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全省 > 正文

察政拾疑一:文物保护要“敬畏古传物”,也要“珍惜眼前人”

2019-07-12 09:21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在7月11日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谈及文物保护不力现象,一向以严苛锐利的风格示人的问政观察员——宋传杰——彰显了宽容的一面:他表示文物保护的重责,不该由某一个部门独自承担。然而,话风一转,宋传杰又抛出一个更严峻的话题:如何保护“年幼的文物”——近现代工业遗产。

  鲁网7月12日讯(记者 王琦崴)在7月11日的《问政山东》节目现场,谈及文物保护不力现象,一向以严苛锐利的风格示人的问政观察员——宋传杰——彰显了宽容的一面:他表示文物保护的重责,不该由某一个部门独自承担。然而,话风一转,宋传杰又抛出一个更严峻的话题:如何保护“年幼的文物”——近现代工业遗产。

  最新一期的《问政山东》节目中,展示了这么一个镜头,让现场发言者全都直呼“痛心”——在新东站安置项目的地块上,发掘出三座齐国贵族古墓,“价值无法估量”,然而最终全部被填平。现场点评过程中,宋传杰虽面色凝重,却罕见地“嘴下留情”。随后接受鲁网记者专访时,宋传杰再次表示,文物保护工作,不是一个部门能承担得起的。巨大的利益压迫之下,“无形的财富只能让步于具象的利益”。以新东站安置项目为例,该项目占地19万亩,“无论投入还是产出都是天文数字,其中牵扯之巨大,不是一个文物保护部门能处理的。”除非通过整个社会的协作,让人们正视文物的价值,树立起对文物的敬畏之心,才能从根源上解决弊病。

  “相比古代文物,工业遗产这种新时代的‘幼龄文物’,处境则更为窘迫。”宋传杰对鲁网记者说,古文物的价值多少已经被大众所了解,但是工业遗产却成为了多数人的“视觉盲区”。工业遗产包括具有历史、技术、社会、建筑或科学价值的工业文化遗迹,包括建筑和机械,厂房,生产作坊和工厂矿场以及加工提炼遗址,仓库货栈,生产、转换和使用的场所,交通运输及其基础设施以及用于住所、宗教崇拜或教育等和工业相关的社会活动场所。宋传杰套用书中的话进行了科普:“凡为工业活动所造建筑与结构、此类建筑与结构中所含工艺和工具以及这类建筑与结构所处城镇与景观、以及其所有其他物质和非物质表现,均具备至关重要的意义。”

  在新旧动能转换大潮席卷全国的今天,出于环保、产能、居住等各方面的原因,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大型制造企业迁出闹市区。“重企搬家,利国利民。然而,很多时候都是前脚搬、后脚拆,处置旧厂区的套路往往是夷为平地、重新开发。”宋传杰说:“这种方式简单粗暴、收益迅速。实际上,这种做法无异于买椟还珠,老建筑、旧设施的文化意义远高于地皮价格。我们不能忘记老济南火车站的痛。”从某种角度来说,工业遗产和革命遗产一样,都有着红色基因,都是华夏儿女为了新中国而拼搏奋斗、流血流汗的见证。“如同革命纪念场所一样,工业旧址也是历史凭证和精神象征,应该被尊重、被保护、被开发、被瞻仰。”

  事实上,宋传杰的关注点也是许多人们的痛点。近日,鲁网曾接到数位潍坊市民打来的电话,表达了对潍柴集团老厂区的留恋之情,希望通过媒体呼吁,留住一代人心中的城市坐标建筑。“无论开发成主题旅游项目也好、特色商业项目也好,只要能把老潍柴的外壳留住,就能让人铭记这段辉煌的过往。”此外,鲁网近期开展了“地标·庆祝建国70周年主题报道”的筹备工作,在前期的调研活动中,也经常听到类似的声音。“济南的坐标建筑,钢的城——济钢集团——应该有参选资格,希望不要被全部拆除。”“武松打虎就在我们聊城阳谷县,景阳冈酒厂原来的酿酒车间要了解一下……”“一定要好好报道一下我们青岛啤酒厂的遗址!”

  宋传杰点名表扬了莱芜区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2018年,莱芜以“工业·工厂·工人”为定位,举办了国际工厂戏剧节,为工业遗产注入了新的活力。一位艺术家参加活动后表示:“莱芜这些珍贵的,大量的工业遗存是我们戏剧人的天堂,是创作者的乐园。”但他话锋一转,提到了莱钢旧厂址原有的4座小高炉,“那是50年代钢铁产业发展的里程碑式设施”,其作为工业遗产和记录新中国冶炼工业历史“活化石”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时至如今只剩一座了,并且拆除的队伍现在正“兵临炉下”。”莱钢原厂区的“濒危”唤醒了当地人民对工业遗产的保护意识,许多人呼吁对老工厂进行“抢救式保护”。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