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独家 | 直击 | 帮办 | 访谈 | 区域 | 社会 | 文化 | 旅游 | 投资 | 视频
鲁网 > 全景山东 > 山东各地 > 正文

渔民最后收尾 市民压哨尝鲜

2020-05-02 07:43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这里封海就没新鲜货了。”在日照东港区张家台村海鲜市场,门卫张先生告诉记者。根据伏季休渔管理规定,北纬35度以北的渤海和黄海海域,除钓具作业以外的海洋捕捞渔船,以及为其配套服务的捕捞辅助船伏季休渔时间为5月1日12时至9月1日12时。

  鲁网5月2日讯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这里封海就没新鲜货了。”在日照东港区张家台村海鲜市场,门卫张先生告诉记者。根据伏季休渔管理规定,北纬35度以北的渤海和黄海海域,除钓具作业以外的海洋捕捞渔船,以及为其配套服务的捕捞辅助船伏季休渔时间为5月1日12时至9月1日12时。

  5月1日一早,记者来到日照东港区张家台村,这里的村民世代以捕鱼为生。海面上,渔船与成群的海鸥相映成趣。捕鱼期,这里每天都有新鲜的海鲜供应。而在封海的第一天,亦是封海前的最后一天,渔民们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渔民卸下今年封海前最后一船海鲜,并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

不少市民赶在封海前购买海鲜。

  靠港

  进入市场往里走不到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便是码头。十几只渔船停靠在岸边,只有两只船上还有三位渔民。再往里走,便又是另一幅景象。

  成群的海鸥在海面上飞翔,满载而归的渔船从地平线缓缓驶向码头,如一条漂在海面的线条。

  张女士站在码头上等候渔船归来,“你看,船上那个人是我的丈夫。”张女士笑了笑,抬起手顺着海面方向指过去,一位身着橘黄色衣服的渔民正在将船靠岸,这就是她的丈夫。由于距离较远,哪怕是喊,对方的声音也不能完全听清楚。

  “我等他靠岸之后帮他搬东西。”张女士说,夫妻俩从20多岁就开始捕鱼,至今出海捕鱼有30多年了,每次出海归来,张女士就在岸边等着。张女士今年50多岁,夫妻俩都是张家台村村民,“靠海吃海呗,他出海,我不用去,我们家里也卖海鲜。”张女士介绍,一年都靠捕鱼挣钱,“一年下来,两人能挣8到10万元。”

  张女士丈夫的渔船渐渐往岸边靠过来,“早上走得很早,具体我也不知道几点,每天来回一趟,时间都不一样。”张女士说,今年从3月份前后开始下海捕鱼。

  几分钟之后,张女士的丈夫朝着她挥了挥手,张女士便明白了,“今天没有什么要搬的东西,他让我先回去。”张女士从兜里掏出钥匙,骑着电动车离开了。

  买卖

  走在前头的船先靠了岸,岸上的人用力拉绳,将渔网内的海鲜拉上岸。海面风平浪静,码头上却热闹异常。捕捞上来的海鲜以章鱼鲅鱼为主。

  船上的渔民仍在船上等待,岸上的人将海鲜倒在地上,买海鲜的市民挑着钟情的海鲜。来往的车辆运输着海鲜或捕鱼工具。

  “来来来倒车了,让一下。”“把绳扔下来。”“鲅鱼怎么卖?”上午9点多,海鲜市场已异常热闹。岸边拥挤的车辆不停摁喇叭,渔船出海归来,渔民门正在整理封海前的最后一点海鲜。

  66岁的王先生是市场里的门卫,他曾经也是一位渔民,从20多岁开始出海捕鱼,他干了40多年,“年纪大了,换个轻松点的活。”王先生也是张家台村村民,和其他捕鱼的村民一样,他的皮肤黝黑,黑中发红。王先生介绍,前来购买海鲜的人很多,五一当天人更多,基本都是日照市内的市民,外地游客购买海鲜的比较少。记者看到,多数市民带着孩子来购买海鲜,有的海鲜刚上岸就被抢购一空。

  王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封海期从5月1日到9月1日,休渔期4个月的时间。“到中午12点封海,这既是封海的第一天,也是封海前的最后一天,最后的收尾工作,明天市场就关了,今天过来还能买到新鲜的海鲜。”

  帮工

  在一堆红里螺中,肖肖戴着帽子和手套,穿着胶鞋,系着围裙,尽管全副武装,但仍难挡飞溅起来的泥水。肖肖(化名)今年24岁,放眼望去,这片码头上,她应是年纪最小的工作者。虽年轻,但是干起活来手法熟练。

  肖肖也是张家台村村民,她的父母都是渔民。去年,肖肖才毕业,毕业后在北京找了份工作,是一家私立学校的老师。由于疫情影响,学校未复课,肖肖还没去上班。“学校开课后就上班了,现在正好在家,就帮忙做点事。”肖肖说,上学时很少帮父母干这样的活,特别是上大学之后在家里时间更少了,虽然生在这样的环境中,但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感受渔民的工作。

  肖肖的主要工作是将绑紧的绳子解开,并将筐里的红里螺倒出来。与当天其他捕捞海鲜的渔民不同,肖肖的父亲将海里的红里螺捞起来运到岸上便可,“这些红里螺是我爸养殖的,原来捕捞上来很小,自己养殖一段时间能长大很多,也能挣个中间的差价。”地上堆积了几十筐用渔网装好的红里螺,肖肖将其一个一个解开。

  当天肖肖7点多来到码头,她的父母5点多就来了,“得弄到下午2点多。”肖肖和母亲在码头整理和清洗红里螺,肖肖的父亲还在海里捕捞。

  有人询问红里螺如何卖,肖肖总是一口拒绝,“不单卖,批发的。”肖肖介绍,这些红里螺都要销往南方,“今天一天就要三千斤 ,晚上发货。”

  疫情期间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原来死亡率25%左右,今年达到50%,以往2月份前后就开始有订单,今年推迟了一个多月。不过现在订单量赶上了不少,这段时间特别忙。”

  封海后

  前段时间,日照海虹滞销备受关注,记者看到当地与多家电商平台合作,滞销的海虹大卖。商贩告诉记者,目前海虹已经过季,“早就卖完了,不卖了。”商贩说,眼下,海鲜品种很多。

  记者在海鲜市场看到,海鲜品种琳琅满目,多宝鱼、石斑鱼、章鱼、活虾、大龙虾、大鲍鱼、面包蟹、大母蟹等。八爪鱼28元每斤,活虾45元每斤,除了按斤卖的,也有按只卖的,面包蟹90元一只。

  不少网友询问,封海之后为何市面上还有海鲜供应。当地渔民说,也有不封海的区域,海鲜便来自那些地方。

  对于渔民来说,封海是大事,他们需要遵守时节捕捞。而封海之后,他们又将做什么呢?张女士说,“就在家休息,等着9月1日开海。”王先生介绍,也有的渔民趁着这段时间外出打工,“出海捕鱼很苦,年轻人做这个的很少,渔民年龄普遍都在四五十岁以上。”(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