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帮你把森林搬回家

  于娟的母亲舒平,在曲阜市吴村镇龙尾庄包下了九个山头,种树7年。去年,她又包下了邻村四千多亩山体,继续在此植树造林。记者陈晨实习生罗艳毛延钊摄

7年来在舒平的努力下,龙尾庄一万多亩山体的植被覆盖率达到70%

  7年前

  曾写下70多篇“癌症日记”的

  复旦女教师于娟不幸离世

  但她留下的,还有老家曲阜的一片山林——

  这是她的母亲为完成与女儿的生前之约

  7年不辍,栽出的万余亩葱茏

  2007年夏天,舒平接到在挪威留学的女儿于娟打来的电话:“老娘,我已经打工攒够钱了,你来挪威找我吧。”夜晚,母女俩散步在挪威的街头。于娟问舒平:“老娘,你觉得挪威的什么最好?”舒平想了想:“我最喜欢挪威的森林。”于娟便说,“那我们把挪威森林搬回家吧。”

  2011年4月19日,31岁的于娟因乳腺癌去世。半年后,慢慢走出伤痛的舒平来到曲阜市吴村镇龙尾庄,包下了九个山头。种树,这一开始便是7年。 文/图记者 陈晨 实习生 罗艳 毛延钊 

  乳腺癌晚期

  从挪威读完博士,于娟回到了上海复旦大学,后来留校任教。

  2009年9月,学校组织教师体检,那时并未检查出于娟的身体有任何异常。舒平记得,那年国庆节过后,于娟常觉身体不舒服,“总喊着腰疼,浑身疼。”去上海的几家医院检查了一下,但总查不出病因来。

  2010年元旦那天,舒平陪着疼痛不已的于娟到医院挂了急诊。“当时她躺在急诊室的床上,只要有人靠近,她就觉得疼得不行。”舒平皱着眉头回忆,后来检查终于有了结果:乳腺癌。

  “别人拿到这个结果,或许很难过,但我们家人却觉得开心。”舒平说,于娟被疼痛折磨了两个月,医院却始终检查不出病因,家人的心一直揪着。乳腺癌是可以活命的一种癌症,舒平当时想,“即使给于娟擦50年屁股我也愿意。”但于娟最终的检查结果,却是乳腺癌晚期。2011年4月19日,于娟离开了她的父母,她的丈夫,她不足两岁的儿子。

  种树的玩笑

  1978年,于娟在老家济宁市出生。

  舒平说,自己和于娟正好是两种互补的性格,“我比较胆小,不太爱说话,于娟活泼胆大,是大家的开心果。”

  于娟读三年级时,一次舒平带着她走夜路。知道舒平害怕,于娟一下子跑到前面,对舒平说,“妈妈,我在前面。”

  舒平眼里的于娟,还常常“没大没小”,比如于娟有时会直接喊舒平的名字,“我们母女俩的关系,特别亲密。”

  高一暑假,舒平带着于娟到曲阜找老友相聚。后来老友带着她们来到了龙尾庄。

  舒平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于娟身上背着一个军用水壶,俩人还带着自己烙的饼当午饭。

  如今的龙尾庄是由几个自然村组成的行政村,周围被山环绕。当时的于娟来到这里后,“她觉得这里太漂亮了。”舒平说,当时于娟还开玩笑地说,要舒平退休后到这里的山上来种树,舒平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当时的那个玩笑,如今成真了。”于娟去世后,舒平回到龙尾庄,包下了这里的九个山头,一万多亩山体。育种,培育树苗,栽种,舒平在龙尾庄待了7年。

  永远在一起

  于娟爱好广泛,喜欢弹钢琴,喜欢拉二胡,还喜欢踢足球。

  舒平笑着说,如果于娟哪天放学时身上没有伤,那才奇怪呢。

  于娟也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大学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后来又去复旦大学读研读博,主要研究环保和生物能源。

  高考前,于娟去看望姥姥,讨论报考哪个学校的问题。舒平说,当时姥姥对于娟说,自己老了,希望于娟能照顾好妈妈舒平,“我妈希望于娟去哪儿都带着我。”当时于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舒平说,于娟并没有食言,她吃过的东西,就一定要让舒平吃到,她去过的地方,也一定要让舒平也去一次。

  就像于娟后来去上海上学定居,上海也就成了舒平除济宁外的第二个家;就像于娟去挪威留学,自己打工赚钱让舒平也去了一次。

  舒平当时对于娟说,“只要你喜欢,只要我活着,去哪儿都行。”舒平说,她和于娟,其实就是一个人。

  想起多年前的话语,舒平总觉得奇妙,“你看我当时说过的话,虽然现在于娟不在了,但她永远和我在一起。现在我在种树,就是她在种树。”

  病房里深谈

  生病之前,于娟有160斤重,很快,于娟的体重就降到了80斤。看着在病床上躺着的女儿那瘦削的脊背,舒平哭了出来。

  于娟看到后,喊着舒平坐在了病床上,要给她讲一个笑话。“当时和于娟住在一个病房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伯伯。”舒平说,自己去上厕所时,那位老人曾悄悄问过于娟,舒平的衣服是哪里买的。

  “你知道伯伯为什么要这么问吗?”于娟笑着问,紧接着又笑着回答:“因为他要买给他的女朋友。”于娟大笑了起来,舒平却哭笑不得。

  但舒平知道,如果于娟说一些安慰的话让自己停止哭泣的话,自己可能会更伤心。用这种方式,自己反倒能舒心一些。

  于娟去世前的几个月,舒平和她在20楼的病房内深谈过一次,“她当时应该是感觉到自己情况不太好了。”舒平说,如果于娟不在了,她就跟着于娟一起离开。但于娟对舒平说,“你得帮我照顾宝宝啊,而且还有种树的事,你得帮我做下去啊。”

  不到两岁的宝宝有爸爸、爷爷奶奶以及外公照顾,但种树这件事,舒平知道,只能由自己来替女儿完成。

  于娟去世后,舒平去寺院里待了半年。本来的名字“苏萍”,也改成了舒平。“‘苏萍’去陪于娟了,‘舒平’留下来,去替于娟种树。”  

  新闻背景

  复旦抗癌教师于娟

  于娟,女,1978年出生于山东济宁,生前为上海复旦大学青年教师。

  2009年12月确诊患乳腺癌后,写下一年多病中日记,在日记中反思生活细节,并发出“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的感叹,引起网友关注和热议。

  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于娟辞世,留下70多篇“癌症日记”。

 

责任编辑:方媛媛
往期回顾 / Past Events
第 45 期

从被助者到助人者 “大鼻涕” 男孩胡善辉的“人生三级跳”

在新一期大型公益节目《开学第一课》的录制现场,出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嘉宾,和“大眼睛”苏明娟等人频繁互动。他叫胡善辉,是一名转业军官,现已定居济南。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位英俊刚毅、气质沉稳的男儿,正是当年因为一张“大鼻涕”照片而震撼国人、改变人生的胡善辉。    >>查看全文

第 44 期

半岁男婴患病 母亲切肝救子

昨天下午3:30,一身红色家居装、扎着俩小辫儿的邱女士,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出现在了省千佛山医院肝胆外科病房大门的玻璃后。小家伙好奇地看着记者一行,母亲脸上则是满足的微笑。13天前,42岁的邱女士捐出251克肝脏给了小儿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听说孩子有救,我就没再绝望过;我从没考虑切肝对自己的影响,只要孩子好了,我怎么都行。”     >>查看全文

第 43 期

60岁残疾母亲直播唱歌4个月吸粉7000多 从不讨要打赏

说起第一次直播的趣事,陈桂云紧张到手抖,戳不到准确的键,两小时下来出了一身汗。陈桂云今年60岁,小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左腿残疾,需要双拐才能正常行走。因为残疾,陈桂云一直郁郁寡欢,身体各种疾病随之而来。从今年4月6日开始,陈桂云在女儿的鼓励下做起了唱歌直播,短短四个月,粉丝就涨到7000多,并且还成功减肥40斤,心情舒畅了,各种疾病也随之减轻。陈桂云说,直播中她和粉丝真诚交流,找到存在感,互相鼓励,自己开心,别人也开心。    >>查看全文

第 42 期

济南西藏中学“最美教师”丹赳 17年默默奉献做藏族学子贴心人

丹赳,一名在济南教书的藏族老师。17年前,他放弃待遇优越的西藏大学教师工作,来到济南西藏中学任教。     >>查看全文

第 41 期

她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与家人在一起 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家住槐荫区道德街北辛街社区郝景玉今年59岁,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她,不料一场车祸夺去了丈夫的健康,更让这个家一时间失去了欢声笑语。     >>查看全文

第 40 期

有消防员13年来,只在家过了一个春节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身影冲进浓烟烈焰,诠释着最美的逆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火灾防控,放弃了亲情的团聚……7月31日上午,山东省消防部队“庆八一·铭记从警岁月”主题活动举行。记者了解到,山东消防部队一代一代的消防官兵,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贡献,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典型。     >>查看全文

第 39 期

放下“金碗”远渡重洋 只为给“星星的孩子”开一扇窗

“那是我的执教生涯中,第一次没听到整齐划一的‘老师再见’。放眼望去,却看到座位上的孩子们,努力地用手势和眼神表达着留恋。忽然,一个含混且缓慢的童声响起——‘再来,礼拜四!’一瞬间,某种说不清的力量击在了我心头,并传遍全身,最后汇集在眼眶里,化作了打转的泪水。”就在那一刻,曾是优秀节目主持人、语言培训师的朱珠决定放下“金饭碗”,为“星星的孩子们”等特殊儿童群体搏上今后的人生。     >>查看全文

第 38 期

拄拐行医 医生左腿受伤架着双拐给病人治疗一站俩小时

济南民警李红宇在去医院做康复治疗时拍下了一组照片,照片中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正架着双拐,左腿上戴着护具,微弯着腰给病人拔罐、针灸,做着康复治疗……这名女医生叫宋禹,4月19日她在参加单位举办的运动会时,不慎左腿受伤,目前正在康复阶段。宋禹说,为不耽误病人的康复治疗,她在自己到医院做康复治疗期间,也安排了一些病人前来治疗。    >>查看全文

第 37 期

88岁的她每天跑步锻炼 “我不敢死,放心不下他”

今年51岁的陈常明,是河南省信阳市人。9年前,陈常明因放化疗导致左臂失去知觉。从失去知觉开始,陈常明的左臂渐渐浮肿起来。今年,陈常明的左臂直径已经将近七十厘米,重量达七十斤,他也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查看全文

第 36 期

妈妈帮你把森林搬回家

 2007年夏天,舒平接到在挪威留学的女儿于娟打来的电话:“老娘,我已经打工攒够钱了,你来挪威找我吧。”夜晚,母女俩散步在挪威的街头。于娟问舒平:“老娘,你觉得挪威的什么最好?”舒平想了想:“我最喜欢挪威的森林。”于娟便说,“那我们把挪威森林搬回家吧。”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