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的她每天跑步锻炼 “我不敢死,放心不下他”

  

  

  陈常明的左臂现在直径近七十厘米,重量达七十斤,生活极不方便,他的老母亲平时靠捡饮料瓶卖钱照顾他

  今年51岁的陈常明,是河南省信阳市人。9年前,陈常明因放化疗导致左臂失去知觉。从失去知觉开始,陈常明的左臂渐渐浮肿起来。今年,陈常明的左臂直径已经将近七十厘米,重量达七十斤,他也因此患上了抑郁症。陈常明母亲今年已88岁,平时在家门口附近靠捡饮料瓶卖钱照顾患病的儿子。因怕自己离世后,没人照顾儿子,陈常明母亲每天凌晨五点左右就起床跑步锻炼身体。九年间,陈常明在家人的陪同下四处求医,但他去过的所有医院都建议他截肢。今年6月19日,陈常明在哥哥陈常春和母亲的陪同下来到济南求医,但是面对史无前例的病号,医生也犯了难。 文/图记者侯宝之

   左臂失去知觉

  2009年夏天,42岁的陈常明发现,自己左侧锁骨下方出现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疙瘩。陈常明到信阳市当地的医院检查时被告知,小疙瘩是恶性黑色素瘤,已经扩散到肺部和肝部。

  “我们到郑州的大医院检查时,医生说的和信阳市医院的检查结果一致。”陈常春介绍弟弟病史时,陈常明一直在病床上躺着一语不发,“医生告诉我们,弟弟只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了,最长不过半年,让我们回家准备后事。”陈常春说,家人并没有放弃希望,“医生告诉我们,可以通过放化疗‘延长弟弟的寿命’,但是由于病情比较严重,没有必要在郑州做放化疗。”

  “我们从郑州回到信阳后,打算到市里一家比较大的医院治疗。”陈常春说,但是因为当天医院恰好停电,“我们就到信阳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治疗。”陈常春说,信阳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有一名刚从北京301医院实习结束的医生,“他告诉我们,弟弟的放化疗要经过四十九天。”

  “就在放化疗快做完时,意外出现了。”陈常春说,在做了放化疗四十多天后,陈常明的左腋下出现了大片脓水,“随后他整个左臂都失去了知觉,动也动不了了。”

  胳膊比腰还粗

  说起弟弟病情,陈常春表示十分无奈。“弟弟左臂失去知觉后,从手上就开始慢慢浮肿起来。”陈常春说,陈常明的左臂也渐渐变粗、变重,“今年,弟弟的整个左臂直径已经超过七十厘米,比腰还粗;重量也近七十斤,他每天都像提着一大桶水一样,生活非常不方便。”

  更让陈常明一家感到绝望的是,当他们赶到北京、上海等大医院检查时,医生告诉他们并没有出现恶性黑色素瘤扩散的情况,“医生说,只是在肝部有一个小疙瘩。”陈常春说。

  为了给陈常明治病,陈常春只要有点积蓄就带着弟弟四处求医,“但是所有医生在检查后,给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弟弟的粗胳膊是因为淋巴液淤积,建议截肢。”陈常春说,为此,陈常明还患上了抑郁症,“每天说话都不多,也挺容易急躁。”

  “6月18日,朋友说济南市106医院在治疗淋巴液方面比较专业,我们就从老家赶到了济南。”陈常春说,因为陈常明的左臂,除了粗大外,还长了一些淋巴瘤,“我们在火车上,很多人在路过我们身边,看到他的胳膊后,都捂着眼。”

  陈常春说,在到达济南后,因为陈常明的病情太严重,“医生表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病情,所以要通过会诊制定出最佳的治疗方案。”

  在几天的等待中,陈常明的情绪渐渐变得激动起来,“他问我为什么来济南这么多天还不动手术,不给他治疗,我怎么给他解释他也听不进去。”陈常春说。

  又患上抑郁症

  陈常明躺在病床上听着哥哥的介绍,不时表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母亲一直坐在病床边守着他,“1998年,他(陈常明)就因为企业改制下岗了,当时他才31岁。”陈常明的母亲说。

  据了解,1982年,15岁的陈常明接了父亲的班,到当地一家企业做仓库管理员,“弟弟下岗后,整个人就变得郁郁寡欢。”陈常春说,自从下岗以后,陈常明因为精神状态一直不佳,就一直在家待业。

  “弟弟待业期间,一直由母亲照顾。”陈常春说,他们的母亲在前几年还能趁着比较有力气,骑着三轮给别人送饮料、啤酒,“一次就要送二十多件啤酒。”陈常春说,自从陈常明生病之后,他们的母亲就一直在家照顾他的弟弟,“因为弟弟的左臂太重,自己吃饭、上厕所都需要母亲帮忙。”陈常春表示,由于陈常明患有抑郁症,他的母亲也不敢让陈常明一人在家,“现在母亲只是在家门口附近捡点饮料瓶卖钱。”

  “九年来,为了给弟弟治病,我们共花了一百多万元,只想满足弟弟保住胳膊的心愿,他还没有结婚,不想就此落下残疾。”陈常春说,现在他家里的积蓄已经花光了,“在临行前,我在朋友那里借了两万多元,但是一旦要保住弟弟的左臂,医生说保守估计需要三十多万元。”

  陈常明母亲说,她怕自己离世后,没人照顾陈常明,所以她每天凌晨五点左右就起床跑步锻炼身体,“我不能生病,更不敢死,我不放心我的小儿子。”陈常明母亲说着,陈常春和母亲的眼里都泛起了泪花。

  医院说法

  尽力保全病人左臂

  希望专家一起会诊

  “6月19日,我们在见到病人第一眼后十分震惊。”济南市106医院外四科副主任医师高民信说,当时陈常明在坐到板凳上时,都要把左臂放在腿上。

  高民信介绍,陈常明的左臂粗大,是因为做放化疗时,方法不当,导致他左腋下淋巴系统功能丧失,“人体内产生的淋巴液,要通过腋下淋巴系统回流,因为他的腋下淋巴系统功能丧失,因此回流受阻。”

  “除了淋巴液淤积外,我们还发现了其它问题。”高民信说,因为陈常明的左臂的重量已经超过七十斤,“长时间的承重,导致他肩部部分关节粉碎性骨折,左臂上几乎所有关节都脱节了。”

  由于陈常明和家人都想要保住他的左臂,因此106医院的医生也犯了难。“由于陈常明的左臂淋巴液回流受阻,即使按照常规方法将现有的淋巴液清理掉,也会有复发的可能性,而且复发的时间最快是半年。”高民信说,加上陈常明左臂多处关节脱位和骨折,“我们医院也暂时拿不出一个十分有效的骨科治疗方案。”

  “我们再次求助于有经验的骨科医生,到我们医院进行会诊,能和我们一起制定出一个最佳的治疗方案。”高民信说,经过疏导,目前,陈常明的家人和他本人已经对截肢降低了抵触心理,“其中病人本身的心理障碍是最难逾越的,因此,我们也希望能得到心理专家的帮助,如果实在不能保住病人的左臂,为了他往后的健康着想,我们希望能对病人进行有效的心理疏导。”

  救助方式

  如果您是骨科或心理方面的专家,且愿意提供专业指导,请联系济南市106医院外四科:0531-81605879

  如果您想帮助陈常明,您可以通过以下途径奉献爱心:支付宝账号:13193876878,收款人:陈常春。

责任编辑:王丽雪
往期回顾 / Past Events
第 45 期

从被助者到助人者 “大鼻涕” 男孩胡善辉的“人生三级跳”

在新一期大型公益节目《开学第一课》的录制现场,出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嘉宾,和“大眼睛”苏明娟等人频繁互动。他叫胡善辉,是一名转业军官,现已定居济南。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位英俊刚毅、气质沉稳的男儿,正是当年因为一张“大鼻涕”照片而震撼国人、改变人生的胡善辉。    >>查看全文

第 44 期

半岁男婴患病 母亲切肝救子

昨天下午3:30,一身红色家居装、扎着俩小辫儿的邱女士,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出现在了省千佛山医院肝胆外科病房大门的玻璃后。小家伙好奇地看着记者一行,母亲脸上则是满足的微笑。13天前,42岁的邱女士捐出251克肝脏给了小儿子,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听说孩子有救,我就没再绝望过;我从没考虑切肝对自己的影响,只要孩子好了,我怎么都行。”     >>查看全文

第 43 期

60岁残疾母亲直播唱歌4个月吸粉7000多 从不讨要打赏

说起第一次直播的趣事,陈桂云紧张到手抖,戳不到准确的键,两小时下来出了一身汗。陈桂云今年60岁,小时候患上小儿麻痹症,左腿残疾,需要双拐才能正常行走。因为残疾,陈桂云一直郁郁寡欢,身体各种疾病随之而来。从今年4月6日开始,陈桂云在女儿的鼓励下做起了唱歌直播,短短四个月,粉丝就涨到7000多,并且还成功减肥40斤,心情舒畅了,各种疾病也随之减轻。陈桂云说,直播中她和粉丝真诚交流,找到存在感,互相鼓励,自己开心,别人也开心。    >>查看全文

第 42 期

济南西藏中学“最美教师”丹赳 17年默默奉献做藏族学子贴心人

丹赳,一名在济南教书的藏族老师。17年前,他放弃待遇优越的西藏大学教师工作,来到济南西藏中学任教。     >>查看全文

第 41 期

她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与家人在一起 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家住槐荫区道德街北辛街社区郝景玉今年59岁,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她,不料一场车祸夺去了丈夫的健康,更让这个家一时间失去了欢声笑语。     >>查看全文

第 40 期

有消防员13年来,只在家过了一个春节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身影冲进浓烟烈焰,诠释着最美的逆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火灾防控,放弃了亲情的团聚……7月31日上午,山东省消防部队“庆八一·铭记从警岁月”主题活动举行。记者了解到,山东消防部队一代一代的消防官兵,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贡献,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典型。     >>查看全文

第 39 期

放下“金碗”远渡重洋 只为给“星星的孩子”开一扇窗

“那是我的执教生涯中,第一次没听到整齐划一的‘老师再见’。放眼望去,却看到座位上的孩子们,努力地用手势和眼神表达着留恋。忽然,一个含混且缓慢的童声响起——‘再来,礼拜四!’一瞬间,某种说不清的力量击在了我心头,并传遍全身,最后汇集在眼眶里,化作了打转的泪水。”就在那一刻,曾是优秀节目主持人、语言培训师的朱珠决定放下“金饭碗”,为“星星的孩子们”等特殊儿童群体搏上今后的人生。     >>查看全文

第 38 期

拄拐行医 医生左腿受伤架着双拐给病人治疗一站俩小时

济南民警李红宇在去医院做康复治疗时拍下了一组照片,照片中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正架着双拐,左腿上戴着护具,微弯着腰给病人拔罐、针灸,做着康复治疗……这名女医生叫宋禹,4月19日她在参加单位举办的运动会时,不慎左腿受伤,目前正在康复阶段。宋禹说,为不耽误病人的康复治疗,她在自己到医院做康复治疗期间,也安排了一些病人前来治疗。    >>查看全文

第 37 期

88岁的她每天跑步锻炼 “我不敢死,放心不下他”

今年51岁的陈常明,是河南省信阳市人。9年前,陈常明因放化疗导致左臂失去知觉。从失去知觉开始,陈常明的左臂渐渐浮肿起来。今年,陈常明的左臂直径已经将近七十厘米,重量达七十斤,他也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查看全文

第 36 期

妈妈帮你把森林搬回家

 2007年夏天,舒平接到在挪威留学的女儿于娟打来的电话:“老娘,我已经打工攒够钱了,你来挪威找我吧。”夜晚,母女俩散步在挪威的街头。于娟问舒平:“老娘,你觉得挪威的什么最好?”舒平想了想:“我最喜欢挪威的森林。”于娟便说,“那我们把挪威森林搬回家吧。”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