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山东首家母乳库成立一年多,142人捐赠母乳

2018-05-15 08:5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虽然我自己的孩子吃不上,但我希望吃到母乳的孩子们都能早日康复,回到妈妈们的怀抱!”……说这些话的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早产儿妈妈。

  鲁网5月15日讯 “虽然我自己的孩子吃不上,但我希望吃到母乳的孩子们都能早日康复,回到妈妈们的怀抱!”……说这些话的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早产儿妈妈。孩子生下后,便被送入新生儿监护病房;她们月子期间就开始自愿捐献母乳。坐落在省立医院东院新生儿监护病房的我省首家母乳库,自成立一年来,便接到了142位妈妈的捐献。

  她们有一个朴素的愿望:哪怕自己的孩子因各种原因无法吃母乳,也希望能吃的早产宝宝早一天出监护病房。

   

  即便是在月子里她也会往母乳库送母乳

  4月26日上午9时许,来自济南济阳县的二孩妈妈史兆霞待在新生儿监护病房外、医院专门为即将出院的早产儿妈妈准备的房间里,使用吸奶器吸奶。很快,两大瓶满了,她拿给了护士牛瑞平,这是她当天的第一次捐献。

  3月31日下午两点多,怀孕33周+的史兆霞被推进手术室,因为妊高症危及母婴生命安全,医生为她进行了剖宫产。女儿出生很快被送入新生儿监护病房。

  第二天,新生儿监护病房的护士牛瑞平便来到她的床边。“她问了问我身体的情况,又详细说了说孩子目前的情况,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史兆霞说,牛瑞平很关心她下奶的情况,如果孩子胃肠能耐受,喝母乳对身体康复更好。

  史兆霞和医院签了两个“协议”,一个是允许自己的孩子使用别人捐献的母乳;一个是自己下奶后,自愿捐献母乳。“四五天后就开始下奶了,每天我都用吸奶器吸出来,送到母乳库。基本上每三个小时捐献一次,每次都是两瓶多,平均每天送八九瓶……我自己孩子吃不多少,都捐了。”

  住院期间捐献母乳还方便,出院后,史兆霞回到了济阳坐月子。“我每天6:00坐车来医院捐献,晚上再回去,天天来回赶。如果哪天天不好,因为毕竟是在月子期间,家里人不让我来,他们就坐车来送。”史兆霞的母乳捐献风雨无阻,一天都没断过。“其实就是想让孩子们吃最新鲜的,多吃一点,长得快点,能早点回家!”

  孩子无法吃母乳她依然坚持捐献

  史兆霞如今已经看到了希望,孩子在4月26日当天已经长到了3斤7两,她可以每天来做陪护,亲自给孩子哺乳。

  当天,24岁的刘奉勤也在给孩子喂奶,不过她喂的是奶粉。“听着她咕咚咕咚地喝,心里觉得好幸福!”怀孕31周+4天,刘奉勤因为原发性高血压合并妊高症、妊娠糖尿病,被转到省立医院东院区接受剖宫产,她来自莱芜。

  剖宫产前,刘奉勤的血压高压就到了210(未孕时130-140),重度子痫前期。刘奉勤的女儿出生38厘米高,体重2斤7两。“当医生告诉我,我生的是个女儿时,我心里一下子放松了:来了个小棉袄,我完成任务了,这一辈子也圆满了!”

  女儿的到来对他们夫妇来说,是异常珍贵的。“可惜,因为病情,她不能吃母乳,只能喝专门的配方奶粉。”刘奉勤有点惋惜。但是生下孩子第二天,就有了母乳,“自己孩子吃不了,我也希望别的早产宝宝能吃上母乳,早点康复出院。”

  刘奉勤的母乳全部捐献。“扔了也是浪费,我能为孩子们做的,也就只有这些。”刘奉勤的外甥女比女儿大了几个月,有一次外甥女三下五除二就吃光了姨母的奶,“说实话,幸福指数当时就上来了,感觉好幸福!”

  “要是我的孩子能这么喝就好了!我还想着,母乳捐献一定要坚持下去,万一哪一天自己孩子能喝了呢?”刘奉勤眼睛有点红,很快这点遗憾又被她掩饰下去。“我以前生活粗粗拉拉,不大讲究;现在有女儿了,我要学化妆、学怎么打扮她、教育她,我还有自己的小目标,一定要瘦下来,让她觉得妈妈也是美美哒……”

  住月子中心每天捐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来自临沂的徐菲前几天从济南的一家月子中心,回到老家等待消息。4月4日,孕28周+5天,她的羊水破了,临沂当地医院只敢接31周以上的早产儿,于是便将她转到了省立医院东院。

  “头一天我逛街,走路走了俩小时,估摸着是累着了。”徐菲的儿子出生时只有二斤七两,“特别担心也特别自责,现在一个多月,听说长到了4斤,稍微放心了。”

  徐菲告诉记者,儿子被送进新生儿监护病房以后,她也签署了协议:允许自己的孩子使用别人捐献的母乳,“他吃了别人的母乳三四天,我才有的奶;只要对孩子好,我想每个早产儿妈妈都会这么做(允许吃别人的母乳);同时,我们也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捐献母乳,让更多早产儿吃到新鲜的母乳,快快长大,早日回到妈妈的怀抱。”

  出院后,徐菲住进了济南的一家月子中心,每天她都会让家人往医院送奶1000多毫升。满月的第二天,她回到了临沂老家继续康复,“我们会定时和医生、护士通电话,了解孩子的情况。目前看,孩子挺好,医生说到了6月份,我们就可以过去陪护了,非常期待这天早日到来!”

  四五份母乳混成一份“口粮”严格检验堪比献血程序

  坐落于省立医院东院新生儿监护病房的我省首家母乳库,去年3月挂牌成立,七八月份正式开始运营。新生儿监护病房护士长李敏敏告诉记者,出乎她们的意料:成立一年来,每天都有来捐献母乳的,而且捐献的妈妈们均是该院的早产儿妈妈,甚至不用发动社会上的捐献。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不捐献母乳的。”李敏敏告诉记者。对于捐献妈妈们的担心,比如自己的奶水质量如何,怎么杀菌,也有一整套的管理规范。“捐献母乳的妈妈,首先得健康,没有长期用药史;首次捐献母乳,宝宝必须在6个月以内;能够无偿捐献10次以上;还得提供本人6个月以内病毒检测结果的原件或者复印件;或者到母乳库免费抽血检测。”李敏敏告诉记者。

  捐献的母乳也并非检测合格后就能使用。医院设有专门的营养科,营养师会根据每个早产儿的情况,为他们“个性定制口粮”。“一般会把四五份捐乳混匀给孩子食用,每三个小时喂一次,这样营养会更全面。”李敏敏一边为记者介绍,一边让记者看捐献冷藏柜和冷冻柜的温度,每瓶捐奶上都有具体的捐献时间、谁捐的,按时间先后分配给孩子们。“一般96小时内食用即可,但我们做到了48小时以内:不会没有捐献,也不会造成浪费。”

  小宝贝快快长大家里人都盼着你回家

  “我们很快就要回家了!”说着这句话,史兆霞的脸上满满的幸福。只是因为早产,新生儿各方面还很娇嫩,她有点不敢抱。早产儿陪护室里,牛瑞平在教她如何更小心的护理。把孩子很小心地抱到怀里,史兆霞又开始了每天的母女对话:快快长啊,早点跟妈妈回家!

  刘奉勤这几天也在“熟悉”抱孩子。“我看着牛护士蹲着抱孩子,我可不敢!第一次从暖箱里抱出来,让我碰我都不敢碰。”这一段时间,她终于敢抱了。“小宝贝,家里人都盼着你回家呢!”她也在喃喃自语。

  早产妈妈们普遍对新生儿监护病房的医生护士们充满感恩。“牛护士自己还没结婚呢,她护理孩子比我们还有经验!”史兆霞说。

  监护病房里有60张床,95%的新生儿都是早产。母乳库的宣教让更多早产宝宝喝上了母乳,同样,早产妈妈们也在这样的捐献中升华自己。“我们有自己的QQ群,也特别有共同语言,孩子都是妈妈身上的肉,只要有需要,我们还会捐!”采访中,她们这样说。(山东商报记者)


责任编辑:张益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