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 迎着问题上 聚焦问题改

2019-06-03 09:42 来源:大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山东的殷切期望;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对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莒南县石泉湖村以美丽乡村建设为契机,完善基础设施,日常保洁实现环卫一体化。(□记者 房贤刚 报道)

  打造乡村振兴齐鲁样板,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山东的殷切期望;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党对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6月1日至2日,山东省委、省政府举行全省推进乡村振兴暨脱贫攻坚现场会议,与会人员兵分三路,现场观摩了临沂市6个县、18个点,既观摩推进较好、可复制性强的典型,也实地调研工作推进较慢、与预期目标差距较大的点。 与会人员深入农户察实情,解剖麻雀、研究问题,边走、边看、边思考,不仅看到了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新进展、新成效,也清醒认识到存在的问题和困难,由此交流了先进经验,找到了发展差距,明确了狠抓落实的方向。

  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选优配强“带头人”

  现场观摩期间,与会人员的一个共同感受是,凡是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工作推进顺利的村庄,都有好的带头人和强有力的党支部,软弱涣散村则恰好相反。 沂南县依汶镇后峪子社区位于沂蒙山腹地,75户贫困户全部脱贫后,去年村集体收入22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万元,涌现出了一批百万元户、十万元户,村庄获得的省级以上荣誉奖牌挂满了一面墙。这个村的发展成就引起大家称赞。

  75岁的社区党总支书记梁兆利说,他任职43年来始终坚持一个信念:“就图群众说党好”。几十年来,村庄坚持4个“雷打不动”:农历每月10日民主理财会、16日村民大会、月底党员大会,每年正月初三总结表彰大会。近年来,党组织领办合作社,建起了临沂最大的帅李种植基地,社区“两委”干部还先后引进了玩具厂和服装加工厂。正是基层党组织发挥出了战斗堡垒作用,后峪子社区才彻底甩掉了“光棍村”的帽子,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省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贵堂由此感叹:“党的政策落实到不到位,核心在基层党组织,关键是党支部书记和带头人。”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来,山东各地持续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出台系列政策,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临沂推广兰陵以培养农村基层党组织带头人为核心的“头雁工程”经验,新选配党组织带头人143名;烟台开展党支部领办合作社“百村示范”行动,村集体以资金、资产、资源入股,群众以劳动力、土地等入股,全市900多个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新增集体收入2.02亿元……

  据悉,为解决基层党组织发挥作用不够的问题,我省将多渠道挖掘人才,开展“三个一批”培育行动:从本村政治觉悟高、有本事的“能人”中培养一批;从县乡机关下派一批;从退役军人、大学生、农民工、回乡创业人员中选拔一批。针对软弱涣散的村党组织,我省将选派精干力量,组织开展集中整顿,确保整顿一个、转化一个、巩固一个。乡村振兴规划先行——

  规划不可“空白”,也不能“悬空” 观摩中,与会人员发现,省市层面总体规划都有了,但县乡村层面还存在规划同质化、产业空心化、“上下一般粗”、规划好看不好用等问题,一些村庄虽然土房变了楼房,但有新房没新村、有新村没新产业,这背后折射出一个突出问题:规划意识不强。

  早在1958年,莒南县十字路街道石泉湖村改建时,当地就制定并实施了高标准村庄规划。严格按照规划建设后,这个村庄至今保持着古朴优美的风貌,为现在发展乡村旅游打下了基础,这引起了与会人员的热切讨论。 在沂南县岸堤镇朱家林田园综合体项目观摩现场,省水利厅厅长刘中会发现,以《朱家林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为统领建设的“一核两带五区”已现雏形。朱家林项目发起人之一宋娜介绍,得益于现有规划的强有力落实,三年来以共建共享为建设理念的朱家林项目初见成效:既延续了沂蒙山村特有的建筑特色、保护了山清水秀的生态,又引来了上海、北京等地的大批创客,成为全国闻名的田园综合体。

  在距石泉湖村不到50公里的临沭县郑山街道朱果前村,村民收入主要来源于传统作物种植和周边企业打工,村内硬化路面老化、坑洼不平。往哪发展,如何发展,亟待规划引领。临沂市市长孟庆斌坦言,临沂超过60%的乡镇未编制控制性详规,近70%的村庄没有经过规划审批。 为解决这一问题,我省提出要在完成村庄分类的基础上,对有条件的村庄实行规划应编尽编,填补规划“空白”,与此同时统筹各类规划编制与落地,修订“悬空”规划,提高规划的实用性和操作性。

  村庄规模小、集体经济弱,是与会人员发现的另一问题。沂水县崔家峪镇磨峪村由于位置偏远、人口少,至今村民饮水仍以自备井为主,村集体经济发展后劲不足。沂水正在谋划对其实施异地整村搬迁。 据统计,我省集体收入3万元以下的薄弱村尚有8488个,其中空壳村785个。“增强村集体经济造血功能,农村要素资源要加快盘活、激活。”省农业农村厅发展规划处处长刘振杰说。

  沂水县院东头镇桃棵子村是沂蒙红嫂祖秀莲的故乡,这里将扶贫开发与发展红色乡村游结合起来,村集体牵头成立红嫂故里旅游专业合作社,引导农民发展“农家乐”经营,并通过闲置资源盘活、基础设施折价入股等措施,让集体和群众就地转为股东,去年村集体收入突破20万元。两大任务不能“单打独斗”——

  脱贫攻坚要与乡村振兴相衔接 脱贫攻坚是乡村振兴的优先任务,乡村振兴是脱贫攻坚的有力方式。二者是一个有机整体,不能各自为战、单打独斗。

  省扶贫开发办主任崔建海说,目前,我省仍有239.7万脱贫享受政策的贫困人口。今明两年,防止返贫和新致贫摆到了全省精准脱贫工作的重要位置。 让贫困群众“不愁吃、不愁穿”,这一问题在我省已得到基本解决,但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三保障”还存在薄弱环节。“今年3月以来,德州部署了精准扶贫‘回头看’,我们利用一个月时间,走访检查了68个省定重点贫困村6371个贫困户,不漏一村、不落一户,整改了120条问题,确保脱贫稳定性、长效性。”临邑县委书记林春元说。

  观摩发现,一些地方存在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这就是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融合不够,有的政策相向不相合、条款相似不相连,甚至相互“打架”。比如说,有些扶贫重点村,通过帮扶改善了基础设施,但由于在规划制定、资金管理、项目建设等方面没有实现“一盘棋”,又面临搬迁撤并,造成了资源浪费。 费县朱田镇崔家沟村的做法值得借鉴。这是一个易地搬迁村,实施搬迁前,当地就统筹规划好了未来产业发展的路子。费县县长张钰说,当地一方面在新建小区旁兴建了就业安置园区,让村民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另一方面,做好腾空土地文章,通过流转土地的方式实施区域整体产业开发,并先期完善相关基础设施,田园综合体、家庭农场等一系列项目由此纷纷落地,崔家沟村集体收入由原来的负债跃升到240余万元。

  脱贫不是终点,乡村振兴才是目标,各地必须找准产业扶贫与产业振兴的衔接点。对此,聊城市委书记孙爱军说,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是一体化,而非“两张皮”,聊城聚焦“五大振兴”,推进扶贫项目与优质产业项目相结合,探索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融合衔接的长效机制,发挥出“1+1>2”的作用。(据新锐大众)


责任编辑:王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