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山东:小村癌情 以前为生计愁眉苦脸现在为身体提心吊胆

2015-04-08 16:5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年2月份,省疾控中心发布数字,全省2013年当年死亡大约60万人,恶性肿瘤报告死亡数共14万例,死亡率居前10位的癌症分别为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结直肠癌、乳腺癌、胰腺癌、白血病、淋巴癌、膀胱癌。

桃园村不大,住了将近800口人,据村民讲,近10年患癌人数增加了10倍

每天早上,李增玉都要自己对着镜子,更换插进喉部的管子,清洗、消毒

  鲁网4月8日讯(山东商报记者 陈心如)今年2月份,省疾控中心发布数字,全省2013年当年死亡大约60万人,恶性肿瘤报告死亡数共14万例,死亡率居前10位的癌症分别为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结直肠癌、乳腺癌、胰腺癌、白血病、淋巴癌、膀胱癌。山东省疾控中心曾称,全省的癌症地图有望于今年5月份制作出来。

  桃园村,是山东众多村子中的一个,村子不大,将近800口人,但据村民讲,近10年间,村里患癌的人数增加了10倍。癌症,成了村民街头巷议的新话题,他们开始无奈、困惑……这里或许会成为癌症地图上的一个点。

  这是位于济南历城区东北部的一个村庄,远离市区,明代因多桃树园子而得名“桃园村”,村子不大,住了将近800口人。村庄一侧的路叫“荷花路”,老人们回忆,村子四周以前有大片的藕池,逢夏日,会有淡淡荷香。4月的一个中午,村民李新昌抬头看看天,又低头清了清喉咙,感叹一句:“空气真差。”他曾当过桃园村的书记,在村民中不乏威望。今年3月份,在一次面对媒体采访时,他曾担忧地说,从2003年到2014年这10年间,村里因患癌症死亡的有14人,已经被确诊仍在继续治疗的有11人,并且这些数字还是保守数字。癌症,成了桃园村村民街头巷议的新话题,无奈、困惑、抗争……

  失声

  2014年3月,村民李增玉住院,确诊为喉癌,做完手术后,他就再也无法说话。“种了半辈子地,身体一直很好,哪会有人想到能得这病?”老伴儿的嗓门很大。身边的李增玉指了指喉咙的位置,那里被一块网状的固体遮挡着,摆摆手,又摇摇头。他腼腆地一笑,露出了牙齿上沾着的菜叶,老伴赶紧让他清理干净,“他现在能吃饭了,病情严重的时候,连喝口水嗓子都疼。”

  李增玉今年62岁,家里有4亩地,他曾经天天下地干活,皮肤晒得黝黑。“当时正盖着新房子,他就说嗓子疼,吃不下饭,我们以为是累的”,老伴说,后来病情严重了,孩子就带李增玉去了济南城区的大医院,“一早去的,我想着中午就能回来,但一直等到了天黑。”儿子悄悄告诉她,检查结果是喉癌,得动手术,她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还是知道癌症的厉害,“癌症,那就是个死啊!我当时吓坏了。”

  她看了一眼李增玉,眼泪就出来了,“动手术之前,医生就跟我们说了,声带会被切除,他就不会说话了,我们想着能保住命就行啊!”

  坐在一侧的李增玉拉了一下凳子,用手把遮挡在喉部的东西移开,赫然露出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洞。他动动嘴巴,努力想说点什么,却只有嘴巴和空气碰撞的声音,微弱,不清晰。“他现在靠管子喘气,鼻子就是摆设了,肺里又不舒服”,老伴说话间隙,李增玉起身拿来一张纸和一支圆珠笔。老伴说:“他说不了话,就写字,可是我不认识几个。”

  李增玉写了数字“4”和“癌症”,然后激动地前后左右指了一圈,又指了指自己,老伴帮着解释,“我们家这边得癌的就4家,东边有个得了肠癌,前面有个是肺癌,西边还有一家是淋巴癌,再加上他。”

  每天早上,李增玉都要自己对着镜子,更换插进喉部的管子,清洗、消毒,镜子里,喉咙上的那个洞黑漆漆的。

  “我不害怕这个”

  与失声的李增玉不同,村民李增林在经历过食道癌之后,反而多了更多说话的机会,偶尔出门,逢人就会聊到他的病。“村北边有一户家里死了人,得的是肝癌,去世得有三四个月了,瞒着不愿意往外说”,而在李增林看来,对于癌症,他是不害怕的,“当时觉得身体不好,让孩子带着我去医院检查,他们瞒着我,悄悄安排我住院,我当时就说,我不害怕这个,癌就是一种病,人什么病不得啊,什么病不死人啊。”

  李增林说,他早些年有180多斤,现在估计连100斤都没有了,“我是瓦工出身,身体一直很好,癌症住院还是第二次打针。我不害怕,不过这病吃饭不行,瘤子正好长在食管上,做手术把食管截了一块,胃的位置就往上提了,如果平躺着,吃的东西都能流出来。”说这些的时候,他披着一件厚外套,后背弓着,脸上少了血肉色,却始终带笑。

  现在,家里给李增林安置了一张特殊的床铺,“比照着医院的病床买的,能随意调整倾斜度,现在不能平躺着睡觉了。”虽然李增林自己不害怕,但老伴对癌症却变得很紧张,“村子里还有一户,家里有三个人得了癌症,父亲是胃癌,儿子是肺癌,儿媳妇是子宫癌,也是瞒着不说。”

  但有时候,李增林和老伴聊的多了,也会纳闷,“我们从小在村子里长大,以前很少听说谁家有得癌的,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多起来了呢?我今年72岁,算是年纪大的了,三十几岁的小伙子就太可惜了。以前担心家里穷,现在最担心家里人身体出毛病。”

  10年得癌人数增10倍

  中午时分,村民李新昌骑着电动车拐进了村里的小路,晒太阳的老人跟他打了声招呼,他以前在村里干过书记,在村民中不乏威望。

  最近两年,李新昌时常听到其他村民说起家里得癌的亲人,“以前哪有人会聊起癌症啊,但有段时间,我听到得癌的消息特别多,还有村民五十几岁就因为癌症去世了。”

  李新昌一个人的时候,就根据自己知道的情况细数了一下,最后的数字让他自己都大吃一惊,“从2003年到2014年,这10年时间里,我们村里因患癌症死亡的有14人,不久前,和村里几个老人又核算了一下,现在村里已知查出有癌症的有16人,这比我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数字还增加了。不过,这还只是我们能知道的数字而已。”

  再后来,李新昌和村民聊天的时候,就有人问了一句,“这几年,得癌的人怎么就这么多了呢?”“我们就是农民,也说不清其中的原因,但是村民凑在一起就嘀咕,有人觉得可能是这个原因,有人觉得可能是那个原因”,李新昌自己做了一下调查,从2003年往上再推10年,村里可查的得癌人数只有两三人,“两个十年,数字差别太大了,我们就前后对比,这段时间里,村子到底什么变了。”

  终于,有人提到了位于村里的那家医疗垃圾处理公司,“公司是2003年左右搬进村子的,一直经营到现在。”

  “我们只相信自己的感受”

  2月份,村民齐力雇了卡车,用土把垃圾处理公司的门堵了,并在公司门口搭建了临时帐篷,拉扯了横幅。在帐篷一侧的木板上,还贴了一张排班表,李新昌说:“这是村民自发来值班,我们要抗议,让公司停止营业。”

  白天是妇女和老人,晚上是青壮年,村民们守在公司门口的帐篷里,聊得最多的还是谁家里又有人查出得了癌症。

  1个月前,李增玉的老伴感冒了,“感冒了一直好不了,听说村里有个女的快不行了,得的是乳腺癌。”

  而李增林一家也自愿到公司门口值班,“我们也没有去找专家研究,但有十年来的数据对比,癌症是不是和垃圾处理公司有关,这个结论我们也没法下,没有依据,但我们有笨的办法,就是前后对比,我们这是在和癌症抗争。”

  在村子里,有的老人生平第一次戴上了口罩,妇女用手扯着围巾堵住鼻子。“我们也不能确定癌症是不是和这家公司有关,但我们只能相信自己的感受,空气变差了,总能闻到味道”,几个村民坐在公司门口的临时帐篷里,“你闻一下,这都停产一个多月了,还是有一股味道。”

  中午过后,村里的年轻人匆匆锁门去镇上打工,“这几年,村里得癌症的的确是多了不少,但什么原因谁也说不好,也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跟那家公司有关,毕竟现在癌症在很多地方也都越来越普遍了,很多原因吧。”


责任编辑:王海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