娟问舒平:“老娘,你觉得挪威的什么最好?”舒平想了想:“我最喜欢挪威的森林。”于娟便说,“那我们把挪威森林搬回家吧。”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