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山东姑娘勇攀珠峰遇地震有惊无险

2015-04-27 09:26 来源:水母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6日上午10时48分,记者成功连线从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安全下撤到海拔5200米珠峰大本营的毕明霞。

   

  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相对开阔,但一侧的山体在地震时易发生滚石威胁营地安全。

   

  拉练归来的毕明霞,比出发的时候黑了不少。

   

  刚抵达珠峰大本营的毕明霞时间:2015年4月26日地点: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

  26日上午10时48分,记者成功连线从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安全下撤到海拔5200米珠峰大本营的毕明霞。还在沉沉的梦乡中的她接到电话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现在大本营,很安全,请放心。”连日的高海拔拉练已让人疲惫不堪,尼泊尔、西藏又相继发生地震,为防止地震带来的次生灾害会对大家造成二次伤害,25日晚,登山队在冰雪碎石路面连夜急行军往大本营赶,经历了地震、冰崩、通宵赶路的队员们,经长途跋涉于26日早7点到达大本营的时候体力透支严重。26日下午,记者再次连线毕明霞,听她讲述发生在珠峰上的地震、雪崩。

  地震引发北坳冰壁冰崩房子般大冰块直冲登山队员

  毕明霞说,25日的拉练行程,原定的是早上8点30分从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出发,攀登至海拔7028米的北坳营地。因赶上特殊时期,身体不适,她请假没有参加拉练,其余15人按原计划进行拉练。呆在前进营地帐篷中休息的毕明霞所经历的珠峰上的地震,可能没有队友来的更直观、更令人恐惧。队友薛伟对这次凶险的经历印象深刻,而他也用文字如实记录下了这一切。

  25日地震发生时,除毕明霞之外的15名队员正好在珠峰北坡的海拔6900米的北坳冰壁上攀登。因为雪一直没停,领队临时决定到海拔6900米就结束拉练。程立澜、刘政、李军三人走在薛伟前面,沙沙走在后面,赵洪林、老汤、娟子夫妻、次仁桑珠等人则在海拔6800多米的平台上,直面北坳大冰壁。来自苏州的登山队员张硕坪正在挂八字环准备下降的时候,薛伟突然听到自己脚下的冰发出滚雷般的声音,他大问李军什么情况?李军说:“不好,要冰崩了!”紧接着薛伟看到北坳大冰壁一块差不多和房子般大的巨型冰块脱落,直冲海拔6800多米的平台上的队员而去!事后赵洪林也表示当时的想法就是“这下把命交到这里了”,但奇迹总在一瞬间发生,再看这个移动的致命大冰块时,已经奇迹般的往右滑转掉进下面的冰裂缝。大家幸运的逃过一劫,有种“苍天保佑”的感觉。

  冰崩,是地震在珠峰地区极易引发的次生灾害。面对如此危急情况的时候,就能显示出对本次活动提供保障的圣山公司丰富的高山攀登应急、救援经验是如此的重要。现场应急主要分三步走:第一步,冰崩发生时,负责本次攀登珠峰的总指挥次仁桑珠已经用对讲呼叫前进营地组织救援;第二步,高山向导引导大家尽量往高的地方跑,尽量躲避冰崩时坠落的冰块;第三步,地震来的快去的也快,情况稳定后,有序组织大家快速下撤。在本次下撤途中,全体队员全部都是使用手抓主锁直接快速下降法,一个小时不到就已下撤到安全地带,而在日常拉练下撤的时候,用时需要2-3个小时。

  连夜急行军继续下撤摸黑走了一整夜山路

  毕明霞和队友对圣山公司赞赏有加:“地震发生时,圣山公司果断组织我们立即下撤,还第一时间组织救援队赶赴登山队所在的位置,以防地震引发的次生灾害给队员带来二次伤害。”

  而最让毕明霞和队友们欣慰的是,25日夜里8点50分,圣山公司的再一次英明决定:连夜从前进营地下撤到更为安全的珠峰大本营。而此后发生的事也印证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当队员们离开前进营地后,受余震影响,山上滚石落下砸中了前进营地的帐篷,幸好当时帐篷里已经没人了。

  25日地震发生时,还有23名运输物资的高山协作在海拔8200米处往海拔8400米的3号营地运送物资。晚上七点多,他们全部安全返回前进营地。之后,圣山公司在8点30分开了个简短会议,果断决定暂时撤离前进营地。记者连线中得知,圣山公司之所以做出下撤到珠峰大本营的决定,基于如下四点考虑:一、25日,尼泊尔发生8.1级强震后,我国西藏地区又发生5.9级地震,地震后的余震、恶劣天气将可能接踵而至;二、在珠峰地区,地震极易引发雪崩、冰崩、滚石等次生灾害,而登山队已经经历过冰崩了,再继续行程危险性过高;三、前进营地所处位置,裸露岩石较多,队员的帐篷就在康雄壁下方,如果地震引发康雄壁岩石下落,后果不堪设想;四、按照上级要求,保障登山者生命安全第一。

  “晚上8时50分开始下山,直到26日早晨7点才抵达大本营。这跌跌撞撞连夜‘急行军’的辛苦,真是用语言难以形容。累极时,甚至有‘永远也走不到’的绝望感。好在过渡营地准备了给养,尤其是可以再给装上一大壶热水,真是很幸福的事情。”赶上特殊时期的毕明霞这一夜特别辛苦。“在这样的时刻,队友们之间的互相照应就显得弥足珍贵。大家用头灯彼此照明、引路,互相提醒着,累的时候蹲一会儿或者垫着背包小坐一会儿,山里的夜特别冷,我穿了两件羽绒服。”毕明霞的队友在微信里描述了这一夜急行军的感受:“背着十几公斤的背包和队友通宵步行十小时,早上7点到达大本营。我们已经24小时没有休息,而且这当中有19小时是在攀登冰壁或者在冰雪碎石山坡上行走。一路上我是站着也睡,边走边睡,坐下休息马上会睡着!”

  当清晨七点他们终于下撤到大本营,疲惫至极的队员们倒头就睡。“从没有睡得这么香甜。”毕明霞告诉记者,因为有余震,大本营也并非百分百安全,他们不敢在此前的地方扎营,尽量选择离山体远一些的地方。“明天一早我们将下山返回日喀则,一边休整一边等待天气好转。如果登山公司确认地震带来的影响结束,或将继续完成高海拔适应性拉练。”毕明霞醒来后,趁着通讯信号良好,迅速翻看了连日来领导、同事和朋友们发来的短信。下午14:16分,毕明霞热泪盈眶地在微信圈里说:“感谢所有关心的朋友们!昨天已经连夜全体安全下撤到大本营!”

  记者得到的最新消息是,西藏登山学校尼玛校长表示,登山队的整个攀登行程将不会受到影响。(王鑫 孙莉) (完)


责任编辑:王海燕
分享到:
./W02015042734159719347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