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山东这些“老家底”,如何变身“网红打卡地”?

2020-07-23 09:28 来源:大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与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大量工业厂房逐步“退居二线”,形成了为数可观的工业遗产。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与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大量工业厂房逐步“退居二线”,形成了为数可观的工业遗产。

  6月初,国家发布《推动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实施方案》,提出加快推进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打造一批集城市记忆、知识传播、创意文化、休闲体验于一体的“生活秀带”,延续城市历史文脉,为老工业城市高质量发展增添新的动力。

  山东是工业大省,转型升级过程中,如何活化利用各类工业遗产,将“工业锈带”改造为“生活秀带”,已成为各个城市面临的重大课题。

  工业大省的丰厚家底

  山东是工业大省,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大量工业厂房都有闲置的可能,因而也是“盘活国有资产”的工作重点。若能以科学、合理的手段,为这部分存量资源找到可持续转型的动力,沉重的“包袱”便有望转变为山东第三产业发展的巨大优势。

  据调查,山东全省共有217处工业遗产,主要有三类。

  京杭运河沿线工业遗产。新中国成立以来,依托运河沿线丰富的资源优势,山东建立了一大批各具地方特色的工业企业,如德州神龙地毯、聊城东阿阿胶和景阳冈酒、枣庄薛城能源和中兴煤矿等。

  胶济铁路沿线工业遗产。胶东半岛自19世纪末起先后开埠,胶济铁路沿线近代工业具有鲜明的特色,以张裕酿酒公司、青岛啤酒、坊子煤矿、淄博煤矿等一批工业遗产为代表,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

  “小三线”工业遗产。三线建设时期,山东省鲁中南地区作为全省“小三线”建设的主战场,建立了以山东光明机器厂为代表的一批军工企业,自80年代起逐步闲置,留下了丰富的工业遗产。例如,山东人民印刷厂等一批工业遗产已开发建设成为“红色文化”教育基地。

  此外,在近年来的工业升级改造过程中,山东还形成了散布各地的大量废置厂房。当前,对于山东的这些存量工业遗产,首要任务是摸清家底,建立系统的工业遗产档案,为进一步的升级改造打好基础。

  例如,占据山东工业遗产相当分量的“小三线”遗产,基本都在偏远深山地区,保护开发任务艰巨。“小三线”企业完成“备战备荒”历史使命后,绝大多数都搬迁到济南、泰安等城市,企业旧址大多遗弃,已经岌岌可危,甚至损毁,抢救难度特别大。“小三线”的历史文献等资料大多丢失,遗物搜集难度大,进一步增加了“小三线”遗存保护开发的难度。

  因此,针对这类问题,应对工业遗产资源分专题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全面掌握工业遗产资源现状,完善工业遗产保护机制,借鉴“世界遗产名录”和“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等形式,探索建立“山东省工业遗产保护名录”。

  城市记忆和文化名片

  工业遗产作为城市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既包含工业建筑(如厂房、仓库和机器设备)等物质文化遗产,也包括生产技术、企业文化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两者都是城市工业变迁的缩影,展示着地方工业发展的历史脉络,承载着城市居民的情感价值认同。对于外界来说,则是这些工业城市最具特色的文化名片。

  例如,英国的诺丁汉生活博物馆,就是基于当地的酿酒工厂改建而成。除了展示酿酒文化外,诺丁汉生活博物馆以各种方式生动呈现了当地人的生活变迁与历史发展历程,已成为全球游客的网红打卡地。

  对标诺丁汉生活博物馆,山东已有一些地方充分利用当地特色工业遗产,在带动相关产业发展、打造城市文化名片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

  同样依托酿酒工业,近年来,青岛的青岛啤酒博物馆、烟台的张裕葡萄酒文化博物馆快速发展,通过博物馆展示超过百年的制作设备和企业文化,既能够让旅客在参观过程中品尝企业产品、带动产品销售,又能够对企业品牌和当地形象起到巨大的宣传作用,有效提高本地区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充分发挥旅游业促进就业的功能。

  需要注意的是,开发这类工业遗产博物馆,必须注意博物馆自身的收支平衡问题。目前,山东省的工业遗产博物馆通常是非国有博物馆,是所属企业的一个法人实体,政府相关部门不直接同工业遗产博物馆发生联系,事业单位型的工业遗产博物馆更加稀少。这些博物馆的门票收入较少,其运营经费主要来源于母体企业。一旦企业经营状况不佳,博物馆的运营就会受到较大影响。

  工业遗产博物馆作为带有公益性质的文化场所,承担着相当重要的社会公共服务职能,比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科普教育基地、中小学生研学实践基地等,应归属于公共文化事业。因此,地方政府有必要为此类工业遗产博物馆提供一些财政、税收政策支持或专项资金,并鼓励文物部门参与工业博物馆建设,为其提供在建设、宣传等方面的专业性指导,以充分发挥工业遗产博物馆的社会教育职能。

  为合理增收,除了较为流行的开发文创产品之外,工业遗产博物馆还可以制作缩微生产线供游客体验。如开滦国家矿山公园内有专门的“井下探秘游”,游客可以从开滦博物馆乘坐电梯直接深入采煤巷道,感受采煤流程,博物馆则对这一项目收取游览费用。

  网红“打卡地”

  工业遗产不同于一般文物,仅仅进行“博物馆式”保护,并不能充分释放其内在价值。

  工业遗产呈现了工业时代的生产生活遗存,是缅怀工业时代的文化符号。同时,工业遗产又可以融入符合城市现代化发展要求的新功能,成为城市中最有活力的休闲、文化、创意、体验和消费场所。

  工业遗存包含土地、厂房、设备乃至植物等,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对这些被遗弃的工业园区进行改造,既能够充分利用稀缺的土地资源,又可以灵活改造空间广阔、结构独特、功能多样的工业建筑,挖掘其实用价值与文化韵味,通过举办文化活动、艺术展览等形式吸引游客、聚集人流,带动周边区域经济消费。

  在这方面,潍坊1532文化产业园是比较成功的典范。该园区基于中国建厂最早、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烟叶复烤厂“大英烟公司”创建,在保持大英烟公司旧址工业风格的基础上,打造了集特色旅游、文化创意、物流仓储、商务展示、时尚发布于一体的“城市会客厅”,现已成为城区红色旅游的打卡地。

  在打造这类园区的过程中,各地应做好遗产和游客两方面的保护工作。

  一些工业遗址废弃多年,多数已经超出了使用年限;还有一些工业遗址因为年久失修,在安全性上存在隐患。不论是哪种情况,厂房改造前都应对现有厂房的结构体系进行系统评估,提出安全、可靠的改造策略。

  同时,对于已经确定为需要保护的工业遗产,园区设计就要把对遗产的保护放在第一位。在园区景观设计中的任何建筑物、设施,均不能影响工业遗产本身的安危,游客的参观、游览路线也要避免破坏工业遗产。

  当然,用铁栏将工业遗产围起来、打造“被动景观”,显然也是不适宜的。更好的做法是对工业遗产进行适当加固,防止其自然损坏。例如,北京九仙桥地区在原电子管厂区创建的798艺术中心,就在充分采取保护措施的基础上,发展出办公出租、艺术展览、文化旅游和创意商业等多种经济形态,实现了工业遗产保护与社会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

  (作者:邢天添 王 晶,作者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


责任编辑:张佳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